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向外求的心 以法為師

——再談以法為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我得法之初,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夾著《轉法輪》寶書,卻深一腳淺一腳的亂走,似乎在尋找甚麼,然後看到前面有個講台,上面有個不太周正的人在講甚麼,下面稀稀拉拉的坐著一些人。然後就醒了。我明白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要以法為師,不要總是在向外求。

但是在後來的修煉中,很多時候,我都一再犯著向外求的錯誤。看來師父通過這個夢讓我悟:我有著很強的向外求的心。並且開示我大法能破一切迷。而這一點,也是在向外求摔了很多跟斗後才真正認識到的。

因為自己被非法監禁過,保護自己不受迫害的心很重,遇到很多事情都慣性的要從這個角度去考慮。結果總是在這個狀態裏徘徊不前。我有個房子,一直在出租,自己沒住過,但我在二零一五年訴江時用了這個地址。前年我想應該住自己的房子,我就搬回了我的那個房子。疫情期間,小區要登記信息做核酸檢測,我的怕心就上來了,怕報上去信息會洩露到邪惡那裏。但女兒為此很不理解:做檢測又不針對你個人,你怎麼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呢?!你這是迫害幻想症!我心裏知道,雖然邪黨很邪,通過社區管控著老百姓的一切,但師父也講了:「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1]通過聽交流我也知道,很多同修就是對邪黨的一切都正念對待,觀念上根本不和「迫害」掛鉤,但每日明慧信息上明明天天都在報導邪黨騷擾、綁架大法弟子,作為我個人應該怎麼去認識這個問題呢?

當我知道一個同修重視長時間發正念,在很明顯的可能被迫害的情況下,化險為夷。我心裏就羨慕,心想我發正念堅持不了太長時間,我去找她,能在她的帶動下,多學法,長時間發正念,這一難關就過去了。可是到她家後,她家天天來人,我自己還總是發正念倒掌,她反覆提醒我,甚至替我著急,我心裏也著急,就是糾正不過來。到後來,她都不想讓我在她家呆了。我在她家呆的也是很不自在,但想為了自己能過了這個坎兒,忍著吧。最後一天,學到師父講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你們就能夠不斷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變自己還沒有改變的最後這點東西。」[2]我明白了,在學法的過程中,我們就在變化,同修之間交流起到增強正念的作用。依賴同修想要解決問題的心一下子就去掉了,我決定回家自己通過學法,真正自己改變,提高上來。

這個同修家,我以前一有問題就願意去,她也是願意關心這個修的怎麼樣,那個怎麼樣。我帶著有求之心到同修家,給同修造成干擾,也助長了她總想幫別人解決問題的執著,所以就達不到好的效果。這回我是真的徹底放下這個有問題就找同修的執著了。

放下了向外求的心,我回家靜下心來認真學法,句句入心。當我一心想修好自己的時候,我漸漸發現,我在學法中,師父會點醒給我相關的法。這些法足以讓我從困惑中、從魔難中堅定正念,在我堅定正念的時候,師父就在為我去執著、為我演化功、為我化解一切,讓我走出來。我相信這些狀態以前肯定都有,但多年的無神論教育,讓我覺得這些都和一般的想法沒甚麼區別,沒有去重視、沒有去悟,看到了也想到了,但沒有像其他同修那樣:這是師父的點化,要信師信法,就按師父法中點化的去做。以前不經意的就滑過去了,也沒有照著去做。而現在我漸漸明白了師父時時就在身邊,時時都知道他的弟子的所思所想,只是我不去悟、不會悟!沒有去認真體悟師父時時都在我們的身邊!

我明白了,大法弟子要堅定正念。甚麼是正念?大法怎麼說,就怎麼認識,就怎麼做。就定住這一念,任何其它的不符合大法的人念都去排斥,就是堅定正念。正念一強,甚麼都能抵擋的住!那我就堅定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歸師父管,有漏在法中歸正,有甚麼執著,就把著法去修──平時一思一念要用法來衡量,不符合法的及時用正念鏟除,舊勢力不配設置甚麼魔難干擾考驗,誰干擾誰是罪,就是被清除的對像!

這不像以前,也想著類似的話,但內心卻是緊張的,有著擔心,實際就是沒有真正在法上提高上來的真信。師父明示:「了卻人心惡自敗」[3]。核酸檢測是人的事,大面積做,我們可以做,我們大法弟子也有維持在常人中正常生活的權利。家是我們的生活環境,是修煉的環境,對大法弟子來說就是一個小廟,不允許舊勢力在這方面搗亂、破壞!我們的修煉,與舊勢力一點關係也沒有!它們對於我們大法弟子來說,只是被徹底清除的對像!今天的「清零」也同樣如此。同修說的好:「清零」是我們大法弟子對藏在人間的各種迫害形式後面的舊勢力、各種邪惡因素進行「清零」,是救度眾生的大好機會!師父將計就計,我們大法弟子是身在人世,心在方外,助師正法的法徒!

但在具體做的過程中,也是有個過程的。比如,我看到同修發資料,一次一百多份,我做不到啊。跟同修交流,她說:「就想眾生在急盼得救,只要念正,舊勢力是不敢迫害的,誰干擾誰是罪,就立即清除。」我想,對,我也這麼想。我家旁邊的小區,有攝像頭,我發了幾天正念,覺得那攝像頭對我不起作用,就讓它們同化法,不要為邪惡站隊,才能有美好的未來。發了幾次資料,沒遇到甚麼人,心態平穩了。決定持續做完那個小區,大約有近千戶吧。那天我又打算發四十份,但剛發一個門洞出來,有兩個人進來了,我本來想連著發兩個門洞,這回不敢了,直接回家了。回去想:為甚麼我看到這兩個人就嚇的回來了呢?應該想他們是回來看真相資料的眾生,不是惡人啊!

我以前學法,覺的大法好,但我自己做不到啊。看到同修的交流,再通過學各地講法,我從中建立一種理解法的橋樑,增加了信心,覺得自己通過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也是能做到的。也許是以前自然科學的灌輸,總要建立一種邏輯思維,像那些文化少的同修,他們就是樸實的信,從而出了很多神跡,我卻做不到。對於我來說,似乎要建立一種自己能接受的邏輯,才能捋著這個邏輯一點點前行,我想也許這就是我要走的自己的路吧。

我以前聽過一個交流說,大法弟子在廣場上給民眾講真相,警察就在周圍轉悠,但天目開了的同修看到大法弟子所在的場,那邪惡根本就進不來,不在一個空間。前幾天也聽到一個同修在天安門打橫幅,看到兩個警察向他跑來,但那兩個人很小,怎麼跑也跑不到他跟前,其實就是不在一個空間。大法弟子正念十足,就是神的狀態,邪惡就搆不著。一旦人念起來,立即就掉到人的空間中來了,那兩個警察即刻就到了。我還聽到同修講,他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師父給他看到他走在一條鋪著地毯的路上,那紅地毯直通目地地。我由此理解了師父說的:「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4]這些同修的修煉事也幫助我進一步理解了師父的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