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牆改變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當「牆國」內的「牆民」們翻牆看到真相,當大飢荒、「六四」血案的場景一幅幅展現在面前,內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教翻牆的視頻,在油管上的點擊量是最高的,還有人介紹經驗自己怎麼翻出來的,我發你一個鏈接就明白了。」一位年輕人在教朋友如何翻牆,他說:「我身邊也有不少『小粉紅』,有的連『六四』都沒聽說過,就充當鍵盤俠,他們要是會翻牆就好了。」

來自山東濟南的尹帥在2019年6月4日這一天被震驚了。他以前翻牆只是為了學英語看看新聞,但是那幾天中共的網絡封鎖非常嚴重,翻牆很困難,後來聽別人說是因為「六四」到了。他說:「我查了資料,才知道中共曾經對無辜群眾血腥鎮壓的事實,而且我還了解到了中共假扮法輪功學員自焚並藉機鎮壓法輪功的卑鄙勾當,我感到十分氣憤,遂於今日在此宣布『三退』,與邪惡政黨劃清界限。」

高凱在海外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時說:「翻牆出來,呼吸到新鮮空氣,才發現,牆內的環境如此惡劣,思考原因,才知道誰是罪魁禍首,誓與之決斷。」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覺,在大陸被中共謊言洗腦灌輸時間長了,連真假、善惡都分不清了;翻牆後就像飛出鳥籠,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真相,這麼多年都被中共騙了,內心無比震撼。

今年3月23日來自湖南的唐福泰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聲明時說:「通過破網翻牆,我親眼目睹了貴州省平塘縣藏字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再看看現實中的所作所為,我深刻地認清了中共惡黨的邪教本質,現決定退出少先隊,徹底跟邪黨劃清界限,不做陪葬品,做一個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下面我們來看看「牆國」內的「牆民」們翻牆後的真實感受。

一名網管黨員的內心覺醒

來自武漢的張偉在2019年12月12日「三退」時說,我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員,也是黨員,我的工作比較特殊,每天在網上處置各種網絡輿情事件,對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的人進行定位,然後通知當地警察上門談話,教導,也就是俗稱的「喝茶」。就在一年以前我還對我的工作非常自豪,認為我的工作是在維護社會穩定,保障國家的發展秩序。但自從今年初我出國時偶然觀看了由神韻藝術團表演的多姿多彩的中華傳統舞蹈節目後,我的心態有了大幅度的轉變,如果這樣的中華文化傳承是共產黨口中的邪教,那麼共產黨自己又能是甚麼呢?

後來我回國後又翻牆閱讀了《九評共產黨》的文章,字字句句都深刻揭示了共產黨本質,給了我極大的震撼,讓我深刻意識到共產黨對我們真正中國傳統文化的殘害是多麼的嚴重。我現在身在邪黨陣營中,只能儘量利用一些職務之便暗中幫助爭取心靈自由的網友。希望中國能早日擺脫共產黨的統治,讓法輪大法這樣真正教人向善的信仰能自由地在華夏大地上傳播。

偶然翻牆 徹底顛覆以往認知

2020年5月,來自無錫的蔣政偉說,大三上學期,因感覺共產黨是代表學生中優秀的團體(班級排名前幾、需投票出來)才加入。疫情期間在家無法去上學,有了充足時間在家把以前學到的翻牆技術拿出來一用,「這一看不要緊,直接使我的世界觀崩塌。」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我把各大中文媒體看了個遍,又重新學習了中國近代史和世界史,明白了中共原是蘇聯共產黨的遠東支部,但它卻竊取了勝利果實,推翻了民國,可惱啊,我萬萬華夏子孫從此道德淪喪,成了在歐洲出現的共產主義之幽靈的奴隸,我此時的悲憤之情難以言表。3000萬人被迫害致死實乃我中華民族萬年未有之浩劫,中國人如再行使一絲民主的權力就會遭到迫害,黑社會的醜惡嘴臉使我作嘔,此等黑社會組織本人要徹底劃清界限。

'大飢荒真相,餓死三四千萬人'
大飢荒真相,餓死三四千萬人

2019年4月,來自陝西的盧Mary說,前幾天從網上下載了VPN,打算翻牆到Youtube看有關最近香港遊行的新聞,沒想到我無意中還看到了一些有關「六四」事件的視頻,好奇心驅使之下我點進去看了。後來我又一口氣看完了很多有關中共的紀錄片,以及《九評共產黨》的文章。看完之後,我從小到大所堅信的知識都被徹底顛覆了。今天,我終於下定決心,特此與中共劃清界限,聲明退出共青團!

