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了又改的黨史和無法改變的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日】歷史是既成事實,而中共卻狂妄到任意篡改歷史。所幸理性的人仍沒忘記,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中國歷史至少五千年,而中共卻不足百歲,所以中國的歷史不等於中共的黨史。這一事實是中共無力改變的。讓我們針對中共最近的一次黨史修改,對比一下新版黨史和歷史事實之間的反差。

首先,2021年,中共這個共產黨西來幽靈,對已經改了又改的黨史,再一次進行了整容大手術。為甚麼?為了讓年輕一代從小就把黑的當成白的、假的當成真的,讓「五毛黨」被騙的死心塌地,讓中國人繼續在恐懼和謊言中被黨專政。

據《星島日報》報導,中共在今年二月發行最新版《黨史》,原有的全黨整風、反右派鬥爭、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等內容,全部「下架」。最突出的美容項目是,最新版《黨史》不但淡化「文革」罪惡,還把「文革」說成是為了反腐敗、反特權而發動的。這是針對知情者的誅心術,可令人毛骨悚然的魔鬼手段!

「打砸搶」反的是哪門子特權與腐敗?

最新版《黨史》不再提文革的「破四舊」罪惡
「破四舊」是指文革初期,以大中學生紅衛兵為主力進行的以「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相標榜的社會運動,實質是砸文物、打人、抄家的同義詞。破「四舊」中,僅北京市就有十一萬四千多戶被抄家,僅西城區一個福綏境街道,抄了 1061戶人家,所屬圖書字畫焚燒了整整八晝夜。整個北京市抄走古舊圖書達235萬多冊,瓷器、字畫、古典家具三項近400萬件。上海,按周恩來的話說,「抄了十萬戶資本家。」全國上下總共約有1000多萬戶人家被抄。

頤和園內的300米長廊及無數亭台樓閣及精細彩畫,都成了「反動文物」,必須消滅。

上海無價之寶「龍華三寶」之一的范金毗盧佛像高約7尺,蓮花座下配有千佛,紅衛兵小將們一陣棍棒即成碎片。彌勒殿供奉的彌勒化身布袋和尚坐像竟被砍下了頭顱。全國各地名人古墓、古廟古蹟被毀的就難以數計了。

此外,無論是黨內黨外、文化名人、普通百姓,遭打鬥和冤殺者上千萬而不止。

文革本質是共產黨極權破壞傳統文化的暴力運動。廣東名作家秦牧曾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連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

殺人放火、搶劫私產、毀壞國寶在2021年被中共說成了「反腐反特權」。中共所謂的「制度自信」就是靠騙。

文革發動者利用革命特權私吞文物
革命是行騙的手段,發明革命的人恰恰不是忠於革命的人。中共文革元老級人物陳伯達、江青、康生等利用革命特權謀私漁利。這在老一輩人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只是年輕人不知道而已。

1970年秋,江青約康生去北京文物管理處挑選珍品。這位女革命領袖選了一隻鑲有近百顆珍珠、寶石,並配有四條金鏈,18開金的法國懷錶,價格卻只是7元人民幣。

1990年,康生搜刮的文物被移到故宮作「內部展覽」,人們才知道康生將大批國寶據為私有。上千件無價之寶從3000年前的青銅器到2000多年前西漢大將韓信的圖章,從《紅樓夢》最早的刻本到人稱「詩、書、畫三絕」的鄭板橋的印章,均被康生掠入私囊。康生竟在一冊《大唐三藏聖教序》上蓋上了他自己的印章。

「文革」結束後,文化部決定將當初抄家物資歸還給畫家葉淺予。但不少珍貴字畫、墨、硯、石章,早被當時的「中央首長」拿走,無法歸還。文管會只給葉淺予開了一張清單,說明那些珍貴歷史文物的「去向」:陳伯達(9件)、林彪(11件)、康生夫婦(8件)、江青(3件)……

紅衛兵小將們也利用革命之際順手牽羊。作家馮驥才曾採訪過一個文革小將,他描述1966年秋,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小將,散場後,天安門廣場地上很多處有散落的金條和黃金。這名曾經的文革小將解釋說,紅衛兵當時抄家時,有錢人家的金條和黃金等貴重物品順手就裝自己兜裏了;在廣場上人們見到了領袖,瘋了似的歡呼雀躍,一時間忘了保護兜裏的值錢傢伙了,人擠人,結果就是「革命成果」零落滿地。

文革期間,毛澤東為中國首富
據大陸刊物披露,文革期間,毛澤東著作和語錄曾大量發行,單稿費就讓人咂舌,1967年毛的稿費存單達570多萬元,堪稱當時的中國首富。

2011年,學者茅於軾發文批判毛澤東,有人就喊出來「毛澤東那個時代極少腐敗」,但人們不知道的是,延安時代的王實味就是因為批評延安腐化現象而被整風整掉了腦袋。

王實味在他的《野百合花》中公開反腐,批評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結果,王實味被毛澤東隨便找幾個罪名,拿下整死。

張戎在《鮮為人知的毛澤東》一書中披露,三年大飢荒期間,各地爭相為毛興建豪華行宮。早年丁玲在延安時,毛澤東讓她寫出延安的美女姓名,他來加封。彭德懷曾頓足罵毛:「無產階級也興三宮六院嗎?」

張耀祠是毛澤東的中央警衛團第一任團長。他在回憶錄中記下了毛的腐化生活:「如果按主席開支照實上賬單,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如:縫補襯衣袖口、領子的賬單列出六角五分,織補毛料衣褲列出一元五角,是按當時市面上價格報的。但,主席是指定要送上海錦江飯店織補的,要有專人乘專機送上海,再由專機接返。主席要吃武昌魚、錢塘江魚、太湖魚,冬天由專機運載返京……」

