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本溪74歲王鳳清被迫害致腦梗 警察仍不放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王鳳清,在家中再次被本溪市工人派出所副所長王岐野綁架。王岐野夥同本溪市南芬區檢察院、本溪市南芬區法院刑庭楊姓庭長,預謀陷害老人。

王鳳清,女,74歲,家住本溪市平山區轉山街,宏達物資公司退休營業員。過去,王鳳清一身疾病,肝腹水、脈管炎、腎病、牛皮癬、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雙腿變形腫大。她修煉大法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

因為王鳳清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和世人她自己受益於法輪大法的經過,因此,二十二年來,王鳳清一家人屢次的被騷擾、非法勞教等迫害,她的丈夫劉延恆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王鳳清被綁架關押後,出現高血壓、腦梗等現象,現已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市中醫院的監管病房。

多次被綁架

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王鳳清和丈夫劉延恆、女婿傅曉東,因家中掛師父法像,被本溪工人派出所所長鄧中偉、警察楊勇等非法抓走,並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四日,王鳳清隨身攜帶真相資料出去講真相,後被綁架關押。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本溪市公安局曾非法抓捕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王鳳清和丈夫劉延恆曾被抓走,劉延恆被拘留十天後放回。

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王鳳清在轉山早市被工人派出所抓走,隨後又到家中抓走她四十八歲的女婿傅曉東。

如今,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王鳳清再次被本溪市工人派出所副所長王岐野綁架,已七旬老人出現高血壓、腦梗等現象,面臨公檢法人員的構陷。

丈夫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劉延恆

王鳳清的丈夫劉延恆,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被本溪市工人派出所不法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二年,在本溪市勞教所遭到嚴重迫害。

由於長期的關押迫害,從二零零七年十月份以後,劉延恆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他多次找警察劉邵實,要求出去,到醫院治病,但都遭到劉邵實拒絕。劉邵實多次對劉延恆說:「小腸疝氣,算不了甚麼,沒啥大問題,最主要的還是解決你的思想問題。」

二零零八年一月份,劉延恆吃飯已經很少,走路一晃一晃的,已經無法再堅持幹活。他被警察們安排給各個監室送水。有時有學員給劉延恆一些吃的東西,一般劉延恆都不要,而自己家裏送來的水果,他都分給大家。

劉延恆的病情越來越重。一次,他找到警察高文忠,要求去醫院看病。高文忠不僅不答應,還陰陽怪氣地說些難聽的話。一次,警察劉邵實假惺惺地說:「老劉,我來給你看看。」看完後,還是那句話:沒有甚麼大問題,好好呆著吧。

後來,劉邵實讓警察馬超買來一個小兜兜,讓劉延恆穿上,包住患處。劉邵實在號裏見到劉延恆說:「怎麼樣,老劉,這回緩解多了吧。」劉延恆苦笑著,沒有說話。

一次,劉延恆給學員們講述了一件本溪市老百姓集體抗議政府的事,當時警察鄭濤也在屋內。鄭濤質問劉延恆:「你咋啥都說?」老劉說:「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警察鄭濤打斷劉講話說:「是事實也不能在這說。」

一天上午,警察郭鐵鷹所謂「講課」,滿嘴污衊法輪功。劉延恆問郭鐵鷹:「共產黨不信神,還建那麼多廟幹甚麼?是啥意思?」郭鐵鷹語無倫次,前言不搭後語。這時,坐在最後排的劉邵實幾步走到講台前,氣急敗壞地手拍著講台,大喊大叫。劉邵實認為劉延恆沒有「轉化」好,沒達到徹底「轉化」。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劉延恆停止向各個監室送水,病情開始惡化。劉延恆無數次地找劉邵實,要求看病,劉邵實始終不答應,只是讓他去衛生所看看。而每次去衛生所,獄醫只是簡單地給劉延恆測測血壓,看看氣色而已。再後來連血壓也不量了。

劉延恆對獄醫說:「能不能想想辦法,這也太難受了。」獄醫說:「這種病只有做手術,才能解決,我們這裏條件有限,做不了。」劉延恆問:「能不能再有別的病?」獄醫說:「那得通過檢查才能確診,我們這裏也檢查不了。」劉延恆無可奈何地嘆著氣,回到監室。就這樣每次疼痛發作時,警察們就帶著劉延恆去衛生所應付了事(每次去都是由學員們扶著)。。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的一天,劉延恆去衛生間,身體斜倒在便池上,自己站不起來。學員發現後把他扶進屋裏。房間裏陰暗潮濕,一股霉味(地下室的陰面,常年不見陽光),法輪功學員的棉被也都堆放在劉延恆住的房間裏。而各個監室裏床上擺放著的整齊的新被都是擺樣子的,常年不動。

由於疼痛,劉延恆又被學員攙扶著,由警察帶領去衛生所。劉延恆對獄醫說:「能不能到外面去檢查檢查,我的病在這明擺著呢,這要挺到啥時候啊?」獄醫問劉:「你還有多長時間(指非法勞教)?」劉延恆說:「還有幾個月吧。」兩個獄醫互相看了看,沉默了一會,然後說:「我們也沒有辦法。」並告訴劉延恆這種病不能多吃東西。此時劉延恆體重也就六十斤左右。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劉延恆已經吃不進東西了,整天躺在床上,靠喝水支撐,人瘦得皮包著骨頭。毫無人性的劉邵實不但不同情,還凶殘地認為劉延恆是在絕食。劉邵實來到劉延恆的監室,坐在劉延恆對面的床上,與他交談,實際上是威逼劉延恆吃東西。劉延恆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很少說話。

劉延恆的肚子越來越大,已經開始膨脹,而四肢卻瘦得皮包骨。眼窩深陷,面部扭曲,整個人變了形,如果再惡化下去,後果可想而知。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劉延恆被接回家。僅二十天後,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劉延恆被迫害離開人世。

現今參與迫害王鳳清的責任人:
派出所副所長王岐野電話13188243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