'「六四」血案'
「六四」血案

2018年6月1日聲明「三退」的揚彬說,我是一名大學三年級在校學生,最初翻牆上網的動機是因為想玩的網絡遊戲在牆內被共黨當局刪減修改,完全失去了遊戲本身的特點,所以想到去外國服務器玩,因此學會了翻牆,對我而言一切由此開始,我學會了使用Youtube與維基等應用。

一次偶然的機會,Youtube向我推送了一條關於香港佔中運動的視頻,當然,同樣的新聞在黨媒喉舌也看過。在共黨的洗腦下,我想當然的認為這是一場暴亂,但這視頻告訴我這是香港人追求真普選與自由民主的勇敢抗擊,那一刻,我感到強烈的無地自容、不甘、不安。無地自容是因為我以前用一種小人的心態想像香港人、台灣人、法輪功;不甘是因為感到自己受到了共黨的洗腦欺騙毒害,自己竟然替其說話,胸中瞬間湧發出強烈的受背叛感與仇恨感,而此刻香港人仍在抗擊,身處囚籠的我還甚麼也沒做,難道就這麼算了嘛;不安是因為感到自己傷害了他人。

在這三種感覺的交錯驅動下,我開始不斷了解以前我所認為的真相。了解了共產主義是撒旦教通過馬克思偽裝而成的魔鬼意識,其目的是使這個世界變為地獄,迎接撒旦降臨。聯想到過去、現在發生的一切,以及如果繼續麻木不仁,將來必定發生的一切,我感到自己必須要做些甚麼。在這裏,我聲明退出邪惡的少先隊和共青團,並且向我傷害過的人道歉,這只是一個開始,今後我會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懺悔、贖罪以及以真善忍對待自己和這個世界。

翻牆後老師明白了

本人是一名中學教師,曾經受到中共的洗腦而對其抱有幻想,甚至揭發過他人的「不當言論」而使其因言獲罪。後來,一些學生教會了我翻牆,中共的殺人歷史使我想要認識中共的本質。於是,我找到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使我了解了中共的邪教本質,中共的黨文化不僅摧殘了中國傳統文化,還破壞了道德,破壞了每個人作為一個正常人的人格。人民沒有信仰,為了一己私利,忙於奔命,勾心鬥角,道德敗壞。我自此棄暗投明,與中共邪黨一刀兩斷。

「小粉紅」的覺醒

2019年4月李紙鳶在「三退」時說,我是一名正在考試衝刺的中學生,由於受了中共黨文化洗腦,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放棄了學業,翻牆在網上大肆發布支持中共的言論,甚至發表自己的共軍軍裝照,對反共網友進行語言攻擊。但經過網友的批評和接觸《九評共產黨》,我發現中共的黨文化已經不僅僅是下裏巴人,而是極為惡毒。它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破壞了道德,破壞了自然,使我失去了理智。中共,你把多少人的生活都給毀了!現在,由於中共的恐怖封鎖,我雖然還無法用我的真名發表聲明,但也要借助大紀元提供的平台和機會,證明中共黨的黑暗,和我棄暗投明的決心!

不能再抱幻想 不想成為那個「代價」

2020年2月署名「木心」的人說,大約在9年前我還是一名大學生時,一次偶然的機會通過自由門軟件了解了牆外的自由世界。我記得,在翻牆的第一天,我就來過這個網站,但沒有發表任何聲明。隨後的幾年內我雖然不時翻牆,但內心仍對中共抱有幻想,期待中共通過改良使中國走向民主憲政,甚至還申請過入黨,並成為了一名入黨積極分子,因為很快就大學畢業,所以未能轉為預備黨員。

現在,中共的種種倒行逆施讓我明白,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國就不存在轉型為正常國家的可能性。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更讓我意識到中共草菅人命的反人類本質,如果沒有民主自由,每個人隨時都可能成為中共「不惜一切代價」中的那個「代價」。為了求得內心的安寧,並堅決與中共劃清界限,我聲明退出一切與中共有關的附屬組織。希望在中共覆滅後,我們能在自由的陽光下相見。

高中生:重新認識道德評價標準

2019年2月,來自上海的「老范張」 說,我是一名高中生,我很早就聽說了諸如大紀元,阿波羅,人民報等真相網站,但苦於不會翻牆。直到去年的12月份,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學會了翻牆,終於上了大紀元網站,發現並沒有百度上宣傳的甚麼「造謠惑眾,邪教組織」云云,而是一些一個有良心的新聞媒體都應該報導的東西。

特別是看完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之後,我又結合自己的生活實際,又查閱了大量歷史資料,發現兩本書的內容都極為精確,我頓時如遭電擊,從心裏徹底把這個邪黨趕了出去,開始學習傳統道德,驅逐身體裏的黨文化渣滓。有時,當我看到一些在中國被政府迫害的百姓那聲淚俱下的控訴時,我會獨自一人默默為他們流淚。

期末的時候翻了成長手冊,學生道德評價標準第一條就是「是否熱愛中國共產黨以及共產主義事業」。共產主義本來就遭到地球人的唾棄,把是否熱愛它作為學生的道德標準,是何等荒謬絕倫!政府不應在教育中強制灌輸意識形態,再配合先賢諸葛亮的《馬前課》一理解,明白中共已在窮途末路上狂奔,歷史要清算它這個混世魔王,它的暴行寫一本四庫全書都寫不完。為了自救與保命,和消除身上的獸印。我正式聲明,拒絕加入共青團,退出以前那個被加入的洗腦組織「少先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