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騷擾 走好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七日】近一段時間,邪黨在全國大面積搞「清零」騷擾,對此事談一點個人看法。

我周邊許多同修遭到騷擾。有的小區的同修幾乎家家被敲門,被片警拍照或錄像;有的家屬直接就說不煉了;有的說我只是練練體操、身體好就行了;有的家屬配合上門人員要電話;有的還停了本週的集體學法等等。諸多的表現中,看到了我們修煉的不足,修煉的漏洞,和對修煉的麻木。

邪黨為甚麼一會兒全國性的搞「敲門行動」,一會兒又來個全國性的「清零行動」呢?就是我們在這方面沒做好,沒有達到大法對我們的要求,邪惡的舊勢力要破壞性的檢驗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上講,這也是對我們的一次修煉的考核與檢驗,看我們能不能從人中走出來,能不能放下生死、救度眾生,從明慧網發表的嚴正聲明的人數就能看出來,許多同修沒有做好。

我們是大法弟子,是跟隨師尊正法、救度眾生來的,是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的大法徒,學員沒有做好,寫個聲明,師父慈悲,還給彌補的機會,可是,因為你的簽字及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事,那些參與此事的眾生怎麼辦?你的家人怎麼辦?誰做了甚麼,都要自己承擔償還的,他們還有機會彌補嗎?我們只能救眾生,不能毀眾生。

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對我們都很有啟悟,同修們用正念、用慈悲,給參與迫害的人講清真相,制止行惡,不讓他們做壞事,救度他們。有的參與騷擾的人做了「三退」,非常感謝大法弟子;有的表示不再參與。其實,不管我們採取啥辦法,開門也好,不開門也好,出去、在家,都要保持正念,不配合邪惡,不能叫參與迫害的人把要做的事都做了,那樣我們就沒有制止迫害,就沒有救了他們。

在此,我回想起二零一五年訴江後,面對片警騷擾的一段經歷。

有一天,片警給我不修煉的丈夫打電話,說要到我家來,並且要錄像等,口氣很惡,還問我丈夫煉不煉法輪功,要煉就如何如何等等。我丈夫就跟我說了。

我當時也沒有怕心,就想不能讓他來,我家是資料點,東西又多,不能讓他犯罪。因我以前上班時聽說過打12345電話,我要舉報他。我就想好了怎麼打,說啥。

於是,我撥通了12345,對方問了我的姓名、家庭住址、片警姓名、哪個派出所。我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警察要到我家來錄像,我想問一下,有沒有法律依據,還有我丈夫有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如果受驚嚇發病,誰負責……對方說,這些他們不太清楚,你可以撥打12389,他讓我二十四小時不要關機,給我回覆。我也一直發正念等待回覆。

第二天,我沒有接到回覆(他沒法回覆,因他本來就是違法的),卻接到了片警的電話。片警對著我丈夫的電話大喊:你吃飽了撐的,還敢打市長電話!我丈夫也急了,回答:市長電話是讓人看的?接著兩人就大吵起來。

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說,把電話給我。我接過電話,片警馬上態度就好了。我就告訴他,我為甚麼打這個電話,我有不知道的事,總可以問問吧?他說可以。我還告訴他,12345電話告訴我,讓我打12389電話投訴。我又把我丈夫身體不好,怕驚嚇,怕著急等說了一遍,片警態度好了許多。

後來,為了講真相,我把我丈夫的病歷、住院通知等找出來,到派出所,找到片警,給他看,並講了真相。從此,我再也沒受到騷擾。

我感覺,片警也挺可憐,有些事情是上邊壓下來的,他們也沒辦法。我們應從源頭上做,應該從另一方面採取各種方式制止迫害,制止邪惡行惡,講真相,救眾生。大家都打投訴電話,用邪黨冠冕堂皇的法律投訴行惡者,其實,也是在投訴惡黨。

目前,「倒查二十年」運動已經在政法系統鋪開,我們要從根本上認清邪惡毀滅眾生的目地,走好走正修煉的每一步,修好自己,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不留遺憾。

個人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指正

附:直接撥打投訴熱線號碼:
檢察院投訴熱線:12309
紀檢監察投訴熱線:12388
市政府投訴熱線:12345
法院投訴熱線:12368
公安部投訴熱線:12389
女性法輪功學員還可以選擇婦聯投訴熱線:1233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