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天梯書店九講班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韓國首爾天梯書店,為幫助人們修煉法輪功,每月都舉辦一次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觀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並學習煉功動作。九天班為期九天,分為上午班和晚間班,不收費用。一起來看看二零二零年十月發生在九講班裏的小故事。

'圖1:晚班:新學員觀看師父廣州講法錄像'
圖1:晚班:新學員觀看師父廣州講法錄像

'圖2:晚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圖2:晚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圖3:上午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圖3:上午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圖4:上午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圖4:上午班:新學員在學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輕生的韓國女士找回生活的信心

韓國女子李華善(音譯)近來常常因為生活中的瑣事苦惱而產生輕生的想法。

一天,在上班的路上,她一邊開著車,一邊腦海中翻騰著朋友背叛她的往事,糾結不斷,又產生了尋短見的想法。可是,想想父母、子女……又捨不得他們,內心矛盾煎熬。於是她索性將車停在了一個公園裏,自己則茫然的坐在駕駛座上發呆。

就在此時,她的視線落到了掛在後視鏡上的一個蓮花墜子上,這個蓮花墜子呈淡紫色,晶瑩剔透,美麗不俗,那是她偶然收到的一個小禮物。墜子下方的書籤上用漢字寫著「法輪大法,真善忍」。

看著這幾個字,她內心突然一動,「我在想著不好的念頭,近來反覆冒出輕生的念頭啊,雖然不知這個是甚麼,但是難道這不是我正需要的嗎?」上網查了一下,她發現自家前面的公園就有煉法輪功的,「這樣巧合,難道不是很大的緣份嗎?」

清晨,冒著寒冷的天氣,她去了家前面的法輪功煉功場。神奇的是,第一天去時,那裏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僅僅簡單的教了她基本的動作,寒風中,她卻感受到手竟然是溫暖的。她想,「這個功確實有甚麼不一般的地方啊……」

從那以後十天裏,她雖然非常繁忙,壓力很大,不管是肉體還是精神方面都很疲勞,可是一到清晨時,雙眼會一下子睜開,而那時她不過僅僅跟著煉過一次法輪功動作而已。

李華善的職業是為勞務糾紛提供專業的法律商談,職業特點上,要面對各種紛爭煩惱,使她壓力不斷,同時,她目前又處於更年期,內心時常煩躁糾結,痛苦不堪,經常產生輕生的想法。

當時她雖然並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但直覺上感到它是不同尋常的,就開始學了。「自從遇到那位法輪功學員,我雖然內心也很痛苦,但是能夠忍受住了,所以我感到自己想活下去了,修煉這個功法會好起來的,能活下去的」。

於是,她參加了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至二十八日,在首爾天梯書店召開的法輪功九天班,期間,她變化很大,「以前膝蓋疼痛沒法上樓梯,如今膝蓋不疼了,變的輕鬆,身體難受也減輕了,內心也不痛苦了,這樣我可以活下去了。」

獲得希望,對法輪功充滿敬意

李承惠(音譯,女)患有遺傳性多囊性腎臟疾病,5年來一直進行腎臟透析治療。她是在爸爸的勸說下開始修煉的。爸爸的一位朋友在接受胃部手術後,健康曾一度惡化,但是修煉法輪功後明顯好轉。

李承惠的職業是鋼琴家,為進行完美的演奏,需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雖然參加九天班這段時間需要準備演奏會,但是她還是盡了最大努力,一天不落的參加了九天班。她發現這九天期間她身體竟然沒有不舒服。一般她接受腎臟透析後,身體會非常疲勞。可是九天班期間,再接受腎臟透析後,她發現身體沒有不舒服的感覺,高血壓症也大有好轉,已經不需要服用降壓藥了。

她表示,她患有的這個遺傳性多囊性腎病,尚無別的方法可以治療。修煉法輪功使她獲得了希望,這也是她最後的希望。

裴勇福(音譯)先生表示,來到這裏的人都是很有緣份的。他是偶然撿到了法輪功學員散發的報紙,一字不落的讀完後,產生了要修煉的想法。以前他眼睛經常乾燥、疲勞,不能看書,需要隨時往眼睛裏滴眼藥水,修煉法輪功以後,滴眼藥水的次數逐漸減少,如今偶爾滴一次,眼睛也不疼了,可以看書了。另外,關節炎也好轉了。身體產生了活力。

裴先生對法輪功讚不絕口,對法輪功充滿敬意。他講,看周圍信一般宗教的人,他們不像法輪功這樣,他們修煉的不多,信心也不足,可是看看法輪功學員,都用心修行,信心十足。本來雙盤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是法輪功學員們個個都很努力。他們還非常純淨,全心全意的教授功法,全部免費。「我簡直不相信韓國還有這麼好的團體,對法輪功產生了很大的好感。」

他長期以來在廟裏坐禪,有時一天要坐禪10個小時,甚至20個小時,可是都沒能夠雙盤,參加九天班後的某一天,突然可以雙盤了,並且雙盤時間從10分鐘、20分鐘,最後竟然能夠雙盤1個小時了,這是他未曾料到的。

「咯登」一聲骨骼被對齊

黃松月(音譯,女)是中國朝鮮族,她偶然聽熟人說,在韓國也有法輪功學員,於是找到了首爾天梯書店。之前天天工作不肯休息的她,如今為參加九天班還特意休了假。

她以前尾骨骨折,無法坐到地上,她在九天班學習了打坐後,「做夢都沒想到看起來非常艱難的打坐,僅僅三天就可以成功做到了,打坐成功的那一刻,我突然聽到『咯登』一聲,好像骨骼被對齊了,從那以後,尾骨不疼了,上台階可以跳著上去了」,她說,並露出明朗的笑容。

韓善姬(音譯,女)長期以來一直進行佛教的打坐修行。一天,她偶然在首爾繁華街明洞接到了法輪功的傳單,促成了修煉法輪功的機緣。之前她為了治癒疲憊的身心,早已擬定了休假日期,時間上恰好和九天班的日期相吻合,她想,「參加九天班以治癒疲憊的身心不就行了嗎?」於是就來了。

以前為了打坐修行,她還去過緬甸,為了學習佛教的理論,她還在大學聽過課。可是,她說,但是不管怎麼努力學習,有些心就是放不下,失眠症也沒有消失。

但是,當她讀法輪功著作《轉法輪》時,認識到,抱著治病的目的是執著時,情況發生了變化,從九天班開班後的第四天開始,她不服用安眠藥就可以睡的很好了。

李玉才(音譯,女)是在已經修煉法輪功的女兒、女婿和外孫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開始走入修煉的。她說,女兒在明明可以發火的情況下,卻向內心尋找自己的問題來解決,看到這些,感到女兒雖然年輕,也值得學習,促成了她這次參加九天班。

這次參加九天班的還有已經修煉十多年,又重新來學習的老學員李石浩(音譯,男)。他在修煉開始之時就想:「師父用中文講法,我也得學習中文。」於是下決心學習中文。他講,到如今,他已經通讀中文大法書200遍了。與他一起前來的妻子楊奇妍(音譯)則表示,來這裏就是為不忘初衷,想努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