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以法為師」的體悟

——美國大選期間的修煉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在大法修煉中,我們知道舊的宇宙,不管經歷了多麼漫長的成住壞滅的歷史、不管多麼的巨大、龐雜,任何生命都不知道宇宙的根本大法,都不知道師父是誰;任何生命在其漫長、龐大的輪迴、成住壞滅的生命過程中,都依憑著各自對宇宙法理不同的認識、證悟走自己生命的路,在某個角度也許可以說,在依憑著自己對宇宙的理解認識對待所遇到的,漸漸的在巨大的宇宙、生命歷史過程中,自我認識也不斷加強、加大、執著,強烈的執著自我,也漸漸不知不覺中融入了自己的骨髓。對於宇宙、任何一個沒得法的生命也許只能是這樣,沒有任何「以法為師」的概念。

而作為得了宇宙根本大法的最榮幸的生命──大法弟子,我們必須從根本上去除深入骨髓的自我執著,生命根本上同化大法,建立「以法為師」金剛不破的正念,真的做到「信師信法」,才能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吧。這是美國大選期間,經歷了起起伏伏的修心過程後,此時自己有限的認識。

在美國大選中,各路邪惡勢力肆無忌憚、瘋狂行惡,當認識到如果一夥人竊取了大選,中共、共產邪靈就竊取了美國,而邪不勝正時,我就更認為天選之人一定勝選無疑。隨著大選一步步發展,我也越來越陷在選戰勝負這個具體事情中,自己都無力掙脫出來。

二零二一年元旦前後,腦中突然出現一念:如果有人把大選偷到手了呢?當時心裏就緊緊一揪、甚至懷疑,一陣慌亂。

多年的修煉使我很快警醒:自己已經太執著川普的勝選了!靜心想想師父、大法,大法修煉使我切身體悟、深信師父、大法給予弟子和眾生的只有無量的慈悲,無論那個形勢、環境、狀態看起來是好、或壞、甚或惡劣,憑著對師父、大法的堅信實修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心裏頓時安定了許多。

意識到:堅信邪不勝正、川普勝選本身也許不錯,但是瀏覽、關注有關報導、信息,思想中不斷產生想法、分析、判斷的「習慣性的、自發的流水作業」,使自己不知不覺中執著起川普勝選,甚至很大執著了還意識不到,才會心裏緊揪、懷疑、慌亂。

這還讓我看到自己依賴常人來解體這場迫害的人心的嚴重。過去因為對中共邪黨從沒抱過希望,所以一直覺的自己沒有依靠常人誰來解體迫害的心,這次看到天選之人、有解體中共使命的人出現,不知不覺執著其勝選的過程中,產生嚴重依賴常人解體迫害的人心,否則應不會揪心、懷疑、慌亂!所以,不是自己沒有依賴常人的心,只是過去沒有讓此心表現出來的條件。

此外,雖然川普是天選之人,有解體中共的使命,但自己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已經不難理解川普的難度,而且他達成目標的方式、方法、條件、資源、狀態、環境等等一切,他知道、神知道,我不知道,也不了解,嚴格說我的想法、分析、判斷,人心、執著不僅於事無補,還因自己執著、給救度眾生,給川普履行使命增加阻力、障礙,這實在不是一個修煉人所為。

如果那些人竊得了大選,也阻擋不了天滅中共,也許是解體中共的另一種方式呢。作為修煉人,我們都明白佛法無邊,天意不可違,「天滅中共」是天意,邪惡越瘋狂、垂死掙扎,另一方面也越促世人覺醒、認清其邪惡真面目,這些年很多世人不是清醒了嗎!

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自己該做的都只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執著世間的任何表現,就是按照大法實修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認識到這兒,覺的對美國國會認證與否不太動心了。

所以一月七日看到報導,還算比較平靜,以為自己做到家了。然而不久心裏還是隱隱的沉重,這時我能想起很多師父的講法,也能知道自己還有人心在執著,對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很有認同感,因為自己都經歷過,就努力去放下這些人心、執著。

但心裏還是隨著有關大選的信息起落,問自己到底執著甚麼?川普連任,當然會嚴重打擊中共邪黨,最好把美國的邪惡勢力都繩之以法,說白了,這都是我想要看到的,顯然這都是常人的基點、認識。如果作為常人這麼想,也許是正常的,不算多大的錯。但作為修煉人,我看到了這背後包含的深入骨髓的圖安逸心(川普連任能給我們帶來好的社會環境)、對邪惡的復仇心,所求、慾望得不到滿足時指責、懷疑、氣憤的魔性,還不自知的、狡猾的利用正理掩蓋、維護這些人心、執著,嘴上強調著邪不勝正,覺的自己挺正義;而過去沒認清的共產邪靈灌入人一層身體的「恨」,激發著人性中惡的東西,如妒嫉、鬥、暴戾、嗜殺等等。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指出的那樣:「因此,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產邪靈煽動挑逗,這種噴吐欲出的物質,就會化成巨大負面能量,迅速覆蓋人的生存範圍」。

作為大法弟子,這些年的修煉使我牢記:只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們要做的、該做的,在這個基點上,再想想「川普沒連任,我們就不能救度眾生了」嗎?顯然不是,那為甚麼「川普連任與否」那麼牽著心波動起伏,甚至憤憤不平呢?

想一想,真正救度眾生實質是師父、大法做的,我們大法弟子的作用,在某種角度上很像大法與眾生在世間的連接導體,我們修煉好自己,做好該做的三件事,在某種角度說好像讓自己這個導體更純淨、純淨、更高效、更有效的傳送大法救度眾生的威力,讓更多眾生得大法救度。脫離了大法,我們自己都會被這個末法亂世毀掉,更談不上救度眾生。

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成就大法弟子,一切有師父安排、掌握,真的做到「以法為師,信師信法」,我就不會被「川普連任與否」干擾的那麼嚴重。

這讓我看到自己就像「盲人摸象」故事中的盲人,太執著自己感受到的是「牆」啊、「扇子」啊、「繩子」啊、「柱子」啊等,就認為大象就該像個「牆」、「扇子」、「繩子」、「柱子」,爭論不休,以為自己摸到的、感受到的是真相,執著的不行,所以自己才會被干擾。

想一想宇宙對生命來說無限龐大,生命的無量無計,其中的任何一個生命窮盡一生也看不到頭、也數不過來,這無量無計的生命又不斷的在運動、變化中,是不固定、不穩定的,無論我們在哪個境界中,面對宇宙、眾生,我們都像「盲人摸象」故事中的盲人,都有自己的侷限,而且更高層次、境界對自己都是迷。

我深切體會到「以法為師」、「信師信法」,而不是執著自我的認識,對大法弟子多麼重要、重大、嚴肅,在某種意義上說這是我們生命的根本啊。

今後面對一切矛盾、干擾、對世間事物的執著,清醒的提醒自己一定要「以法為師,信師信法」,無條件找自己修自己,是自己在這次美國大選期間修煉的切身體會,也願以此與同修共勉。

自己認識有限,懇請同修指出不足,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