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從哪裏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前些時候,遇到以前的一個同事,一位大學老師,順便談到美國大選的話題,有些不同看法,他跟我說,你總該相信我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吧。我就問他,你有沒有看過《九評》?他先是找了些藉口迴避,然後說,沒看,不會去看。我說,你的這個獨立思考實在是太有限了,在中共劃定的圈子裏再怎麼進行所謂的獨立思考,得出的結論都是中共那一套的。

其實在中國大陸有許多自詡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精英」,一碰到這些中共劃紅線的問題就沒有了底氣。那麼他為甚麼迴避、不願或不敢接觸邪黨規定不讓看的內容呢?是因為他感到那樣做不安全。

可以理解,因為在中國大陸,中共邪黨壟斷了幾乎一切物質資源、權力資源包括話語權,蔑視一切規則和價值,完全凌駕於法律之上,用權勢和暴力,幾乎可以對所有人進行生殺予奪。而且中共邪黨通過歷史上的一次次運動,不斷強化著老百姓對它的恐懼,順者昌,逆者亡。

妥協就能安全了嗎?中共要的就是人民的恐懼。不管是真心還是違心地與中共保持一致,就真的安全了嗎?無數的歷史教訓和事實證明,拿良知與魔鬼做交易結果只會很慘。

曾經做客於鳳凰台的律師張紅兵,在年少時,被邪黨洗腦,思想上與黨高度保持一致,他告發了「階級敵人」,自己的親生母親方忠謀,僅因為她在自己家中為劉少奇辯護了幾句。他母親很快被逮捕並被邪黨處決。若干年後劉少奇平反,成年後的張紅兵長期處在對自己不可原諒的痛苦懺悔之中。

中共邪黨精確洞知人的心理,因而每次運動都是打擊「一小撮」,每次只將小部份人劃在線外,一旦被劃在線外,就會被殘酷的專政迫害。每次人們唯恐被劃在安全線外,不惜割除親情、出賣良知和友情保持與邪黨一致。可是這一小撮隨時間是不斷變化的,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像作家老舍,一開始小心翼翼地緊跟著邪黨與其保持一致,可怎麼跟也跟不上邪黨變化的節奏,終在一日被惡鬥後,跳湖自盡。

而那些積極追隨者、體制內的盲目執行者下場亦如此。當年的聶元梓、譚厚蘭等五大紅衛兵「造反派」領袖,積極響應邪黨號召,因貼出第一張大字報、砸爛曲阜孔廟等瘋狂行為,風光一時。自認為是在為了中共勇當先鋒,高高地處在與統治者一起的位置,可文革一過,立即被中共打成文革動亂的罪人,以「反革命罪」被判九年至十七年不等。

這只是滄海一粟,更多的例子因篇幅所限,這裏恕不贅述。

與中共邪黨保持一致,實際就是,主動或者被動昧著良心幫邪黨幹壞事(或者協助幹壞事),然後被清算。無論是被黨內清算、被法律清算或者被其他形式的清算,還是五雷轟頂,都不得善終。

相比之下,我們都知道,重信義有擔當的正人君子才是值得信賴和依靠的。一個信口雌黃,出爾反爾,毫無道德底線的東西,怎麼能夠信任和依賴呢?怎麼可能真正給你安全感呢?看看最近的香港問題, 「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白紙黑字猶在,剛到二十三年就徹底推翻了信誓旦旦的承諾。

中共並非僅僅是個毫無信義的流氓而已,共產黨組織源自於撒旦教與光照幫(也譯作光明會)。光照幫的創立者是反上帝的神學教授德國人魏薩普,他起草了「核心計劃」,他想用撒旦的力量來推翻人類文明及現有的道德秩序。而共產黨宣言的核心思想就源自於這個「核心計劃」。也就是說共產黨信奉的其實是魔鬼撒旦,目的是將整個人類拖入地獄。

正因為共產黨的本質是個惡魔,所以給人帶來的只能是災難與恐懼,怎麼可能憑靠著它而獲得安全感?

如果說邪黨幾十年來持續迫害百姓,血債累累,將來需要償還,這還只是償還對普通世人造下的罪業。大家知道,在人世間的罪業沒有比迫害正信,迫害佛法和佛法修煉者更大的了。而自1999年開始,中共邪黨在迫害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中,使出了萬般邪惡手段,比如駭人聽聞的活體摘取器官的驚天惡行,造下了如山如天、無邊的罪業。而這些欠的是神的債,是永永遠遠都償還不盡的。其追隨者也會被裹挾捲入無間地獄永受刑罰,還奢談甚麼安全呢?

那麼我們到底從哪裏能獲得安全感呢?

前些時候在視頻中看到一個西方年輕男子的故事,他一天開車回家,到家後,發現車輪上有血跡。就原路返回去查看,結果發現路邊一個小女孩躺在血泊中。原來是他的車輪碾壓到了血跡,並不是他撞了小女孩。他立即送小女孩到醫院急救。由於送治及時,小女孩脫離了危險,但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小女孩的父母以為他是肇事者,極其憤怒,將其痛打了一頓。他沒做任何辯解並支付了所有的醫療費用,還付了一大筆賠償金。幾十天後小女孩甦醒,交警部門也通過監控錄像找到了真正的肇事者,這才真相大白。記者採訪這位年輕男子時,他只說了一句話:「我這麼做,只是為了心安。」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心安,其實包含了我們所追求的安全的真正法則。心安才是真正的安。甚麼是心安呢?按照自己內心良知的指引去做,才是心安。

德國的哲學家康德曾經說過,人最畏懼的有兩樣東西,一個是死亡,另一個就是內心的道德準則。我們回顧張紅兵的遭遇,年輕人由於心智不成熟,很容易受外界思想的干擾和蠱惑。而中共邪黨一直就死死抓住年輕人的這一弱點,從五四時期利用青年學生破壞傳統文化,到內戰時期利用國民黨高官的子女進行滲透,到建政後利用紅衛兵搞文革,到現在對中小學生進行紅色強化洗腦。一直在用反傳統的理念、物質慾望來層層矇蔽人先天的本性良知,使人的行為不斷偏離對應於良知的道德正軌,從而使生命在無知中造下不可收拾的罪業。

少年時的張紅兵,被洗腦後,完全背離了本該有的純淨的親情、家庭的溫馨,使至親的親人失去生命。成年後理智清醒,良知復甦,痛悔不已,對早年被灌輸的「狼奶」亦痛恨不已。而在邪黨這麼多年的毒害中,又有多少人完全偏離了道德正軌,而使生命走向毀滅呢?

按照良知的指引,回歸道德的正軌,才能讓一個生命真正的安全,而真、善、忍是良知的最好指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