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也是修煉環境、提高的場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三十五歲。一九九六年,十歲那年,在姨母家中得法。姨母當年是小學語文教師,所以家裏的孩子,包括我在內,週末都去找她補課。我基本上五、六年級兩年時間,每週週末其中一天,都去她家寫作業。

恰巧每當我在的那天,姨母家中就會聚集很多人,一起在客廳看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帶。我在另外一個屋裏,開著門,每次都一字不落的聽完大法師父的講法。年幼的我那時並不真的明白得法對一個生命意味著甚麼,但一看到師父慈祥的面容就倍感親切,甚麼想法也沒有,就是知道這一定是大法師父。現在想想,這不正是我結緣的方式嗎?億萬年的等待後就這樣讓我找到了師父,找到了大法。

一晃二十多年過去,我從那個沐浴在大法洪恩中的幸福小孩長成了兩個孩子的母親。說起來也是很慚愧,雖然我得法比較早,但一直以來修煉的狀態都不是很精進,玩心重,有時候甚至帶修不修的狀態。母親同修看在眼裏,急在心上,多次提醒我要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只有我做好了,才能讓我的丈夫真的了解大法,更要帶好這兩個奔著得法而來的孩子。

我的大女兒四歲半,兒子剛剛八個月。由於疫情的緣故,女兒的學校時而關閉,她在家的時間也比較多。兩個孩子同時在家,真是讓人應接不暇,簡直是按下葫蘆起了瓢。我還在哺乳期,作息非常不規律,又需要工作和照顧孩子,有時真是感到身心俱疲,難免心生各種抱怨。尤其是看到丈夫已久不工作,成天就跑到庫房的那個小屋裏自己看電視劇、喝咖啡,而自己卻要賺錢養家,做飯,收拾家,看孩子,有時那顆心真是備受煎熬。

最近,我個人的修煉狀態有所提升,發自內心的想多學法和煉功,可無奈剛一拿起書,這邊孩子就開始哭鬧了。哄好了小的,大的又跑來,要我跟她玩,接著,小的醒來後又哭鬧,再接著,又得做飯、餵飯、哄睡。這一天天的大好時光都這麼被消磨了,剛拿起書孩子就哭鬧,真是心煩焦躁,不由產生怨懟的情緒。那時真希望不修煉的丈夫能多做一點,讓我有點時間看看書學學法。

最近,看師父在瑞士講法中答弟子問中的一段:

「弟子:四歲小孩兒開了天目,能看到法輪和老師的名字放光,但有時很任性,大人不依他就大哭大鬧,鬧的心裏很難受。 
師:「鬧的心裏很難受」你自己這不也寫出來了嘛,你很難受,很難受就是你動了心了,那孩子不就是在幫你提高嗎?」[1]

看到這裏,方才恍然大悟:是呀,家庭環境如此不正,也是我的修煉環境啊!我為何要抱怨呢?想多看書學法固然重要,然而想看書學法的目地不正是提高自己嗎?想真的提高層次,就得在各種環境中去魔煉,去各種執著心。真正的修煉人只要每天對待任何發生的事,都能按照法的要求嚴格守住心性去做,那就是時時刻刻的證實法。無論是工作環境,還是家庭環境,都是證實法的場所。

家中出現的任何狀態都不是偶然的,必然有師父曝光給我需要去掉的各種人心。孩子一哭就心煩,沒有耐心,善和忍自然全無。對丈夫心生怨恨和輕視,對女兒的要求敷衍馬虎,自己多做點事,就產生了不平衡的心態,這一找,還真是一次大曝光。

這些假我將真正的我嚴嚴實實包圍起來,在我與家人之間製造了一層厚厚的間隔,讓家人看到和感受到的是那個焦躁不安、自私麻木和充滿怨氣的我。

從前未曾真正重視的家庭修煉環境,在疫情期間顯得尤為突出,也讓我反思為何曾經受益於大法的丈夫至今沒有走進大法修煉,更重要的是,我要如何肩負起帶好兩個小同修的責任。

最近諸多的魔難讓我愈發懂得得法的幸運與生命的真諦,感謝給我製造各種複雜修煉環境的常人與家人,更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將我從沼澤中提出來,一步步教導我歸正,能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繼續勇猛精進,讓我們圓滿隨師還。

不在法上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