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四二五和平上訪的一家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十二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為爭取自由修煉的合法權利而和平上訪。這震驚中外的 「四﹒二五」 事件,被國際社會稱為 「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 ,但後來卻被中共江氏集團歪曲成 「有政治圖謀」 的 「圍攻中南海」 ,作為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藉口。

法輪功學員王金菊,一家人當年都參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訪。

'圖1: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 「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 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圖1: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 「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 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一家人相會府右街

金菊是籃壇宿將,在部隊籃球隊曾經是一名專業球員及教練。由於多年超負荷訓練及大運動量的劇烈比賽後留下的創傷,給她的身體健康埋下了隱患。事業有成的她,一九九六年的一天,突然癱瘓,人生頓時陷入絕望中。幸運的是,她接觸並修煉了法輪功,一個月後,奇蹟般地站了起來。大家族的親朋好友們親眼目睹了金菊身體的神奇變化,都相繼得法修煉,每個人的身體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短時間內出現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用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

'圖2:王金菊(右一)兄弟姐妹八人全修煉法輪功。'
圖2:王金菊(右一)兄弟姐妹八人全修煉法輪功。

「四﹒二五」那天,聽說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金菊家族中的法輪功學員不約而同地來到中南海的府右街向政府反映情況。

「我癱瘓了,是法輪功讓我重新站了起來。大恩不言謝,我能不去說句公道話嗎?」金菊說:「來到府右街是早上七點多,現場來了不少人,大家都很安靜地站在路旁等待,有的在看書,有的在煉功。當時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家都非常自覺、守秩序。中午吃完東西,有些學員就主動拿著袋子收拾垃圾,還有穿著制服的警察悠閒地和學員搭話、聊天。整個現場看上去秩序井然。那種安靜和祥和的場面令人感動。二十多年過去了,這些場景彷彿還在眼前。」

「我和我的親友們站在國務院的對面。上午十點多,朱鎔基總理出來和大家見面,然後有幾位學員代表進去了。」「我當時就想,我要能進去就好了,我一定會把我身心上的巨大而神奇的變化講給領導們,我想中央一定會還我們一個公道,支持大法洪揚的。」金菊說:「下午四點左右,我大姐突然看到在太陽的周圍出現了很多法輪,很清晰,很壯觀。法輪持續了一段時間,現場的許多學員也都見證了這個時刻。大家都非常激動,我姐也感動的哭了。」

「晚上九點,其中的一名學員代表過來跟我們說,事情已經解決了。在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妥善處理下,天津的公安釋放了被抓的學員。知道情況後我們和平散去,上萬人大家靜靜地離開,沒有喧嘩,沒有阻塞交通,走的時候地上一片紙片都沒有留下。」

「回家後,我三哥的一個朋友告訴他,在電視新聞裏看到他的一個側臉鏡頭。我哥微笑著說,歷史上不是有明君私訪這個說法嗎?現在領導不用出門都能聽到老百姓反映的真實情況,這難道不是說明我們在做一件大好事嗎?我們相信政府,相信我們這種理性的要求能夠得到政府及時的答覆和處理。」

金菊一家人為甚麼會不約而同的參加了當時的上訪呢?「因為我們家族的人都在大法中受益了。」金菊說。

絕處逢生令全家得法修煉

'圖3:現居加拿大的王金菊女士。'
圖3:現居加拿大的王金菊女士。

王金菊十九歲那年,因體育特長被部隊體工隊選中進入籃球隊,金菊在籃球場上揮汗拼搏了十幾年,從球員到教練,獲獎無數,贏得了很高的讚譽。但是,「強烈運動後留下的創傷,給身體健康埋下了隱患,給日後的人生帶來了極大痛苦。」她說。

上世紀八十年代,金菊轉業到北京一家影視公司任副總裁。每天忙碌著拍行業專題片,隨著公司生意的紅火,個人經濟狀況也發生了巨變:有了大房子、好車子,金菊覺得她在人生路上又一次揚起了風帆。

