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一開始就不得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開動了全部國家機器,動用所有的媒體,包括報紙、電視台、電台,編造謊言,極盡造謠、誹謗之能事,抹黑法輪功,企圖欺騙民眾,為其邪惡的迫害製造理由。

但是由於中共一貫靠謊言、欺騙矇蔽民眾,造成民眾的不信任,更由於法輪功學員不懼打壓,堅持不懈地向民眾講清真相,從迫害的初期開始,從中國政府的高層到民間,甚至是參與迫害的公檢法部門,都有眾多的人員逐步明白了真相,從而同情、支持、聲援法輪功,減輕迫害,幫助法輪功學員。

我原在鎮級的辦事處上班,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在「六一零辦公室」的壓力下,單位對我停職,讓我從原來在鎮級的辦事處回到上一級單位,給了我一間單獨的辦公室,說是專門供我所謂的「學習」,其實是方便單位配合「六一零辦公室」隨時派人對我洗腦迫害。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升級,單位讓我辭退,我平靜地在被辭退的書面通知上簽名,一一向單位領導和熟悉的同事作別,離開了單位,許多同事都表示同情與惋惜。

被迫辭職後,我因機緣遇到了各種人。

一、郵電局局長:「敢對共產黨說不,你是好樣的!」

有一天,我到一家郵電局辦事,郵電局局長認識我,知道我在堅持信仰與失去公職之間選擇了信仰,他把我請到他的辦公室喝茶,對我說,「敢對共產黨說不,你是好樣的!」局長又跟我講了共產黨在歷史上幹過的許許多多壞事,並鼓勵我走好自己的路,不要懼怕中共惡黨。

二、工藝廠廠長:「我要的就是像你這樣人品可靠的人」

我被單位開除公職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找不到工作。有一天,原單位辦公室的一位女同事打電話給我,說她先生開的工藝廠需要一位設計師,讓我去應聘。

我去了她先生的工藝廠,她先生跟我說,「我本身在政府部門工作,又開了這家工藝廠,經常要出國做生意,國際形勢我都了解,像這種打壓信仰的事情,民主國家不可能發生。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要的就是像你這樣人品可靠的人。」

三、東北人:「共產黨一點腦子都沒有,連法輪功也抓進來!」

單位開除了我的公職後,被「六一零辦公室」趁機敲詐了一大筆錢,說是他們把人踢給地方政府,因為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共要求的是各人自掃門前雪。

「六一零辦公室」分了一些錢給我家所在的村鎮,要求他們派人監視我,對我繼續迫害。接了「接力棒」之後,鎮政府與村委會反覆派人找我,對我做所謂的「思想工作」。一次,他們無理的說辭被我大聲駁倒之後,村書記不得不承認我說話大聲是因為我理直氣壯。

二零零零年三月,說是因為北京召開「兩會」,他們派人跟蹤、監視、糾纏我,接著副鎮長親自帶人乾脆把我關進鎮政府「雙規」黨員幹部的地方,軟禁了十多天,直到北京「兩會」開完才放人。

回家後,我反覆思考,我僅僅因為堅持信仰而被開除公職,被隨意限制人身自由,有冤無處訴。而在參與迫害的過程中,各級的政府人員理屈詞窮之後,都自我辯解,說鎮壓法輪功是黨中央的決定,他們只是奉公行事,你們有本事自己去找共產黨,找江澤民說理去。於是,我決定站出來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我決定赴京上訪,我寫了一封上訪信,給時任國務院總理。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帶著上訪信,到位於永定門的國家信訪局上訪,被地方駐京截訪的中共非法人員攔截,被非法關押到北京鐵路拘留所。

我被關進監室的時候,發現裏邊已經關押了兩個在押人員,其中一個人高馬大,因為當時天氣特別炎熱,他沒有穿上衣,赤著上身,胸前繡著一條青龍。後來知道他是東北人,是打架鬥毆進來的。另一個是北京人,因為吸毒,已經在裏邊關押了一段時間。雖然我是修煉人,但第一次被關押,看這情景,我心裏還是有點害怕,也很緊張。

