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伊通縣「清零」迫害手段

——誘騙、脅迫、株連、綁架、洗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自從二零二零年疫情解封後,吉林省伊通縣政法系統部份人員執行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政策──「清零」行動,陸續對伊通縣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迫害。從二零二零年八月份開始更加瘋狂,並脅迫部份公職人員、社區人員參與迫害,此次迫害持續時間之長、涉及人數之多、採用手段之卑鄙,是近年來迫害最嚴重的一次。

從明慧網的大陸綜合消息看,這次騷擾迫害是全國範圍的,是以「幫助」法輪功學員從中共邪黨黑名單除名為藉口,欺騙法輪功學員(或親屬)簽邪惡的「三書」或「五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檢舉書」、「揭批書」,以下簡稱「簽字」),由政法委統一部署,由基層派出所警察、社區人員、單位人員具體實施。

從學員被迫害的情況中,總結出邪惡的迫害手段:通過召開大會,布置任務,製造恐怖氣氛,再由社區人員或警察用偽善誘騙;當欺騙不靈時,就變為用利益脅迫;當個人不被利益所動時就用利益威脅家屬、領導、同事等,以達到給學員施壓的目的;這招也不靈時就暴力綁架至洗腦班;洗腦長期關押也無效時,就欺騙你簽一個讓人感覺無所謂的東西,最終達到讓你簽字的目的。迫害的形式及手段大致如下。

1、預謀已久

從法輪功學員被騷擾迫害情況分析,伊通縣的這次迫害行動不像有些地區是為了應付上面的命令,走走過場,而伊通縣是進行了細緻的安排。不僅給學員所在社區、派出所布置了任務,給學員配偶、子女、兄弟姐妹、單位都布置了任務,對學員的個人及家庭情況也做了充份了解,例如,用不允許孫子報考大學相要挾,逼迫學員簽字。

有一位學員的孫子已經考完大學了,騷擾她的人曾說,「你孫子是去年考的大學,算是幸運,否則要今年考大學就不讓報考。」有位學員的丈夫被單位停止工作,讓他其逼迫妻子簽字。長期在外地的學員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距離遠的電話騷擾,距離近些的逼迫親屬帶路上門騷擾。

2、製造恐怖氣氛

加班開會,布置迫害任務,除派出所、政法委、綜治辦、610人員參與外,還脅迫社區、政法系統以外的其他公務人員參加,並列出數以百計的被騷擾人員名單,給在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工作的法輪功學員親屬布置任務,以他們的工作、升遷要挾他們逼迫自己的親人簽字。

政法委人員指使各鄉鎮黨委,村屯、各派出所警察等,先從農村開始,挨家挨戶找法輪功學員談話,用不簽字就(非法)判刑;不簽字就把承包土地抽回;不簽字就影響子女升學、當兵和工作等等威脅學員簽字。

據中共邪黨人員透露,僅伊通縣西葦鎮就有60人的名單,初步估算,全縣至少有二、三百人被逼迫簽字(或者更多),而哪個人沒有妻子兒女、父母兄弟,這樣算來,被騷擾的人應該是數以千計了。

全縣的鄉、鎮、村、屯,只要有修煉過法輪功的人都被騷擾。中共人員去騷擾時,有時是浩浩蕩蕩、氣勢洶洶,搞得當地雞飛狗跳,不得安寧。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中旬,僅一次,中共伊通縣就出動十六輛車、二十多人,到馬家屯非法搜捕、抓捕法輪功學員,逼迫簽字,不簽字的法輪功學員,直接被關押到縣委黨校洗腦班。

有時是偷偷摸摸,用其它藉口欺騙。有一位學員家屬接到電話說他家的自來水管壞了,被迫害這麼多年,家屬馬上就警覺了,結果來的真是警察。從傳出的消息中得知,中共邪黨的此次恐怖行動已經造成當地兩人離世,一人是法輪功學員,另一人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

3、散布恐怖信息

有的法輪功學員親屬有一些在政法系統工作的朋友,這些「朋友」會有意無意地向法輪功學員親屬傳遞一些所謂的內部消息,把這場運動描繪的如何如何嚴厲,形勢如何如何嚴峻,如果不簽字,會有多麼多麼嚴重的後果。因為是多年的朋友,有的交情還很深,又是私底下傳遞的信息,表面上還是為自己好,就更讓人深信不疑,進一步增強了恐怖氣氛,增加了學員及親屬的心理壓力,為後來逼迫學員簽字製造條件。

實際上,這些信息很可能是他們有意散布的,因為中共邪黨是只講「黨性」不講「人性」的,雖然有些「朋友」平時交往中感覺人還不錯,但一旦中共邪黨給其下達命令,邪惡的「黨性」就會取代「人性」,從而變得六親不認,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從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的二十多年中,這方面已經表現得淋漓盡致了。

