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甚麼理由灰心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經過幾天的失落迷茫,在美國大選這件事上暴露出自己很多的執著。對於人間的世事,大法弟子既不能繞開走,又必須從法上悟道,才能修去人心,助師正法。以下是粗淺體會,交流出來,不當處請指正。

一、這幾天,左派勢力失去理智的瘋狂表演,好像讓美國一夜之間跑步進入了社會主義。川普總統成了所有「主流媒體」口誅筆伐的對像,社交媒體更是瘋狂的封號追殺,對於為川普說話的議員和普通民眾也一併株連,大有中國「文革」、「六四」降臨之勢。

以前,人們在辯論時經常說,那些認為中國社會主義好的西方人應該到中國去體驗生活,經歷一下被割韭菜的感受。以前的美國人對於大洋彼岸的共產主義是感覺缺失的,朦朦朧朧的,經過了這一場大選,共產主義魔鬼真的統治了美國的表面,連總統都成了「專政」的對像。生活優越、天性自由的美國人好像穿越到共產中國。

另一面,感覺上天好像在上演一出苦肉計,雖然委屈了川普總統和那些愛國者,但對他們的打壓是不是更能喚醒那些以前曾經支持左派的人呢?他們以前可能不喜歡川普,但很多人也沒壞到像共產黨「恨不得踏上一隻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地步,而且很多人也是本性善良的人被下流的「主流媒體」給欺騙了;還有那些背叛川普的各層官員,但凡良知尚存,心中也是煎熬不安的,畢竟大部份美國的政要還沒壞到像中共官員那樣肆無忌憚。如果認清共產邪靈,鏟除中共惡魔是得度標準的話,沒有比讓川普及其支持者遭受左派文革式的打壓,從上至下摧毀美國憲政體制,喪失言論自由更能讓那些不懂得珍惜自由、維護良知的人看得清楚了。他們身臨其境,親眼所見,也許能讓他們清醒過來。

當然,也許這本來是另外空間邪惡孤注一擲的垂死掙扎,但被師父將計就計,借助著形勢的大反轉去救度那些良知尚存的人。

二、大法弟子經歷了深入世間、又跳出世外的磨礪。過去的一年及近兩個月,人間亂象不斷,跌宕起伏,人心正念交織,特別是美國大選這段時間,感覺不同以往,做事層面好像路非常窄,既不能不動,又不能太隨意,因為要不分黨派、不分左右、不分藍綠的救度世人。大家交流配合著,慢慢明白了。

本來發正念層面應該是大法弟子大顯身手鏟除邪惡的責任。可我總感覺自己的正念不能擊中要害,經常有些飄渺不定,有勁使不上,心中也很著急,一直在向內找。發現自己人心被亂象帶動時,所謂的正念變的不夠正,當然是打了折扣。大選消息頻發,大法弟子的媒體,自媒體也很多,過程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觀看時了解了情況也帶出了人心。特別是一月六日國會事件後,心裏感覺很鬱悶沉重,知道自己被帶動了,作為大法弟子和人間正義的一份子,怎樣做到身在世間,心在事外呢?

媒體,自媒體學員面對常人當然要有人間的立場,表述方式,風格特點,其他大法弟子看時卻要不斷的用法的標準去衡量,不被人的情緒帶動。媒體學員可以做人中的推斷,預測,嬉笑怒罵皆成文章,而我們看的學員就不可以用人的理去看問題 。我意識到自己對那些背叛者和左派有怨恨和鄙視,對正義者有佩服和讚賞,和那些在媒體下面留言的常人還有些共鳴,只是成度不同,後來意識到這些人心直接影響到發正念的純淨度和力度。其實人中壞人的表現完全是在另外空間邪惡的控制之下垂死掙扎的結果。

當自己「心癡戲中事」[1]時,正念夠不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同時對人的怨恨和看不上是在往下推常人──我的正念想往上拉人,但人念卻在往下推人。

師父說:「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這次人心全暴露出來了,隨著外界的變化起伏,執著於看到正義彰顯,大快人心的結果,沒如願時灰心沮喪。可往往人心就老要想下一步,推理出結論,這其實是順著人的觀念得出結論,由A就會到B等等,可大法弟子的念一動可能會定下一些事,或者引出一些事,從而起到負面的作用。

我們對常人的正念加持至關重要。幫助他們掃清另外空間的障礙,加持每個人心中正面的因素,從而使正義一方強大,使站錯隊的人良知發現而向正義方靠攏,不能對人埋怨、鄙視、指責,要對他們充滿信心並把這個信心傳達給每個人,這就是我們對法的堅信。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們都不承認,不論正義方處於何種劣勢,師父才是來正法的,怎麼可能正義不得彰顯,邪惡不被掃除?失落不就是不信法嗎?連川普都能百折不撓,我們有甚麼理由灰心呢?我們是照耀人間的燈塔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舞台》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