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京法輪功學員秦尉舉報前進監獄參與迫害人員》一文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網六月二十九日登載了《北京法輪功學員秦尉舉報前進監獄參與迫害人員》這篇文章。文中講到,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於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給秦尉及其家屬郵寄了一封公開信,說是全國政法系統開展「開門整頓」活動,可向中共北京市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第九指導組或北京市監獄管理局「舉報公檢法司內部的執法犯法人員」。據此,秦尉於六月十五日寄出了舉報信,舉報北京前進監獄監獄長劉光輝、監區長三監區監區長柳鋼、三監區中隊長姚一平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違法犯罪事實。通過電話詢問得知,有關部門已簽收了他的舉報信。

我們都知道,北京一直是邪惡比較集中的地方,對同修的迫害也是非常嚴重的。可就是在這樣邪惡的地區,竟然出現邪黨的監獄管理局主動給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寄信說可以「舉報公檢法司內部的執法犯法人員」。這真是一個很難得的奇蹟。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這引起了我的深思。

這肯定不是邪惡變好了,毒藥它就是毒藥。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奇蹟,首先是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下,邪惡已經力不從心。其次,同修有堅實的修煉基礎,有強大的正念,沒有被邪惡帶動,沒有上舊勢力的當,大法就給他展現了這樣的神奇。

這位同修在前進監獄受到了監獄各級警察明目張膽的殘酷迫害。監獄長指著同修對監區長說:「我是監獄長,你們隨時可以電他,我隨時批准你們電他,這就叫依法迫害。」

監區長和中隊長多次對同修說,公檢法都是一夥的,告了也是白告。中隊長說共產黨挺強大的,不怕告。邪惡操控惡警這樣說的目地就是灌輸邪黨的法律無用論、權大於法、官官相護論、無神論等邪惡觀念,讓同修覺的只要在邪黨還在台上,法律是靠不住的,舉報控告都是白費功夫。這位同修信師信法,不為所動。迫害這麼多年來,很多同修還真是被邪惡蒙住了,認為邪黨體制下,法律就是為邪黨服務的,公檢法都是邪黨開的,邪黨不會給我們講法律,從而面對邪惡的騷擾和迫害陷入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想不起來用法律反迫害、講真相,有的甚至認為請正義律師辯護都是在花冤枉錢。其實這正是邪惡想要達到的目地。

有的同修對運用法律反迫害沒有信心,是因為沒有看到實際效果,覺的做了也沒有用。比如有的同修覺的舉報控告了那麼多參與迫害的行惡者,也沒看見誰被查處了;花了不少錢請律師打官司,也沒見幾個同修被宣告無罪;那麼多人訴江,江魔頭還是沒有被抓起來。

師父說:「看上去簡簡單單,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1]。同修在正法修煉當中的正念正行所產生的巨大作用,很多不表現在人這個表面空間。有的已經在我們這個空間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極大的震懾了邪惡,使那些邪惡之徒不得不有所收斂,有的還放棄了迫害,有的甚至還正面幫助同修,只是很多情況我們不知道而已。。

我們不要執著於結果和表面空間的所謂實際效果。我們在做的過程中就是在震懾邪惡、清除邪惡,就是在救度世人、成就自己,也是在助師正法。有的事情我們做了,雖然沒有在這個空間看到甚麼效果,但在另外空間卻大量清除了邪惡,同時也震懾了惡人。

明慧網上登載的同修正念舉報控告參與迫害人員從而制止其行惡並使其得救的實例不少。我們地區也有這方面的案例。幾年前,我們當地一位同修在茶館講真相時被綁架到派出所。他出來後就向各部門舉報控告參與迫害的國保隊長和派出所長。國保隊長在路上碰到同修時,求同修不要告了,還承諾歸還抄走的《轉法輪》。另一位同修被市國安人員在派出所警察的帶路下抄了家,同修立即向市縣紀檢政法部門舉報,所長親自上門道歉,說不是他們幹的。後來指揮抄家的市國安特務頭子還找同修退黨,主動提出幫助同修發資料。我們地區的環境也改善了許多,很長時間都沒有發生同修被騷擾綁架的事。

有的同修對運用法律反迫害不上心還有一個原因,即對其意義和重要性認識不夠、法理不清,認為有那功夫還不如做三件事、發資料講真相三退救人。其實利用法律反迫害,這也是三件事中的一部份,也是在講真相的一種方式,也是在震懾邪惡、減輕對同修的迫害,救度公檢法監獄等邪黨機構中能夠被救度的人,同時也在歸正著法律在人間的懲惡揚善的作用,圓容法在人這一層的體現。

個人認為,之所以出現邪黨迫害機構主動向同修寄信說可以舉報政法人員違法違紀行為這樣的奇蹟,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點悟。

這次邪黨搞的政法隊伍整頓工作,我們多少同修真正重視了?又有多少同修真正的利用了這次機會正念舉報控告參與迫害的邪黨政法人員?明慧網三月發表的《中共政法系統面臨「倒查」違法罪行》這篇文章,很多同修沒有予以重視。

師父說:「你們都看見形勢的變化了。我一直在跟大家講,天上的形勢,宇宙正法的形勢和地上的形勢是對應的,從初期的時候我就在講這些話。地上的任何事情都有神管、神在操縱,地上的變化和天上的變化完全是對應著,迫害法輪功的人都在報應。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人沒有修煉圓滿,還有一部份人做的不好還在給機會,所以不能夠以這件事情結束了來報應這些人。把他們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抓起來、繩之以法,這樣這件事就結束了,沒修煉的、沒修煉好的也就沒有機會了。是以政治、權力的鬥爭形式,是以整治腐敗的形式,來處理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現在被處置的,一個都沒有跑出去,都是這樣的人。還在處理。我知道,一個都跑不掉,不管他大的、小的。常人說這是報應。」[2]

