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之眼與中共之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三尺頭上有神靈」,是人們熟知的一句話。無論祈福和敬天,人們對天地充滿感恩和敬畏,這源於中華民族的精神源頭:「天人合一」。

從商周時代到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大清,歷朝歷代的君主都知道要遵從天道、順應民意。在古代,當人們仰望星空,往往感歎上天的遙遠,卻並不因此而淡忘神明的存在。在歷史上,有若干真實的記載,可以反映出中華文化敬天愛民的道德傳統。

雨怕抽稅

據《南唐書》記載,南唐皇帝李升,在位時,因關稅過多,百姓不勝其苦。有一年,京城地區大旱,皇帝在北苑,舉行宴會,問大臣們:「現在境外都下起雨來,唯獨京城不下雨,難道是我們監獄中,有冤枉的事,違背了天意嗎?」

教坊長申漸,高聲笑道:「這雨是怕抽稅,所以不敢進京城呀!」李升大笑,於是,下令免去一切額外稅收。不久,便下了一場透雨。官吏們大驚,真是「老天有眼」啊。

後來,李升還汲取過去一些皇帝因奢侈、荒淫無道而導致亡國的教訓,很注意節儉。勤於政事,並興利除弊,變更舊法,改革稅制,因此國勢漸強,人心歸附。

康熙皇帝步行到天壇祈雨

康熙皇帝在談到治國之道,首先談到的是稅賦,「茲念育民之道,無如寬賦。」(《清聖祖實錄》卷160)

康熙親政後,幾乎每年都留下了蠲免地丁錢糧的記錄。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十一月,戶部張鵬翮奏報說:「臣查戶部冊籍。自康熙元年起,以至於今。所免錢糧共萬萬兩有餘,是誠亙古所無也。」(《聖祖實錄》卷二四)據見於記載的各省、縣局部減免賦稅的記錄,自康熙元年至五十年,共有四百餘次。

聖王不僅施惠於民,更教化百姓提高道德,道德高尚後,上天自然會賜福於人。遇到天災,必定要祈禱,這是三千年間中國上到皇帝、下到百姓普遍採用的禳災方式。

康熙十七年(1678年)、十八年(1679年),南北連續兩年大旱。康熙皇帝曾經兩次「步天壇祈雨」,從故宮一直走到天壇,誠懇地反思執政的過失,並祈禱上天降福於民。精誠所至,每次都神奇地化解了災難。

這種祈禱,是「天人感應」觀念在清代皇帝身上的延續。不僅如此,清代皇帝還常常將天災看成「天象示警」,從而找出「招災之由」。

據《世宗實錄》記載:以勤政著稱的雍正帝多次批示,凡是地方旱澇災害都是人事造成的,或者朝廷政務上有過失,或者總督巡撫大人們瀆職,或者太守知縣不稱職。又或者一個地區之中,人心奸詐虛偽,風俗不夠厚道。這些情況足以冒犯天和,而招致災殃。

地方招災,官員奏報,雍正皇帝就批示:像你們這樣的巡撫,我就知道地方必無豐收之理。天降冰雹,為甚麼專降在你們幾位所屬的地界,真是太奇怪了,太可怕了。你們做官十分不妥,要小心。何等督府就有何等年歲。天道隨人,快得很,實在令人生畏。在直省督府中,器量狹小、渾渾噩噩,沒有像你們二位的。剛到湖南,水患到;調到江西,旱災來,去了甘肅又下冰雹。如此響應,奇哉、奇哉!

「天人感應」是中國古人對宇宙和人的相互關係的一個最根本的看法。古人認為天人可以相互感應,天象和人事變更直接對應,天是主宰人、社會命運及賦予人以吉凶禍福的存在。「皇天無親,唯德是輔」。人的善惡行為能夠被天所感應到,即「天之照人,與鏡無異」,「為善,天地知之;為惡,天地亦知之」。

此「天眼」非彼「天眼」

現代科學把衛星送上天,認為物質空間不過如此,把衛星稱為「天眼」,可以照射到地表的一切,征服自然的口號隨處可見,早已忘記了過去對於神明的敬仰。在大陸的「北斗」衛星發射成功之後,不少媒體刊發文章:「北斗衛星:中國『天眼』看世界」。然而這個所謂的「天眼」,卻與傳統意義上的「天眼」大相逕庭,完全扭曲了其本來的含義。

