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鄉鎮司法所參與迫害法輪功所起的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鄉鎮司法所是中共基層政法體系一部份,參與迫害法輪功。司法所掛靠綜治辦,職能是參與綜合治理,維穩等。

據了解,鄉鎮對於法輪功的迫害,是由鄉鎮司法所進行摸底調查,然後向上級部門綜治辦領導小組(成員由鄉書記、鄉長、人大主席等組成)提供法輪功學員信息。然後由綜治辦執法隊、派出所、司法所共同採取行動。司法所由於不穿警服,更容易接觸村民了解情況,名義上幫助群眾化解矛盾、解決困難,所以人們對它警惕性不高。司法所參與迫害法輪功是比較隱蔽的。

在所謂「清零」行動中,河北某鄉司法所長一開始就打電話詢問法輪功學員個人情況。所長的一個煉法輪功的親戚在多年前就從農村搬到某城市兒子家居住,很少回家,村裏沒人知道她詳細地址,卻被鄉綜治辦和派出所人員從農村來到城裏準確上門騷擾,親戚向司法所長打電話詢問怎麼回事,他說:「我主要管對法輪功摸底調查,把名單交到上邊以後就不歸我管了」。看來村裏誰煉法輪功,誰是重點和法輪功學員個人的詳細信息很可能是司法所提供的。

去年,某村有一個男法輪功學員手裏拿著手機,對在他村包村的某司法所長開玩笑的說:「新聞出版署50號令說煉法輪功不違法,你們別找我了,你找我我就打『12389』上北京告你們去。」司法所長當時很害怕地說:「千萬別告。」這次所謂「清零」,他們的村被騷擾和綁架迫害在全縣最厲害,有幾個十幾年前就放棄修煉的都被要求簽了字湊數,他妻子在外地給兒子看孩子,愣被鄉里逼回來簽字。可是鄉里有關人員一次也沒找他麻煩,他還挺納悶,經其他人點明,才明白自己為甚麼沒被騷擾。他說:某所長天天圍著村子轉,說話和氣,經常說誰有困難找他,都認為司法所長人不錯,哪知道暗地裏幹壞事。

同村還有一個在「清零」時被迫害很嚴重的法輪功學員說:某司法所長和自己丈夫關係不錯,每次來村裏都上丈夫的門市去喝茶,去年年底鄉幹部和派出所非法抄家綁架她時,某司法所長還一塊去的,沒有提前給個信,自己損失很慘重,有可能與他有直接關係。後來法輪功學員給這個司法所長講真相,他說:「說別的可以,少提法輪功。」他拒絕聽真相。

中共基層司法所有兩種性質:一、是縣市區司法局在鄉鎮(街道)的派出機構,此類各地名稱不一,有所謂直派司法所、直屬司法所、司法行政派出所等;二、是鄉鎮街道的內設機構,經常以掛靠鄉鎮街道綜治辦形式存在(此類人、事、經費都是歸鄉鎮街道管理,司法所工作人員往往由鄉鎮街道中的有關人員兼任)。

中共聲稱,鄉鎮(街道)司法所是司法行政系統最基層的單位,是司法行政工作面向基層、服務群眾的窗口和平台,與公安派出所、法庭等部門構成鄉鎮一級的基層政法體系,協作聯動,共同擔負著維護基層社會穩定、保障法律「正確」實施。鄉鎮司法所的所謂「九大職能」:一、指導管理人民調解工作,參與調解疑難、複雜民間糾紛;二、承擔社區矯正日常工作,組織開展對社區服刑人員的管理、教育和幫助;三、指導管理基層法律服務工作;四、協調有關部門和單位開展對刑釋解教人員的安置幫教工作;五、組織開展法制宣傳教育工作;六、組織開展基層依法治理工作,為鄉鎮政府(街道辦事處)依法行政、依法管理提供法律意見和建議;七、協助基層政府處理社會矛盾糾紛;八、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九、完成上級司法行政機關和鄉鎮政府(街道辦事處)交辦的維護社會穩定的有關工作。

中共基層司法,與公安派出所等一樣,其主要作用就是維護中共獨裁的統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