就在躊躇滿志,為事業拼搏之際,厄運卻降臨了。「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突然癱瘓了!親友們抬著我四處尋醫,找遍名醫,卻始終得不到治癒。我孤獨無助地躺在床上,姐姐照顧著我。回想人生,真是欲哭無淚,四十多年過去了,由貧窮到富有,人生得意。」但此時她卻深深地體會到:人一旦失去了健康,真是一無所有啊。

一天金菊的朋友送她一本《轉法輪》,並告訴她, 周圍很多患嚴重疾病、絕症的人,修煉法輪功後都康復了。「這消息給我帶來重生的希望。一口氣讀完《轉法輪》,感到書中講的句句是真理,把我所有人生的疑惑全解開了,我決定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奇蹟出現了,金菊站起來了,身體非常輕快,有種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金菊大家族中的親人們,親眼目睹了金菊身體的神奇變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那時,每天清晨,家鄉的公園裏、大街旁,都有一群群的人在煉法輪功。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整齊的煉功動作,常吸引很多人駐足觀看。金菊說:「以前我想的是給他們錢,幫他們脫貧致富,現在我覺得就是給他們一座金山,也不如帶給他們大法的福音,大法是給生命的最好禮物!」之後,王金菊請了好多法輪大法書,送給周圍的同事和朋友,還專程回到以前的部隊,跟戰友和領導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中好多人也都開始修煉並在法輪大法中受益。

「還記得有一年過節時,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坐車去了戒台寺。我們在一個空地,全家人在那裏一起煉了幾套功,整個過程都用攝像機拍攝了下來。當我們回到家裏播放錄像時,畫面上神奇的顯現出來一個罩像大幕一樣的拉開了,師父的法身在大罩旁圍了一圈,背景的山壁上顯現出許多護法的佛、道、神。」她說。

深深體會到修煉美好的一家人,當得知天津有對法輪功學員抓捕的現象,自由合法的修煉環境受到威脅,他們便不約而同地萌生了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想法,來到府右街上訪。

迫害和反迫害

四二五的和平上訪圓滿結束了,正當大家以為又可以安靜祥和地修煉時,中共在九九年七月發動了全面的迫害,把億萬善良的修煉者推向對立面。上訪的路都堵死了,法輪功學員們只好走上天安門廣場,澄清大法的真實情況,呼籲停止打壓法輪功。

「我好多親人因此被抓,我自己也三次被捕。我跟來『轉化』我的警察說,在我癱瘓最無助的時候,是大法救了我,使我從新站起來。人不是說『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嗎?師父對我有再造之恩,我怎可能去聽信那顛倒黑白的謊言而背叛師父呢?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九八年南方鬧大洪水,我一次就捐助了兩萬塊錢,這是我給媽媽而她老人家沒捨得花、過世時留下的錢,這是我修煉前做不到的。這樣好的大法,當他受到誹謗,我能不出來說句公道話嗎?」金菊說。

她的妹妹王金香也遭受了嚴重的迫害。王金香於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體校大院內創建了一個幾十人的煉功點。

'圖4:金菊的妹妹王金香。'
圖4:金菊的妹妹王金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妹妹金香於當年十月去天安門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警察綁架,回到體校後被停止帶隊。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金香又去天安門證實法,再次被抓捕。

二零零零年九月,金香女兒去北京備考大學,金香也去了北京。二零零四年十月,金香在家屬樓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遭人盯梢,被警察抓捕。她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先後被警察轉到多處看守所進行迫害,後被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直至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才以保外就醫出獄。身體嚴重受損的金香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去世。