共產黨內部的腐敗,上行下效,由來已久,從未停歇,只會變本加厲。

香港媒體曾經報導,康生和曹軼歐夫婦倆佔有的大豪宅,裏面長廊庭台、平房高樓、套間獨宅,一共39間屋子。而中共黨內的各級幹部均享受等級特權,從特勤人員、辦公用房、設備家具、電話汽車、煙酒、生活用品、子女就學等一律特供。那時的公車、旅遊、吃喝都按等級標配,腐敗是明晃晃的制度,黨規定的。北戴河旅遊景區從1950年代到現在都是優先特供給中央幹部及家屬們的。北京的「八一」學校、「十一」學校、景山學校、101中學,都配備有最好的師資和頂級教學設備,辦學經費驚人,非普通學校能比。每逢週一與週末,接送學生的豪車把整條街塞得水泄不通。

那年代的文化生活,百姓們只能啃馬恩列毛,否則就是反黨。而中共系統內部就可品嘗「封資修毒草」。如省部級以上的高幹都有一張內部購書卡,無刪節《金瓶梅》成床頭讀物。全國各地的軍區禮堂及地方省市委禮堂,每逢週末便放映內部片,如《軍閥》、《山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戰》等禁片。

「腐敗正是從文革開始的。」
著名學者易中天評文革時曾說:「實際上,腐敗正是從文革開始的。」「那時,城裏人買根排骨都得先遞一支煙,鄉下人想進城得送雞蛋。知識青年更慘,男的要行賄,女的要陪睡。」

劉賓雁的報告文學《人妖之間》揭露文革期間觸目驚心的腐敗現象:縣燃燒公司的經理兼支部書記王守信,從1971年11月到1978年6月,貪污了50餘萬元,50萬元的實際購買力應相當於今天的千萬元以上。

中共在90年代前實施計劃經濟,資源更加集中控制。普通百姓想求實權者辦芝麻粒點事,都要送禮。比如說找「赤腳醫生」看病,名義上是免費的,但哪家真要請「赤腳醫生」進門都得先準備好一碗熱麵,面裏還得臥個雞蛋。雞蛋是6分錢一個,相當於一盒香煙錢。回鄉知青,謀個民辦教師之類的職位,要給村支書送禮,城裏知青要想返城,要行賄,送古玩字畫的都有。

文革時,走後門成風,典型的權力尋租。參軍、入學高考、招工病退回城要「走後門」,看電影,買自行車、獲得配給的緊俏商品也要「走後門」。官僚集團幹部子女有特權,為避免上山下鄉,多數能招工、當兵、上大學。毛澤東當時正在批林批孔,對全國「走後門」現象大開綠燈,寫下批示:「開後門來的也有好人,從前門來的也有壞人。」

「走後門」因為中共而產生,同樣,只要中共需要,「反走後門」也立馬就會成為政治運動。1972年12月,福建知青李慶霖上書毛澤東,反映幹部知青子女走後門拉關係現象事件。1973年4月25日,毛澤東通過王海容親筆覆信:「李慶霖同志,寄上300元,聊補無米之炊。全國此類事甚多,容當統籌解決。」

毛澤東真的要反腐嗎?不是。毛澤東和江青只是出於政治鬥爭需要,將「批林批孔」和「反走後門」結合起來,打擊黨內政治元老。而被毛捧為紅人的知青李慶霖,因在1975年11月,毛澤東發動的文革最後一個運動「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中開罪了鄧小平,文革結束後,1977年被中共逮捕,領刑17年。

中共特權階層:不愛中國愛美國
前趙紫陽秘書鮑彤早前就說過,中共完全是個特權階層。中共元老陳雲曾提出紅色家庭每家出兩個子女,一個經商,一個從政,還是自家的孩子放心。

腐敗在今天的中共官場不是醜事,而是身價、資源與榮耀。華融賴小民宅中搜出2.7億元現鈔,北京村官任石鳳現場被收繳金條31公斤,大連徐長元涉案房產達2714套,這種事例不勝枚舉。

2021年4月6日,《福布斯》公布2020年富人榜,北京成為全球億萬富翁人數最多的城市,去年增加了33名億萬富翁,總數達到100個。而更多的中共官僚巨富,從來就不在富豪榜上,被中共屏蔽在公眾視線外,成為黨國機密。

根據胡潤報告,2019年中共83名最富有的「兩會代表」的平均身價達到33.5億美元。根據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回應政治中心」(Centre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83名最富有議員的平均身價才5640萬美元。6億普通中共民眾的月收入僅為1000元或以下,而中共立法者卻比美國立法者富裕60倍!

發生在中共特權圈裏的另一個現象,就是一邊鼓吹「愛國」,一邊把中國作為暫住地,把「頭號敵人美國」作為地球上的第一故鄉。在過去的40多年中,官富二、三代移民美國的難以數計。

擰在中國人思想上的螺絲釘
關於文革的性質,已故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有過精闢的論述:「以中共的歷史而言,老紅衛兵的打砸搶,道縣大屠殺,廣西大屠殺,都與共產黨土改中的大屠殺是一脈相承的。」

「中共黨史是真假混著,以假為主。現在如果想要真正了解黨史,還是去找禁書和翻牆。」

以革命的名義發動群眾鬥群眾,打家劫舍、草菅人命、破壞傳統,這是中共將中國人的人性從根上消滅,將中國人徹底毀滅的既定策略。

目前,中共強迫各行各業都學所謂的「強國論壇」,新黨史,並將中共黨史混淆為國史。其實不管中共搞多少運動、多麼烏煙瘴氣、血光沖天,中國人只需要記住這三句話就不會再成為黨的傀儡:

共產黨是西來幽靈。
中共不是中國。
真愛國就別再愛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