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骨子裏的人心和觀念 走出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最近,我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闖過了一個心口窩堵脹疼痛的魔難、走出了舊勢力設下的「取命大關」。過關中,通過不斷學法,進一步認識到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我無法感激師父的慈悲保護,也不會寫交流文章,為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在丈夫同修的幫助下,硬著頭皮把這段經歷寫出來,以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並與同修交流。

一、舊勢力製造的魔難

我在婚前就患有心口窩堵脹疼痛的病症,犯病時心口窩處有一個硬硬的東西堵的我上不打飽嗝、下不放屁,頂的後背骨頭都疼,苦不堪言。婚後,每次犯病都是丈夫幫我按摩或用拳頭擊打後背以助緩解。

一九九七年,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之後不長時間,在煉功場上明顯感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背部的骨骼經過師父調整後,不但腰疼的毛病好了,心臟供血不足、心口窩堵脹、痛經等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這時,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走上了無病一身輕的生活。更由衷的感激偉大而慈悲的師父。我時時都在想著怎樣報答師父的恩德。

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在今年元宵節前後,心口窩堵脹現象再一次襲來。開始時我沒在意。到了三月份,這種現象表現的越來越頻繁,我就認識到是舊勢力的干擾,於是就發正念鏟除它。但是,沒有甚麼明顯的效果。一直延續到三月二十號左右,該症狀則有所加重。我覺的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不能再像過去那樣用拳頭捶打了。

到四月初,我的心口窩堵脹呈現出難以承受的狀態。從前面用手摸心口處可觸及到一個硬塊,它一直頂到後背的骨頭,不但疼得我不敢喘氣,心口窩裏邊像甚麼東西在灸燙著,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酸甜苦辣都有,說不出是一種甚麼味道。想吐吐不出來,想便便不出來,痛苦極了。只能撅著,頭抵著沙發,跪在沙發上,痛苦的煎熬著。

我清楚的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在利用業力來取命的。起初,我還告誡自己: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過好這一關,也按照大法的法理向內找。找來找去,覺的一大堆執著出現在眼前:甚麼怕吃苦的心、甚麼執著利益的心、甚麼講真相救人不好意思開口、喜歡吃零食的心等等,都湧現出來了。那麼到底是哪一種執著在起著主導作用哪?在難熬的痛苦中,方寸已接近紊亂,怎麼也理不出個頭來。

在難耐的痛苦衝擊下,信師信法的正念也不那麼強了,感覺到人生已經走到了盡頭,曾跟丈夫說:「今晚就可能要出結果」。丈夫好像聽懂了我這話的意思,也可能看到我背後的正念不足,跟我交流我也聽不進去,只是叫丈夫給我捶背,把堵著心口的那口「氣」敲散。在那一瞬間,還是把它當「氣」來看待啦,又走了回頭路。

二、加強學法、向內找

一頓捶背之後,我就有了一點減輕的感覺。丈夫抓住這一轉機,繼續跟我交流「堅持正念、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不能偏離大法」的話題。我開始那種「修不修是我自己的選擇,誰也說了不算」的態度有了轉變。在丈夫的提示下,我們回憶了走上修煉道路後師父慈悲保護的一樁樁一幕幕: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我下班回家,路過必經之路的拆房子工地時,一根椽子從高處朝我砸來,躲閃不及擦著我的腦後襲過。工地上的人都說:太危險了。可那時我的正念很足,是師父給我擋過了這一難,我連一點皮都沒有擦破。當周圍的工人知道是法輪大法師父保護了我時,都對法輪大法嘖嘖稱讚。

更危險的一次是有一天傍晚將要張燈的時候,我們三個人從外面回來。我和姐姐走在前面,丈夫走在後邊約五、六米遠。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突然在我身後爆出一聲巨響,我本能的回頭一看,是甚麼東西從樓頂掉下來了,後頭的丈夫正在仰頭往上看,嘴裏喊著:「誰在樓上往下扔東西?怎麼不招呼一聲啊?」五樓頂上幾個往下窺視的影子立即縮了回去。我們當時就悟到:這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讓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躲過劫難,獲得平安。我們對師父的敬重、感恩也在越來越加深,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父慈悲保護的感激。

看看今天,在修煉的路上我又遇到了難關,向外找對於修煉的人來講肯定是不對的。向內找找不到原因,有時好一點,覺的自己悟對了;有時又出現難以忍受的痛苦,心裏就想:「怎麼又來了呢?難道我又沒找對嗎?」在這難忍的痛苦中,我多次向師父發出求救的信號:「師父啊,弟子愚鈍,遇到了魔難,卻找不到原因,您能點悟弟子一下嗎?」但是,卻一直未得到師父點悟的信息,我也一直在自責自己的悟性低。就在這自責和著急中,突然,不知是從另外空間,還是自己頭腦深處飛出一個奇妙的想法:我這找不到的原因,不就是原因嗎?