4、偽善誘騙

在這場「清零」騷擾剛開始的時候,先是偽善誘騙,一般是由社區人員或轄區警察出面,在職人員也有單位領導出面的。有的直接到家裏,有的通過電話,有的電話通知到社區或派出所,說是要幫助你從名單中「除名」,條件是要你簽字,一般都會信誓旦旦的說「簽了字就再也不找你了」,這很可能是「上面」教給他們的說辭,或是「上面」在騙他們。也有電話誘騙家屬去簽字的,因為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的迫害,家屬一直跟著擔驚受怕,對中共邪惡本性認識不清的家屬很容易上當。

具體人員的善惡表現也各不相同。大部份學員面對偽善誘騙時,都能把握得很好,只有極個別的學員家屬被騙去簽字了。有一個學員家屬被騙簽字後,沒過太長時間,騙他簽字的人沒找他,而是換成別人來找了。還有一位女學員的兒子,接到讓簽字的電話後,逼她母親簽字,並把大法書都毀了,然而沒過多長時間,邪黨人員又找上門來,讓參加洗腦班,這時她兒子發怒了,「你們說簽完字不找了,現在又來了,我媽現在糖尿病犯了,你們給看病吧,我不管了,交給你們吧!」邪黨人員見勢不好,就蔫退了。

無論是學員還是家屬都要加強這方面的意識,千萬不要被邪黨人員的謊言所欺騙。只要中共邪黨存在一天,它都不會放棄迫害的。

5、利益威脅

當偽善誘騙沒有達到目的的時候,邪黨人員就開始利益威脅了,凡是與你相關的利益,他們都會能用來威脅,如:自己的工作、家人的工作、親人的升學、退休金、低保金、農村人的土地等等。有的學員被威脅取消退休金;有的學員被威脅取消承包土地。

6、頻繁騷擾,製造心理壓力

偽善誘騙和利益威脅都沒達到目的時,就開始隔三差五的打電話或上門,給法輪功學員尤其是不修煉的家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在這種壓力作用下,對於不是很明白真相的家人就會把氣憤發洩到學員身上,就會從家庭內部對學員再次施壓,達到裏應外合,逼迫學員簽字的目的。有一位學員的丈夫在這種頻繁騷擾下,就要去派出所代學員簽字,後被明真相的女兒給制止住了,才沒釀成大錯。

7、「株連」施壓

在頻繁騷擾中受影響最大的一般是在夫妻之間,而「株連」就把壓力擴大到子女、父母、兄弟姐妹及子孫後代了。用子女的公職、兄弟姐妹的土地、孫子女的升學、當兵作為施壓條件。原本和諧的家庭被搞得雞犬不寧的,嚴重影響了親人間的親情關係。

某女學員的大孫子今年參加高考,轄區警察就以不讓孫子參加高考、取消她本人和老伴的退休金,影響二兒子工作為由,向她的親人施壓,再由親人逼她簽字。結果是她的大兒子打自己嘴巴,逼她母親簽字,她老伴對她毆打逼她簽字。

某女學員在外地躲避迫害,被兒子兒媳找到門上勸說簽字,該學員拒絕,兒媳看勸說無效,就以與她兒子離婚,帶她的孫子單獨生活,不允許她再見孫子,與其劃清界限等等手段,逼其就範。

8、暴力綁架

以上方法都未奏效時,就會出動大批警力綁架學員到洗腦班。也有未經過上面那些過程,只要說煉,就綁架的。伊通縣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份就曾辦過洗腦班,從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開始一直到二零二一年一月初,長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再次爆發為止,連續辦了三期洗腦班。

在綁架過程中及綁架之後,敲詐勒索和暴力毆打,對於中共邪黨的打手們都是司空見慣的事了。如有一個女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後一直不「轉化」,就被一個自稱王久清(伊通縣國保大隊隊長叫王久清,電話:18543419600、13630959600)的警察連續狂扇十多個耳光,並揚言:你去告我吧,告了我還能得獎金!那位學員被打得暈頭轉向,臉頰紅腫,兩個包夾看到學員被打的慘狀,驚恐萬分。

伊通縣新興鄉某女學員因拒絕簽字,被綁架到四平洗腦班。伊通縣西葦鎮村會計張偉(15944478599)藉機到一個曾經練過法輪功的人家裏勒索了2000元錢,由王芳把錢交給西葦鎮派出所所長張博。

以上是根據了解到的法輪功學員在這次 「清零」中被迫害情況的綜合,不是每個人都要經歷這些,而是大家所經歷情況的匯總分析。

這場邪惡的騷擾也造成了很多人間悲劇,有一位女學員的丈夫在多次威逼恐嚇下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死亡,在家人辦理喪事期間,邪黨人員還不斷地騷擾;馬家屯的一位男學員在邪黨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那次大規模迫害後幾個月離世。

通過以上事實不難看出,中共邪黨才是人間悲劇的製造者,社會和諧的破壞者,世間法律的踐踏者。善惡有報是天理。目前的疫情就是上天的警示,希望還有一絲正義良知的人們,不要追隨中共邪黨行惡,不要給自己及自己的子孫後代帶來無盡的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