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裏、在任何境況下的責任就是修好自己和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在北京時間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下午,我跟母親同修說,我們這的六日白天,就是美國的五日晚上。美國的一月六日,就要對搖擺州的計票進行國會認證,我今天下午不出去發真相資料了,我們一塊給川普發正念。母親同修說,好。於是我倆自北京時間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下午三點到五點多,連續在給川普發正念。一月六日晚上,我與母親同修只煉了第五套功法,就一塊在看新唐人電視直播國會認證的事,一直看到了一月七日凌晨近兩點。

一月七日中午,看到了參眾兩院的投票結果多數票都不贊成重新驗票,也就是說拜反右所謂的「勝選」已成定局。我與母親同修心情極度沮喪。面對此情此景我不得不冷靜下來,此時感覺我們有點入戲太深,才意識到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這樣,但心裏還有點亂……

晚上學法,發正念,我思維中反覆一句話,大法弟子在哪裏,在甚麼境況下就要做好三件事。我想這是師父的呼喚,我頓時感到渾身充滿力量,煉功、學法頭腦都特別清醒。

晚上要休息時,我向內找執著心,也反思自給川普發正念以來,我的心路歷程……

知道川普敢於拒絕和打擊中共;敢於替法輪功說話;知道川普提倡傳統文化,川普當選對美國對世界眾生的得救有利;還有同修提到,師父在美國,明慧網在美國,只有川普當選才能對師父有利,對明慧網有利等諸多原因,所以要給川普發正念。在這眾多的理由中,為甚麼在見到拜反右勝選已成定局,心情會極度沮喪?

一、有情的執著

首先沮喪表現出的是情,修煉人應有的心態是慈悲和祥和,是心不動;怕拜反右當選對師父、對明慧網不利,是情。師父是來正宇宙的,誰能動了他?明慧網是大法弟子的網站,有師父的看護,風風雨雨已有二十多年了,中共邪黨那樣的邪,封網,甚麼時間封住了明慧網?喜歡川普,不喜歡拜反右。就像在中國大陸講真相,有認可大法的人,知道邪黨的邪惡;有不相信大法,說邪黨好的人,但都是為法來的生命,都是大法弟子要救的眾生。我們應該的是善代替情。

二、信師信法不夠

關注大選的結局,還有擔憂拜反右當選了,證實法救人的形勢會變,有不信師信法的因素。

從師父的法中,我們明白,師父在掌控著一切,發生的一切都是根據人的福份、人的業力大小去安排的。大法弟子無需執著任何結果,只需把所有的人都當成要救度的眾生去慈悲的救度。不同的境況,只是大法弟子面對的不同的救人環境,大法弟子的使命未變。

三、安逸和依賴的心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打壓迫害以來,大法弟子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遭受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魔難,承受了邪黨實施的一百多種酷刑,遭到被活摘器官等等邪惡的迫害。見到川普支持大法,維護正義,拒絕中共,心中肯定,若川普當選,大法弟子的修煉和救人的環境都會改變,這裏潛存著一顆不想再吃苦的安逸心。

在任何時候,我們修煉是不畏苦的。因為吃苦可以消業,可以將業轉化為德,可以在過程中提高心性,還可以長功,最後圓滿。

希望川普當選,潛意識裏還認為,從川普的一系列行動看,他要決心打擊中共的,中共倒台了,迫害也就結束了,我們的環境也就變好了。這裏除了有一顆安逸的心,還有把中共的倒台作為目標和依賴川普(常人)的依賴心。

四、執著新唐人電視

新唐人電視台是大法弟子創辦的,大法弟子願意看。但有這麼一個現象,世間每發生甚麼大事的時候,一部份大法弟子會看看聽聽新唐人電視是怎麼說的,這就無意中已經形成了對新唐人的執著。新唐人電視台是大法弟子創辦的,辦電視台的目地是為了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一個救人項目。不管是編輯或節目主持人,談的、理解的、表達的都代表了他們的心性層次。另外我們都知道,救人就必須從常人能理解的角度講,主持人講的不是法,執著於聽、看,基點就把自己擺在了常人的層次中了。

損失的已經損失,大疫仍在全世界肆虐,眾生都處生死存亡的危險中,我們能做的,就是學好法,對照法歸正自己,修好自己,才能不被干擾,才能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