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坐 不看結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六日】昨晚十一點為神選之人連任發正念,發著發著,我突然發現,自己坐在一個環形的類似一個體育競賽場地裏。競賽場最底部是一個圓形平地,供競賽選手競賽使用的。圓形平地外圍是一圈一圈呈階梯狀的觀眾席。觀眾階梯每隔一段都有一條狹長的甬道,是供人行走用的。我雙盤腿坐在觀眾席的中上部的台階上,保持發正念的姿勢,背後大約還有三、四個台階。前面的台階就很多了,數不清,因為距離較遠了。整個體育競賽場是白色,不是純白,有些發暗,但比灰白,形容不出的那種顏色,質地非常細膩,可能是另外空間的水泥吧。偌大一個體育競賽場空蕩蕩的,既沒有競賽選手,也沒有一個觀眾,就我一人孤零零的雙盤腿坐在那兒。我有種失落感:人都哪去了?又有一種曲終人散的感覺,甚麼都沒看見、連個結果都沒看到?這時,一個信息打入我腦中:「只坐,不看結果。」

發完正念後,我不解的念叨這句話:「只坐,不看結果。」念著念著突然悟到,應該是:只做,不看結果。「坐」和「做」是同音字,音同字不同,意義也不同。師尊利用這個同音字,點化弟子們:只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不看(不執著)結果。

學師尊在《致台灣法會》經文,我的理解:我們是師尊的弟子。師尊在正法,我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至於結果,那是師尊掌控的,是師尊說了算的,結果就在師父那!我們只管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才是弟子的本份,這才是真正擺放好了自己的位置。否則只能適得其反,徒給師父增加阻力和障礙。

師尊早就說過:「你自己能做的來嗎?做不來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師尊還曾明示:「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要說高呢,在常人看來簡直高的聳人聽聞。他們想知道我心裏想的是甚麼。我修煉這麼多年,別人想知道我的思想根本不可能,別人的功能根本就打不進來。誰也知道不了我,他也知道不了我想甚麼,他們想了解我的思想活動,所以他們經過我同意,有一個階段把我的思想和他們連上。」[1]

大穹中那些極高的生命都不能知道師尊想甚麼、做甚麼。何況其他生命,包括我們。記得小時候從古文中讀過這樣一句話:「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哉。」白費那個心!有那精力還不如放到發正念上。

其實我們從師尊的經文《大選》、《致台灣法會》與明慧編輯部文章《原則和基點一定要明白和清醒》裏都知道該怎麼做了。沒做好,只能找自己的原因了。我個人理解無論是美國大選,還是大陸的清零行動,都是在擺放位置,其中也包括大法弟子。

師尊說:「所以一切生命所幹的一切都是在擺放自己將來的位置,包括所有的人。人在做甚麼,也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2]

我們從法中都知道,人是最弱的,最容易被另外空間生命控制、操縱的。一旦被控制、操縱,人就喪失了真正的自己,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了。在為美國大選發正念中我發現另外空間的邪魔都是有能量的,有的能力、能量還很大,而且是善變的,欺騙性很強。這都是人所不能及的、無能為力的。所以這個責任理應由大法弟子來承擔。因為是師尊正法救度眾生,作為弟子的我們是助師正法救人的。

我們發正念就是要清除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等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只有把另外空間控制人、操縱人的這些邪魔徹底清除掉,人在沒有外來生命的操控,才能做出理智清醒的選擇,那才是人真正的自己的選擇,真實的選擇。這關乎到人生命的大事,不發好正念能行嗎?!

一直以來,都是海外同修往大陸發正念鏟除邪惡。這是第一次大陸同修往海外(美國)發正念,是不同尋常的。這裏面的關鍵性、嚴重性、緊迫性、危害性等至關重要性誰都清楚。而且時段性很強。很快就會過去了。所以一定要珍惜這段寶貴時間,發好這關乎未來人類走向;關乎人生命存亡的正念。但一定要記住師尊的這句法:「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3]。

個人所在層次認識,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