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民眾緣聚新加坡 學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七日】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新加坡佛學會如期開辦每季度一次的免費教功九天班。不止本國民眾,也吸引了來自其他國家如:馬來西亞、日本、中國的民眾相繼而來,四國民眾聚集一起,得到了大法的福澤。

'圖1:新學員聆聽師父講法。'
圖1:新學員聆聽師父講法。

'圖2:老學員在糾正新學員的煉功動作。'
圖2:老學員在糾正新學員的煉功動作。

'圖3:新學員在學習打坐。'
圖3:新學員在學習打坐。

'圖4:結束前交流心得體會。'
圖4:結束前交流心得體會。

真實體會到了師父法裏講的各種現象

新加坡人凱瑟琳(Catherine),是在二零零八年接觸大法的,她當時坐出租車聽司機說起法輪大法。那位司機講了一句話:拜(當地風俗)是沒有用的,要修煉。當時她就很好奇,想知道甚麼是法輪大法,於是上網去查,就慢慢了解了。她又去書局買了中文、英文的法輪大法書籍包括師父的各地講法,看了之後發現真的是很好!

凱瑟琳說,以前跟父母去廟裏拜,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現在她修煉了,自從修煉後她完全戒掉了炒股、喝酒。面對有些人的不理解,她覺得自己知道自己要甚麼就夠了。

談到這次參加九天班,凱瑟琳說:「第一天來到時候我就哭了,看到……(說到這她開始啜泣)因為覺得很慚愧自己這些年都沒有來參加這個班。很感謝師父,這些年來都保護著我,(讓我)健康。因為我這些年真實體會到了師父法裏講的各種現象,淨化身體也有,碰到一些危險的事也有,所以我相信。」她提到自己雖然在家獨修,但神奇的感覺到了師父的看護。她還說:「我在家時常看書、聽錄音,也有煉功。但這次參加九天班真的不一樣,也發現了自己一些煉功動作不正確。耽誤了這麼多年,現在我一定會堅持下去,告訴自己一定要精進。」

新加坡人丁仁,去年八、九月時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網站,開始在線讀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和《法輪功》,越看越覺得有道理,一有空就看。接著一套一套的自學煉功動作,一開始學就感覺身體很輕很自在。他來參加這次班是覺得,如果有問題可以問,姿勢不準確的也可以得到糾正。

還有從七歲就開始練瑜珈的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自從手受傷後就找其他功法來練,最後找到了法輪功以及開辦九天班的訊息。這期間,連續三次親眼看到神奇的天象,是以前練其他功法從未有過的體驗,所以決心修煉下去。

和中國同事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

來自馬來西亞的Win, 最近在新加坡工作。他說他二零一七年在馬來西亞第一次接觸到法輪功,二零一八年開始在家自己煉,但沒參加過九天班。今年來到新加坡,可以自己支配的時間變多了,又有幸住在了同修家,感到很幸運,也順理成章地來到九天班。九天班讓他糾正了很多(煉功)姿勢,和同修相處也很開心,真的很感恩。

談到怎麼得法的,Win說:「我從小就有信仰,但感到那些信仰都不能制約我的心性,我甚至在追求知識中也漸漸變成了無神論者。在工作中我遇到了一位同樣是無神論者的中國同事,我們一起追求知識,一起炒股票。我也從他那裏了解到中國是怎樣的國家,包括人權問題和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後來他經歷了一件神奇的事,從此找到了師父,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了。我起初不太相信,後來聽他講的話有道理,再後來下載了師父的九天講法錄音,也覺得(講的)有道理。之後又看了大法弟子做的一些真相視頻節目,有一天看時感覺全身一震!知道自己應該開始修煉了,也發覺那些以前認為很玄的東西其實不玄,可以接受。後來我就和這位中國同事一起修煉,互相交流。現在感到自己很幸運,感恩。」

在新加坡接上修煉的機緣

從中國來的徐女士,曾在一九九八年就得法了,當時是為了祛病健身。她說:「剛開始煉時從頭到腳都是病,後來病好了,這二十多年沒吃過一次藥,期間還被車撞過三次都沒事。」她二零一八年在新加坡的時候,參加過煉功和大法活動,來學過一次法。談到第一次來,看到牆上師父法像時她就哭了。此時她也哭著說道:「看到師父的法像在對我笑,我覺得自己很愧疚……當時發正念時就感到這個場好。」後來她往返於中國,期間多次錯過九天班,以為自己沒有機會再參加了,沒想到這次趕上了。

她最後表示:「我太幸運了!這次受益匪淺。在中國時大家都是在家煉功,這次發現有煉功動作不標準。希望師父不要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帶我回家。比起精進的同修,我還差的很遠,有些心性關過的不好,以後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來自中國山東的小黃,從小家裏是法輪功煉功點,雖耳濡目染但沒有修煉。來新加坡後,通過明慧網看到師父在法裏講最好參加當地學法,就正巧在朋友圈看到了新加坡法輪佛學會的照片,在網上搜到了地址。她說:「來之後感到這個場很好,第一天就激動的哭了,第二天、第三天感覺越來越好。煉動功時有奇妙的感覺,好像渾身熱熱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也感覺到了身體消業(淨化身體),但不影響工作。」

來自中國四川的李小姐,她的外公、外婆、爺爺和奶奶都是在九十年代得法的。在今年經歷了兩位至親的變故後,她覺得自己再不煉就沒時間了,隨後也決定來新加坡。剛開始感覺工作壓力很大、很多心放不下。參加九天班後,發現很奇妙,以前抱輪手很酸,這次抱輪發現有種神奇的力量托著她的手,不那麼累了。

還有來自中國河北的小沈,在國內曾學過佛法,二零一八年來新加坡後了解到法輪功。前些年有法輪功學員介紹法輪功書籍和本地煉功點給他,今年他想要來學了。參加九天班後,他認真的說:「(我)以後會一直堅持下去,精進,達到圓滿。」

想要找真正修煉的法門

來自日本的女生米莎(Misa),說第一次知道法輪功是跟爸爸去台灣的時候,以前也有人介紹她學,但那時還小不太明白。曾經第一天煉功時就感到有很強的能量通過她的身體,從第二天起就感到很舒服。她說:「雖然過去很久了,但我還記得那種感覺。當時在台灣看到有人教功就開始學,回日本後一直在找(日本當地的)。這次終於(在新加坡)找到了。」

同樣來自日本的男士馬薩(MASA)交流道,這是他第一次煉法輪功。他曾學過其他宗教兩三年,會靜坐,但發現不適合自己,他想要找真正修煉的法門。這次路過佛學會的時候,看到九天班的廣告便來了。通過這些天,他覺得:「法輪功的煉功動作看著簡單、但是不簡單,看起來普通、實際上不普通。對學法的感覺也是這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