那麼,這找不到原因的原因是甚麼呢?吃飯、睡覺、學法、走出去講真相救人,我都在想:「我這是甚麼原因呢?」這些日子,吃飯也不正常了,成了象徵性的應付。特別在夜間被折磨醒,聽師父講法錄音時也在想:「這是個甚麼原因呢?」多麼想聽到師父在講法錄音中出現一句點開我心結的教導啊!身體在一天一天的消瘦,也漸漸的感到了睏乏,還是沒有找到原因。

三、鏟除骨子裏的人心和觀念 走出魔難

有一次,我自己讀《轉法輪》時,師父的一段法打入了我心中:「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1]

於是,我心裏立刻感到:從我修煉開始,師父一刻也沒離開我。現在師父就在我身邊觀看著,等待著我的正念增強、心性昇華上來。我明白了,師父是在考驗我在這個特殊情況下,對法是不是真的堅定不移啦!我立即雙手立掌說:「請師父相信弟子,我一定要堅定不移到最後,請師父放心。」從此,症狀有了較大的好轉。

還有一次,小組集體學習《轉法輪》第八講時,師父對「氣」的論述,在我的腦子裏突然引起了強烈的震動:「那麼也就是說有氣就有病。我們是煉功人,煉功誰要氣幹甚麼?自己身體需要淨化的,怎麼還要混濁的氣呀!肯定不能要。」[1]要氣那是祛病健身講的,師父已經給推到高層次上去了,可我卻又把自己放到了祛病健身的層次上去了。我必須走出迷茫,挖出阻礙我進一步提高的根本原因。因此,我在加大力度通讀《轉法輪》、聽師父講法錄音的同時,還對照有關章節邊學、邊找自己,又發現了自己許多的不足。比如:計較個人利益的心、覺的自己不錯的心、以個人標準衡量別人、喜好評論同修等等。特別是對「氣」的認識,覺的自己這種狀況就是被「氣」堵的兩頭不通造成的。這種狀況從不足二十歲開始到現在,隱藏在體內已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了,確確實實形成了一個觀念。就是這個人的觀念,它又成了人的表面這層殼。在這層殼的保護下,使我度過了多少個痛苦的日日夜夜,產生過多少次痛不欲生的念頭,就是它一直苟延殘喘到今天還在作怪。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是師父的慈悲保護和承受,我沒有感到有甚麼痛苦,還認為我的「病」好了,沒有了,是修大法修好了。其實,並沒有悟到都是師父給我承受了,而不是從法上提高後,主動清除了這個觀念而出現的改變。在這種貌似真理的「假理」中,不知不覺的又形成了一個變異的觀念,那就是把「修法輪大法,我的病好了」這麼神聖的結論裏,充進了「為私」、「為我」的因素。其實,若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我怎麼會在這些年中生活的如此輕鬆自在呢?!

悟到這裏,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自私,看到了內心有那麼嚴重的「自我」和「自我感」。是它把我那「以我為核心的自私觀念」滲透到生命的點點滴滴之中,滲透到生命的微觀之中,在蠶食著「真我」,干擾著我在法上認識法,影響著我在修煉中精進提高。把師父為我的承受都誤認為是我自己的提高,這不正是那個「假我」所為嗎?!我成天喊「敬師敬法」,我這是敬到哪裏去了?悟到這裏,心裏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感到自己錯了,對不起師父的佛恩浩蕩。於是,我立刻一連幾日,持續發正念,鏟除自己的這些人心和人的觀念,決心跟師父走好最後的正法修煉道路。

在四月十五日左右,連續兩天上吐下瀉,吐出的都是些又酸又辣又燙,味道特別難聞的敗壞液體。我進一步感到了身體的輕鬆,我知道我找對了。隨後,雖然也出現過幾次輕微的反覆,但是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從身體深處給我清除這些殘餘敗壞物質,進一步給我淨化身體。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再一次認識到了向內找是個法寶,我要用好這個無價之寶,在最後的正法修煉中精進實修」。

由於文化水平和所在層次有限,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教誨和救度。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