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背劇痛是如何一夜消失的?

|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我家出租的房子到期收回了。租戶把房子弄得很髒,請保潔阿姨去了三個小時,只擦出廚房灶台上的半面牆,保潔阿姨說房子太髒,不肯幹了。

我平時住外地娘家,因收房子就帶著正哺乳的孩子臨時回了北京。保潔阿姨不做,我決定自己做。於是趁週末下午,我把孩子交給平時工作很忙的丈夫照管,自己打掃房子,忙到了傍晚。

因為高強度的勞動,又是哺乳期,晚上洗澡後右胳膊和後肩背就開始疼。連帶著手指都疼,月子裏曾疼痛的尾椎骨和腰椎也隱隱作痛(後來恢復煉功,產後沒做任何常人的醫療護理就恢復了正常)。到晚上十點來鐘,疼痛開始加劇,右胳膊和肩背部像抽著冷氣一般痛。給寶寶餵完夜奶後,疼痛繼續加重,無休無止的,從右胳膊到每一根手指似乎僵住了一般,稍微動一下都疼得鬧心。

我盤腿打坐,想:「我只承認師父的安排,如果是師父給弟子消業,我一定能承受的。如果是舊勢力想鑽我修煉的漏洞迫害,那絕不允許,也絕不承認。」這時疼痛還在繼續,我乾脆起來煉功。煉動功時,只要是右手的動作,都連帶著右肩劇痛,還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不得勁的難受,好像右胳膊馬上就要殘廢了似的。煉靜功時,右側的胳膊肩背難受得說不出來,尾椎腰椎也疼,疼得發抖,甚至鬧心到無法堅持煉功了,眼淚也忍不住的流。

躺下睡覺也不行,因為右側肩背只要一挨著床就痛苦難當。只好散盤著坐在床上打盹兒。先生很著急,但他支持我修大法,知道我不會去醫院或服藥,就只是關切的幫我披上衣服,自責讓我幹活了。

我一遍遍的輕聲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信師父一定會看護著弟子的,雖然疼痛絲毫沒有減輕,心裏也不知道這次消業要多長時間,但我想:「等我恢復了,我要把這次消業的事寫出來,證實大法」。就這樣,在疼痛和念誦九字真言中,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六點鐘左右,醒來給寶寶餵完奶,突然發現甚麼難受的症狀都沒有了,胳膊、手指活動自如,尾椎、腰椎很輕鬆,我抻抻胳膊、轉轉手腕,所有疼痛不翼而飛了!就好像頭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消失得都不真實了。

我激動的告訴先生:「我好了,就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哎!謝謝師父!太神奇了!」先生聽了也特別高興。

回想下午在打掃衛生的時候,我跪著擦地時,曾心生對租戶和保潔阿姨的埋怨,還有看不起她們的心,夾雜著對自己不怕髒不怕累的自誇心;還覺得自己像個生火做飯的「小和尚」,是在「吃苦當成樂」[1]。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念頭,可那就是我心性的真實表現,是需要歸正的。先生也善意的批評我說:「妳呀!就是太好強了,我本來想勸妳不要打掃的,但妳脾氣倔。」

作為真正的大法修煉人,是應該做到以苦為樂,但勞身不是修煉,吃苦本身也不是修煉目地,最重要的是修心,要立下在大法中修佛圓滿的志向。而自己修煉這麼長時間了,碰到事情還是容易陷入其中,眼裏看到的是常人欺負我了,常人做的怎麼不好,甚至心生怨恨,對世人缺乏慈悲心,這和大法徒大善大忍的境界差得多遠啊。

因為修煉大法,我的心性有所提高,有了好的表現,這本是大法的威德,自己卻又生出了自誇之心,矜功自得、好勝好強,這不和大法真、善、忍整個擰勁了嗎?而誇耀、驕傲、好強好勝正是魔性的表現。

寫出這篇心得的過程中,弟子還悟到:正法修煉,一切榮耀歸於師父,歸於大法。作為弟子,絕不能貪天之功,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