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醫師王玉卓遭受十年冤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王玉卓女士,原雙鴨山市人民醫院物理診斷科心電室主治醫師,修煉法輪功後,原有結核病和其它的病不治而癒,二十多年來為國家節省巨額醫藥費。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22年的迫害中,王玉卓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冤判十年,被迫害的夫離子散,生活沒有保障。

修煉大法身心健康

王玉卓,今年61歲。在修煉法輪功之前,王玉卓體弱多病,患類風濕、神經衰弱、結核性腹膜炎等等,曾經做過兩次腹部大手術,留下了許多後遺症,病痛的折磨導致她不能正常工作。

一九九六年,王玉卓看到雜誌刊登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是一部高德大法,就走進了法輪功修煉。此後,她原有的各種疾病,尤其結核疾病,都不治而癒。王玉卓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悅。

一九九八年,王玉卓在單位退出公費醫療,單位的人都知道王玉卓修煉法輪功以後,精神面貌改變了,是法輪大法給了她全新的生命。二十多年過去了,修煉法輪大法給了王玉卓健康的保證,為國家節省巨額的醫藥費用。

而且,王玉卓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在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能真誠、包容對待每一位同事和患者。在家庭中,王玉卓是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孝敬老人維護傳統道德的大法修煉者,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鄰里街坊都稱讚她是個賢淑、善良的好人。

被跟蹤綁架、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凌大威和高遠,非法跟蹤並綁架法輪功學員張麗和婁維明,帶到雙市站前招待所,用刑訊逼供,暴力手段造假偽證筆錄,以達到迫害王玉卓的目的。

同時,凌大威對王玉卓敲詐勒索,被王玉卓拒絕。之後,凌大威又到王玉卓所在單位騷擾。當時正是雙鴨山市人大政協開會期間,單位醫院派心電室醫生,包括王玉卓,到會場做救護工作。結果,王玉卓被公安局凌大威、高遠等開車尾隨跟蹤,單位領導迫不得已,安排其他醫生替代王玉卓。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凌晨五點,四個警察闖進王玉卓家,找到一本《轉法輪》,遂將她送看守所,無限期關押。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王玉卓被非法逮捕,警察稱省委批示,對法輪功學員:「一不准退卷,二不許辯護,三判錯案省委撐腰。」

為了完成迫害法輪功學員指標,雙鴨山市尖山區法院把五名互相之間不來往的法輪功學員被構陷的卷宗,捆綁在一起。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雙鴨山市尖區法院非法審判王玉卓、紀松海、宋維影、婁維明、張麗五名法輪功學員。結果,王玉卓被非法判刑十年,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刑期分別為:紀松海十二年,宋維影十一年、婁維明十年、張麗九年。旁聽的正義之士憤慨地說:「這是甚麼審判?這是無法無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王玉卓被非法關押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十年冤獄迫害:打毒針、強制抽血、強迫勞動、暴力毆打、謾罵等

這十年冤獄期間,王玉卓受到非人折磨,曾被強行洗腦「轉化」迫害。王玉卓不「轉化」,被獄警使用不明藥物、以驗血型為名,強制抽血化驗、強迫勞動、暴力毆打、謾罵、人格侮辱、不許睡覺等迫害手段。以下是部份迫害事實

◇強制抽血、洗腦轉化、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王玉卓被劫持到位於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當時王玉卓被檢查出身患有子宮肌瘤、嚴重心臟病,但仍被收監。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王玉卓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看守所,因為煉功,被看守所所長白樹文給她帶上十八斤腳鐐子。

中共酷刑示意圖: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腳鐐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以驗血型為名,將法輪功學員聶緒梅、王金范、王玉卓、張保英、鄧劍梅、付麗華六人強行拉去抽血化驗,法輪功學員們抵制。在集體上廁所後回二樓監舍的時候,九監區動用全獄警力和病號監區醫護犯人,以及牢頭獄霸也稱作「大犯人當打手」,堵在走廊,不容分說撕扯法輪功學員們到車間,王玉卓被按倒在地上,被強制抽血化驗,導致王金范、王玉卓、張保英、鄧劍梅等無法行走,由人扶著走路。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大隊長顏玉華、警察賈文君充當急先鋒,成立「攻堅大隊」,強行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用謊言和欺騙的手段指使犯人犯罪,四個犯人二十四小時輪換,圍攻一個法輪功學員,做強行洗腦「轉化」迫害。犯人萬忠麗使用各種辦法「轉化」王玉卓,沒有達到目的後,為了立功,造假矇騙法輪功學員,同時不許睡覺不許說話,上廁所都得被監控。