金香生前曾敘述她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的迫害:「我被押送到某勞教所,惡警說:你想明白了,來這裏的人來一個就要轉化一個。我表示『不轉化』,他們就把我圈壓在水泥床板上,後背和頭上放上一把椅子,上面壓上人,使我腰椎變形。然後又把我關在樓上的一間陰冷潮濕像冰窖般的小屋子裏,我被凍得雙腳發麻不能走路,站立不穩,雙眼睜不開,躺著頭疼難忍。」

「我因不放棄修煉,在勞教所被多次注射毒藥,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惡人通知家人將我接走。在勞教所裏被迫害了三個月後,我獲得保外就醫。」而注射的毒藥導致她平時走路雙腿麻木,隨時都可能摔跤,其中腿腳深度潰爛最為嚴重,常常發低燒。二零一一年九月,金香不幸離世。

王金菊的姐姐也遭受殘酷迫害。金菊說:「我姐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監獄遭到酷刑迫害時,表現得非常堅定。因為她拒絕轉化,有一次在最熱的天氣裏,警察把她拉到外面暴曬了四十天。」

「家裏有的親戚見到她在監獄中被迫害的如此嚴重,就想辦法托人去監獄裏撈人。兩個公檢法人員多次到監獄裏想說服她放棄修煉。她每次都用慈悲的心真誠的向兩位來勸說的公檢法人員講大法的真相、她的修煉過程以及全家的受益,長時間的談話之後,那兩位公檢法人員對我的親戚說:『她差點把我們倆都轉化了。』」

她的堅強令監獄裏的獄警都佩服她。出獄的時候,一個獄警對她佩服地說:「我們知道你出去後還會是一隻金鳳凰。」

迫害不僅僅發生在監獄和勞教所裏,金菊說:「令人痛心的是,中共打壓法輪功不知毀掉了多少人!像我大哥,他因修煉而無病一身輕,後來卻因無力承受連年的迫害,而不得不放棄修煉後疾病復發而亡。如果沒有迫害,他應該還健康長壽地活著啊!」

我們為誰而辛苦?

二零零四年,偶然一個機會,王金菊來到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當時正值《九評共產黨》發表,她便全身心投入一線講真相、傳《九評》、勸三退,揭露在中國發生的這場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用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的美好,希望他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

'圖5:王金菊在多倫多景點皇后公園教大陸遊客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
圖5:王金菊在多倫多景點皇后公園教大陸遊客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

'圖6:在多倫多電視塔景點講真相的王金菊(中間揮手者)跟旅遊團的客人揮手告別。'
圖6:在多倫多電視塔景點講真相的王金菊(中間揮手者)跟旅遊團的客人揮手告別。

十幾年過去了,金菊一直奔波在第一線,開創了一個個景點真相點,每個點都掛上一條條醒目的「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加拿大的冬天天寒地凍,金菊和同修們在一起白天奔波在景點,跟來旅遊的中國人講真相,夜裏就給可貴的中國人撥打真相電話。有不明真相的人問她,「反華勢力」給了你多少錢,要來幹這個?面對挑釁和誤解,金菊平和地問他,「你也知道,在國內,學員因堅持修煉和告訴世人真相,被抓、被打,多少人失去生命。如不是真心覺得大法好,給你多少錢,你願去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我們在這裏告訴你真相,不求任何回報,只希望你不被謊言欺騙,是真心為你好。」

'圖7: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王金菊在多倫多中領館前拉橫幅紀念今年的四二五。她說:迫害不停止,我們講真相不停止。'
圖7: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王金菊在多倫多中領館前拉橫幅紀念今年的四二五。她說:迫害不停止,我們講真相不停止。

王金菊一家的經歷,是中國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家庭的一個縮影,原本全家人得法,幸福美滿,但這二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使他們歷經重重魔難。即使這樣,四二五過去了二十二年,法輪功學員仍然沒有放棄,秉承四二五精神,和平勸善,講真相,如今,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獲得不計其數的褒獎,三億多民眾退出中共相關組織,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站出來對中共說「不」。四二五的道德豐碑,精神永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