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論語》悟到發正念的基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今天,發正念時在默念到「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1]時,忽然心頭一震,原來發正念的要點是「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而「大法」後面並沒有「弟子」兩個字。

再看看發正念要點的內容,沒有一句是保護自我的!

這讓我很吃驚,發了這麼多年正念,基點卻全部落在了保護自我的基點上。

與此同時,我想到了《論語》中的一句法:「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2]

這讓我想起近期明慧網有一篇交流文章講的是; 「當警察罵了一個大法弟子的時候,他說這是對我的侮辱,結果挨了打,而另外一個大法弟子被罵時說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卻沒有受到任何迫害。」

寫到這,我又想起了十七年前的一件事,我地有一同修被綁架到洗腦班,當天晚上,社區陪同人員為討好此同修,想讓其儘快的寫「三書」,就把電話給了她,讓她可以打個電話通知家人,她就給不修煉的丈夫打了電話,暗示他家裏有一本大法書,讓他收藏起來。

當她走出洗腦班後,丈夫就把大法書的去向描述了一番;原來,丈夫找到大法書後很害怕,就把大法書放到了小區院內的凳子上,然後對大法書說;你千萬別怪我呀,把你放在這兒,讓有緣人撿走吧。

幾年後,此同修換了一個學法小組學法,卻驚奇的發現,當年被丈夫丟棄的大法書竟然出現在學法小組同修的家中,原來是被同修撿到了。而那位同修的丈夫,雖然放棄了大法書,但在危險中卻沒忘記對大法書的敬畏之心,因此成就了自己。如今,這位懷著敬畏之心放棄大法書的人已是擁有千萬資產的商人。

一個常人在壓力下放棄大法書時都懷著敬畏之心,請神明別怪他,相比之下,我們很多把自己當成法輪功學員的人,當被邪惡抄家、搶劫大法書時,卻很少有人去要回珍貴的大法書。這不是說再重新打印一套大法書就完事了,大法書是大法在世間的具體展現,怎能讓邪惡任意搶劫、踐踏?

且不說被非法關押幾天釋放後第一件事就應該是索要回大法書,就是被關押幾年,走出黑窩後第一件事也是要索要回大法書,必須要盡那份心。我們那麼多同修被反覆搶劫大法書,反覆被關押、反覆被誣判,也許不追回大法書、放棄大法書是其中主要原因之一?

你法都不要了,大法怎麼保護你呢?

這裏再舉一例:我地還有一位同修,是所謂的重點人物,居住的小區是邪黨的所謂先進社區、先進派出所,警察是先進片警,社區主任是所謂的市十大傑出女人之一,這個邪惡主任曾叫囂:「我的社區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敢去北京上訪!」就在這種情況下,此同修進京上訪回來了,可想而知,同修被綁架成了家常便飯,可邪惡卻從來不敢砸門抄家,也不敢誣判此同修,大法書始終安然無恙。問同修是怎麼做到的,此同修回答:「人在,大法書在。人不在,大法書也得在。大法弟子要與大法共生存。」原來,是同修對大法書的虔誠與尊重,邪惡才不敢下手。

為甚麼發正念要「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1]?大法不被破壞,大法弟子才不會被迫害,大法書安全,大法弟子才安全;大法被虔誠與尊重,大法弟子才能被尊重。

有的同修對要回大法書有顧慮,怕被邪惡再次加害,恰恰相反,大法書在邪惡手裏而不去要回來,才是舊勢力加害的充足理由。

希望那些反覆被綁架、抄家、非法關押的同修,不要僅僅去找爭鬥心、歡喜心、妒嫉心等等這些漏,不索要回被搶劫的大法書也是大漏。尤其,那些被停發養老金的同修,不要僅僅想要回養老金,可能你的大法書沒索要回來,才是舊勢力停發養老金的根本原因之一,要回大法書的例子在明慧網上有報導。

以上是個人看法,有不妥之處,請見諒。

註﹕
[1] 明慧編輯部:《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