二零零三年,監獄在打包車間成立了所謂「轉化基地」。二零零五年四月八日,又以搬監舍為名,企圖誘騙法輪功學員搬進「轉化班」,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不配合「攻堅大隊」搬監舍。九監區集中了獄裏警察和小號男警察十四、五個身著便衣的警察,指使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王玉卓被犯人柏麗君連打帶罵,從一樓拖扯到二樓,被強行的塞進洗腦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王玉卓為了抵制這種違法犯罪行為,反迫害,絕食五天,被犯人趙學玲、陳學梅毒打了,後被拉到衛生所強行打針。因她不配合,趙學玲又在衛生所把她毒打一頓。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專門培訓七十多人做轉化迫害打手,叫囂要「轉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大隊長劉志強說,不管用甚麼手段,都得讓法輪功學員「轉化」。惡警張曉影還教唆犯人不要將法輪功學員打出傷,往看不見的地方打。王玉卓被惡徒萬忠利折磨一個多月,一個月中,從不准上床,一直臥在水泥地上,王玉卓身體實在不行了,才停止這種迫害。

◇犯人毆打、虐待、灌食

二零零四年四月,在九監區,因為不「轉化」,王玉卓被犯人毆打,被迫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十來天,不准上床,糞便都排在褲子裏,心臟病發作。就這樣,還被銬在監獄醫院的床上強行灌食和輸液。

◇強迫參加奴役性勞動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期間,王玉卓曾被強迫參加奴役性勞動,每天長達十四個小時在車間和「五連保」犯人(即,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被安排五個人連帶看管,表面上相互監督,實際上是四個犯人監督一個法輪功學員)在機台旁參加勞動。

其它,如被強迫罰蹲點名、被體罰站在烈日下曬太陽、毆打謾罵、不許上廁所、吃發霉的大米、吃生芽子土豆導致中毒事件的發生;每天被體罰碼坐所謂的「軍事化管理制度」。

為了解脫犯人被邪黨毒害、解除「五連保」制度,從二零零三年開始,獄中法輪功學員全面開始罷工,徹底解除法輪功學員被犯人管理制度、以暴力手段強迫奴役勞動,導致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酷刑折磨,如關押小號、灌鹽水、辣椒水、毒打、捆綁、束縛帶、上大掛、死人床、腳鐐、手銬背銬等等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帶捆綁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帶捆綁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再次被輸不明藥物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王玉卓被送到十一監區進行第二次迫害。王玉卓又遭到病犯監區犯人商曉梅強行輸液。王玉卓被注射不明藥物後,出現全身忽冷忽熱,血壓升高,每天只能躺在地下,活動受限。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後來,她們把王玉卓和另三名法輪功學員送到哈爾濱醫大二院進行身體檢查,經過三個半月的折磨,也沒有動搖王玉卓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修煉大法的堅定信念。他們只好把王玉卓和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先後送往三監區,其中有:王宏洲、朱風英、賀春華。

◇三監區內講真相 喚醒善念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二年這五年期間,王玉卓因為不「轉化」,被送往女子監獄三監區。

在那裏,遭受過多年精神和身體嚴酷折磨的法輪功學員的環境稍有改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開始不斷給監區警察和犯人講真相,喚醒了她們的良知善念。有的警察和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後,知道大法學員們都是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同時給監區帶來新的風貌,讓犯人和警察減少了邪黨灌輸的毒害。法輪功學員得到犯人和警察的認可和信賴,在獄中,開展了救人項目,逐漸開創出學法煉功環境。

結語

王玉卓身為一名醫師,生活原本優渥無虞,中共對法輪大法信仰的迫害使得她的工資被單位沒收扣留,她失去了生活來源,也給她在雙鴨山市檢察院政治處工作的丈夫帶來了很大的思想和精神壓力。為了前途事業不受牽連,王玉卓和丈夫被迫離婚,失去了美滿幸福的家庭。

王玉卓被冤獄十年,兒子離開媽媽十年,沒有得到母愛和良好的教育,升學和就業受到很大影響,前途事業受到衝擊,也給王玉卓的父母及家人帶來了很大傷害和打擊,王玉卓的父親因為王玉卓被迫害入獄而含悲離世。

這場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是中共邪黨濫用職權、濫用法律、滅絕人性,不僅給王玉卓和她的親人造成巨大無法補償的損失,同時造成千千萬萬家庭的苦難,是人類社會毀滅性的災難。

古人說:「寧攪千江水,莫擾道人心」,觸犯佛法及迫害修煉人,會犯下大罪。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在面對這些無辜的善良法輪功學員,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這是身為人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以下是參與迫害、綁架、酷刑、偽造假案,導致王玉卓蒙冤入獄十年相關人員名單: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凌清范 警察:凌大威、高遠;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區檢察院公訴人:楊帝;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區法院審判長:江楓;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看守所:白樹文 徐恩江;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副獄長:劉志強 獄偵科:肖林
集訓監區大隊長:呂晶華;
九監區大隊長:顏玉華 警察:賈文君;
六監區大隊長:鄭傑 副隊長:張秀麗;
四監區大隊長:趙斌 警察:林佳;
十一監區大隊長:王亞麗 警察:於敏;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在押犯人:商曉梅、徐瑧、黃麗豔、楊風霞、萬忠麗、趙學玲、陳學梅、崔湘、趙洪書等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