大概是「老犯欺負新犯」的原因,我剛進監倉室門的時候,這個北京的吸毒人員就呵斥我說蹲下,然後叫我拿塊抹布去擦地板,我照著做了。他接著問我是甚麼原因進來的,我說是修煉法輪功,進京上訪的。我剛說完,靠牆坐著一聲不吭的東北人馬上罵了一句:「××的共產黨!一點腦子都沒有,連法輪功也抓進來!」那意思是說共產黨不分好壞,連好人也抓。

當時的北京天氣特別的熱,監室裏放了一盆防暑降溫的雪條,東北人讓那個吸毒人員拿來給我吃,那個吸毒人員馬上改變對我的態度,非常友善的拿了雪條給我,我緊張的心理也放鬆下來。

交談中得知,原來在東北,修煉法輪功人數非常多,這個在押的東北人也知道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而北京這個吸毒人員也談到自己的親友也有修煉法輪功的,也知道法輪功是好的。

四、北京警察:「你說的(法輪功真相)我全都相信!」

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監倉的門被打開,進來兩個警察,其中一個領導模樣的問了我一些法輪功的問題,我如實回答。他說,你煉功這麼入迷,你見過你師父嗎?我說,我不止見過,我還參加過我師父的傳法班。他哈哈大笑,說,你說的都是編的。然後說要提審我。

我跟著他到了他的辦公室,進了門,他讓我坐在門口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對面,中間隔了一張辦公桌。我坐在門口,這個警察讓我把門鎖按上,接著遞給我一支煙。我說,我不會抽煙。他笑著說,是的,法輪功都不抽煙。

接下來,他問了我許多問題,我一一作了回答,從修煉法輪功袪病健身有奇效,到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到法輪功學員被地方警察騷擾、迫害,到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赴京上訪,到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我們師父是來度人的等等。

他靜靜的聽著,到最後,出乎意外的說了一句:「你說的我全都相信!」他說,在政府開始打壓法輪功的時候,他坐在這個椅子上三個月,幾乎沒有挪動過,因為上訪的人太多了,有農民、工人、軍人、知識分子、教授、大學生、政府工作人員,各行各業的人都有,因為不斷的提審法輪功學員,他從只知道政府對法輪功的負面抹黑的宣傳,到後來全面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

五、老藝術家:「江某某被法輪功給起訴了!」

二零一五年,有一次,我遇到一位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老藝術家。老藝術家與省部級以上的高官多有交往,交談中,談到中國的社會問題,談到禍國殃民的江澤民,老藝術家數落幾句之後,氣憤地說,「你知道高層怎麼叫它嗎?江賊!」然後又高興的說了「(江澤民)現在被法輪功給起訴了!」

結語

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一開始就不得人心。始作俑者江澤民出自妒嫉心,為了其獨裁統治,為了分清黨內哪些是真正支持它的人,打壓利國利民的法輪功,迫害手無寸鐵、不參與政治、根本不可能威脅共產黨統治的善良民眾,以此來指鹿為馬,提拔那些明知鹿是鹿,馬是馬,卻昧著良心,以鹿為馬,討好江賊,從而獲取權力的勢利小人,同時利用這些勢利小人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民眾,繼而考驗追隨者對它是否忠誠。

然而天道無私,善惡必報!近些年來有一百六十四位國級、省部級包括軍級官員被關進監獄,他們入獄的罪名是貪腐,違紀違法,但其實他們都是曾經按照江澤民的個人意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起著主謀與急先鋒的作用,究其根源就是迫害法輪功罪大惡極而遭惡報了。還有眾多各級官員與公檢法人員,也已經大量遭受報應,從下台、被判刑、入獄,到得重病、得絕症,慘遭橫禍,直至命喪黃泉,從自身遭惡報到連累親人,可悲可嘆!

隨著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真相,明白真相,中共耗盡國力、極盡邪惡手段對法輪功的迫害將因真相大白於天下而在可恥可悲中徹底失敗。中共惡黨企圖通過編造謊言,造謠、誹謗,抹黑法輪功,欺騙民眾,從而為其邪惡的迫害製造理由的如意算盤終將竹籃打水一場空。然而其迫害好人、踐踏道德良知而導致中國社會法治混亂、貪污腐敗、道德淪喪,其罪大滔天、天怒人怨,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善惡必報是亙古不變的天理。那些明辨是非,支持正義良知,善待法輪功,善待法輪功修煉者的世人必有好報,同時也為自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種下了善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