借助衛星,多年以來,中共斥巨資對14億中國人實行全方位監控,打造了一個規模空前龐大的國家監控系統。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中共當局數年來一直在大力推進所謂「天眼」系統監控國民,海外網路公司Surfshark最近出爐一份報告顯示,北京的攝像頭監視器數量高達115萬,為世界第一。

英國消費者資訊科技服務評論網站Comparitech也曾對全球人口最多的150座城市進行分析,發現以人口比率來計算監視器密度,全世界密度最高的20座城市中,有18個位於中國。而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正常國家會把納稅人的巨額錢款,不計後果地反過來用於監控人民。

近日,河北司機金德強因駕駛的貨車被查出北斗定位系統掉線,被官方罰款導致其自殺。該事件引發輿論對北斗系統的關注,中共反覆推責,稱該事件與北斗無關。

一些網友發表意見:

「強制大車司機裝北斗還收高額安裝和服務費,是事實吧,啥叫跟北斗沒關係,真好用嗎?」

「底層人生活不易,有些單位只顧自己撈油水,全不顧底層人生活。」

更有甚者,直接利用電子眼製造「罰款陷阱」。近日,一則消息被公布,廣東省一高速岔道口違章頻發,62萬人被「電子警察」罰款1.2億元(人民幣,下同)。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韓德雲提出防止濫設濫用「電子警察」,他披露了交管部門基於私利擴張設置「罰款陷阱」的諸多內情。

不僅僅是交通,中共正在把電子眼系統納入到其他日常稅收的體系中去。在網絡可以看到:「地稅局啟用稅收執法『電子眼』」,「稅務立足大數據平台,積極探索『電子眼』模式,規範信息採集,強化稅源監控。」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的GDP為74.41萬億元,中國財政收入是16萬億元,加上社保基金5.3萬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收入4.66萬億元,其中土地出讓金收入37,457億元,全國國有資本經營收入2,691.93億元,如果再加上全國交通罰沒收入數百億元,幾大項簡單相加就是高達27萬億!公開拿走的各種稅費就超過了GDP的三分之一,如果還要算上各種隱形的稅費乃至見不得陽光的腐敗成本,中國的稅負水平毫無疑問超過了世界上許多富裕發達的歐美國家。

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曾公開坦言:中國宏觀稅負高達44%!中共最拿手的就是把與黨利益相關的東西硬說成是國家利益,以迷惑世人。而在另一方面,卻標語公然貼示:「今天不交稅,明天牢裏睡。」

暴力掠奪是共產黨本性

《共產黨宣言》公開宣稱:「他們(共產黨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恩格斯所說:「革命就是一部份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份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獲得勝利的政黨如果不願意失去自己努力爭得的成果,就必須憑借它的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

1917年,列寧曾經簽署了一份文件保存至今,他說:「至少逮捕100個富農,公開處決這些人,並將屍體懸掛在那裏,讓周圍數百英里的人都知道,因此嚇得瑟瑟發抖。」

在列寧、斯大林時代,誰家要是有甚麼值錢珍貴的東西,國家一定要讓他上交。如果誰藏匿珍品,隱而不報,被鄰居或同事告密後,這家人就會被捕,直到他交出東西為止。斯大林追求加速工業化,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國家需要貴重的東西作為資本。當城鎮再也沒有貴重的東西可收時,就要開始掠奪農村了。

列寧說:「無產階級專政不是階級鬥爭的結束,而是階級鬥爭在新形式中的繼續。」 這表明共產黨的仇恨訓練必須持續不斷地進行。

1950年的中國,人民剛剛從戰火中走出,卻又被另一場災難籠罩。「鎮反」和「土改」針對農村,「三反五反」是城市中的屠殺運動。

當時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一杯清茶聽彙報,悠閒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實際上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五反」運動使所有資本家在劫難逃。所謂「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想死又不能跳黃浦江,因為會被說成去了香港,家屬還要繼續被逼迫,只好跳樓而死,讓中共看見屍體好死了心。據說當時上海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來的人砸死。

中共的歷史就是一場以謊言開路、以暴力維繫的掠奪史。中華古老文明中的視民如傷、仁民愛物的傳統,被破壞至蕩然無存。然而冥冥天意中,歷史早已鑄就了中共必亡的命運終局。

結語

中共利用「電子眼」全民監控,且非法牟利,真是一個如意算盤。然而,就是在這樣有如鐵桶密閉的封鎖之下,在海外大紀元三退網站上,已有三億七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他們看清了共產黨西來幽靈的本質,勇敢的跳下紅船,靜待中華大地迎來光明而純淨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