很多同修認為邪黨搞的整頓這是邪黨的事,與我們沒有關係。常人社會所出現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天象變化的帶動下出現的。邪黨搞的政法隊伍整頓也不是偶然的,尤其是被查辦的一些以前擔任過「六一零」職務的官員在通報中也被提及在「六一零」任職過的簡歷。這是神在懲治那些行惡者,也是天象變化帶動下出現的。我們如果利用能堂堂正正的對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黨公檢法司國安監獄等政法系統的人員,進行舉報控告,會起到震懾惡人、清理邪惡,同時也能使那些良知尚存的政法人員放棄行惡迷途知返。

我們舉報控告行惡者,不是出於清算報復,也不是對邪黨抱有幻想,更不是期望邪黨能給我們一個公道。我們是在配合正法形勢,清理邪惡,救度世人。二零一五年邪黨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二十多萬大法弟子站出來舉報江魔頭,雖然江魔頭沒有被法辦,但在邪黨內部引起了極大的震動,解體了大量邪惡,在國際也起到了很好的正面作用。

這次政法隊伍整頓也是我們解體邪惡、震懾惡人、救度世人的一個機會。那些曾經被嚴重迫害過的同修都應該站出來對迫害者舉報控告,尤其是那些還在繼續迫害同修的監獄警察、洗腦班工作人員等人,我們更應該告他們,抑制邪惡,減輕對同修的迫害,同時開創一個較為寬鬆的講真相環境。目前有些地區的迫害仍很嚴重,我們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對他們的惡行進行舉報控告呢?

我想,可能是師父看到我們實在是不悟,走出來舉報控告的同修太少了,才又安排了北京同修遇到這樣的事,同時《明慧週刊》又摘錄了這篇文章。這是不是在點悟我們應該積極參與舉報控告呢?邪黨對大法二十多年的迫害中,那麼多大法弟子被打死、打傷、致殘、逼瘋,我們不應該控告他們嗎?其實他們也是很害怕被控告的。

在今年六月底,縣裏和鎮上的七、八個「六一零 」、國保人員闖進本地一個同修的家裏,對同修進行威脅恐嚇,有的說如果同修不妥協,子女的升學、參軍、升職、提幹都要受影響,有的甚至說逮住同修要判他死緩等等。同修沒有怕心,堂堂正正的說:「我已經放下生死了,別說死緩,死刑我也不怕。倒是你們得考慮一下你們自己。為甚麼你們這次來的都是生面孔,以前來找過我的那幾個都沒有來,是不是被抓起來了?聽說這次政法隊伍整頓,我們縣抓了二十幾個,大部份都是迫害過法輪功的?這是不是報應?你們為甚麼還不醒悟?」他們都很吃驚,面面相覷,問同修怎麼知道的。同修說:「我知道的多著呢。包括你們幹的那些貪贓枉法、違法亂紀的事,別以為沒人知道,我都清楚。只要你們敢迫害大法,我就要舉報你們,不信就試試。到那時,不知道你們又要進去多少。至於我告不告,甚麼時候告,取決於你們,取決於你們怎樣對待法輪功。如果你們進去了,你們子女的升學、入職受影響才大。你們在場的有哪個官職比薄熙來大?你們現在搞的甚麼清零行動有薄熙來當初搞的唱紅打黑陣仗大嗎?最後怎麼樣?薄熙來不還是遭報應進去了嗎?」

頭頭聽了,趕忙打圓場說:「他們政策水平不高,說話沒有分寸,您別生氣。」

同修說:「以前你們給我們辦洗腦班,美其名曰學習班。現在運動來了,你們也被辦洗腦班了。以前你們要我們寫甚麼這書那書的,現在你們也被要求寫甚麼學習心得,還要求你們主動交代問題。這不是報應嗎?而且這還不是最終的報應。說不定以後還會搞甚麼運動。而且現在的新冠疫情又起來了,這個瘟疫就是淘汰給中共站隊的。你們哪些是黨員,哪些是團員,說出來,我都給你們退了。」

最後,這幾個人都客客氣氣的對同修說好話,有個頭頭出門前還對同修的妻子說好話。同修告誡他們說:「你們可不要現在說的好好的,回去又生甚麼壞心眼。」

師父明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3]。真的是這樣。

其實,舉報控告並不難,明慧網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多,明慧網也有現成的模板,公義論壇也有懂法律的同修可以諮詢。舉報控告的渠道也很多,可以通過12337智能舉報平台舉報,非常便捷方便,可實名也可匿名。也可向公安機關內設的紀檢監察部門舉報、向檢察院、紀檢監察委、各級人大、信訪等部門舉報,涉及到女同修還可以將控告或者舉報信遞交到婦聯等部門。抄送的部門儘量廣泛些,可以不侷限在當地,從最高法、最高檢、監察委、司法部、公安部、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全國人大、政協、婦聯,然後到省級、市級等相關部門。總之,形成內外、上下整體配合的趨勢,力量更大,同時揭露邪惡的同時,講清真相、廣救眾生。

如果有更多的同修能堂堂正正的站出來舉報控告,跟上正法進程,那會開創一個更好的環境,救度更多的世人與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