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市密雲區政法委書記王宇遭惡報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據北京市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消息,原北京市密雲區政法委書記,現任北京信訪辦公室副主任王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王宇,男,一九六六年三月生,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任中共北京市密雲區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九年八月任北京信訪辦公室黨組成員、副主任。

王宇任北京市密雲區政法委書記期間,不足3年的時間裏,為政績而泯滅良知,指揮、操縱密雲區公檢法司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綁架、入室搶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誣判、扣發養老金等。下面是部份案例:

1、北京密雲區善良老太文木蘭被迫害含冤離世

文木蘭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兩次被勞教、非法判刑五年,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致生命垂危,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文木蘭老人在密雲區大城子鎮發真相台曆時,被大城子鎮派出所姓宋的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密雲區看守所進行迫害。文木蘭以絕食兩個月的方式進行反迫害,後全身浮腫、青紫,生命垂危。從文木蘭身體症狀看,有中毒跡象。

密雲看守所為推卸責任,把文木蘭送回家中,家中老伴由於受惡黨恐嚇,拒絕接受文木蘭回家,致使文木蘭無家可歸。文木蘭被法輪功學員接到家中,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三十分含冤離世。

2、法輪功學員郭秀雲被誣判五年

郭秀雲家住密雲區不老屯鎮燕落村,二零一七年三月份,中共開「兩會」期間,郭秀雲去親友家路上,被不老屯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抄走電腦、打印機、真相幣等物品。郭秀雲被劫持到密雲看守所,遭迫害後,身體很不好。在第一次非法庭審中,昏倒在地。家人多次要求放人無果。十二月二十八日,密雲區法院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對郭秀雲秘密判刑五年。

3、密雲區法輪功學員張秀英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北京市密雲區河南寨派出所所長魏璇帶領數十個警察,開了好幾輛警車半夜零點左右,闖進張秀英的住宅(正在蓋房子,院牆已拆),闖進張秀英的臥室,強行搜查,抄家,翻的一片狼藉,還搶走了手機等私人財產。當張秀英指問他們如此抄家是否有法律依據時,一個警察拿出一張既沒有公章也沒有日期的紙說是搜查證。之後便把張秀英綁架到河南寨派出所,後開車帶到密雲公安局辦事處,強行抽血,包括耳血、指血、靜脈血等,折騰了大半夜。而後把張秀英拘押在密雲看守所。因血壓高取保候審後,又被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罰款4000元。

4、密雲區法輪功學員來秀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

來秀春,五十八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被構陷,北京密雲北區國保大隊西田各莊派出警察用梯子翻牆闖入法輪功學員來秀春家中,將來秀春與其丈夫綁架。據目擊者說,警察用梯子翻牆闖入來秀春家,她家的大門是鎖著的。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來秀春被冤判一年六個月。

5、密雲區法輪功學員尚素蘭被冤判一年半

尚素蘭,女,年紀大約60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下午,她在密雲區縣城內的世紀家園小區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密雲區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警察押著戴著手銬的尚素蘭到家裏入室搶劫,搶走了電腦主機及一些資料。隨後是密雲區溪翁莊派出所電話通知她的兒子,了解情況。主要是了解是否知道母親煉法輪功、是否一個人住、平時在哪裏住和誰接觸等等。十四日告知她母親被刑事拘留。尚素蘭被密雲法院冤判一年半。

6、密雲區溪翁莊鎮法輪功學員楊興玲被非法判刑

楊興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因在大集講真相救人,被惡人舉報,被溪翁莊鎮派出所綁架,在密雲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個月,人被迫害的不成人樣,後被判刑一年半,送往大興。密雲區溪翁莊鎮金笸籮村村民劉振民給做的假證才非法判的刑。

7、密雲區法輪功學員韓玉梅被綁架、非法庭審

韓玉梅,因在電話中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被人惡告,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被密雲區西田各莊鎮警察劫持到派出所,當天晚上,被移送到密雲看守所,三月三十日,家人被通知,韓玉梅被非法批捕。

8、密雲區河南寨鎮法輪功學員朱繼芹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上午10點多鐘,北京市密雲區河南寨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朱繼芹的家,說是所謂的「敲門行動」,然後就各個屋子亂竄。朱繼芹的女兒說,你們沒有搜查證,警察呵斥並威脅其女兒。後來警察頭又打電話找來更多的人,有國保的,一共有3車人,將朱繼芹綁架,並搶劫朱繼芹家中的打印機、電腦、師父法像等物品。朱繼芹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

以上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王宇作為密雲區政法委書記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王宇被查,是其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帶來的惡果,而且只是報應的開始。

在此,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司人員們,不要只顧眼前利益,繼續參與迫害,面對無辜的人,要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良心選擇。「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好人的惡行會有惡報,必遭天譴。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