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馮蓉霞遭受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馮蓉霞曾是被醫生斷言還剩三個月壽命的白血病患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康復了。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眾多身穿警服的人強行撬開馮蓉霞的家門,把馮蓉霞抬出家門,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在上海松江女子監獄遭受了慘無人道迫害,生命遭到嚴重的威脅。

修大法起死回生

馮蓉霞17歲開始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俗稱白血病),需要輸血,每年要在醫院裏住上大半年,雖然這樣,也不見好轉。馮蓉霞長期患病,不但給全家經濟上造成沉重的負擔,而且她自己在精神上也備受痛苦與煎熬。

一九九八年八月,由於長期服用激素藥,馮蓉霞33歲那年,導致肝臟患了腫瘤。醫生通知家屬說,馮蓉霞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了。

正當這殘酷的現實令馮蓉霞陷於絕望之時,馮蓉霞開始修煉法輪功,僅一個月,身體的所有指標即全部恢復正常。馮蓉霞不但生命得到了延續,而且生平第一次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快樂。

馮蓉霞全家都萬分感恩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的法輪功。同時,因為馮蓉霞明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所以她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成為了家庭成員、左鄰右舍、及社會上人人都稱讚的好人。

馮蓉霞的母親丁華蘭,以前患有心臟病、頸椎病、肝炎、腸疝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八年三月底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短短一星期後,丁華蘭一身的病都無影無蹤,真是無病一身輕。是信仰真、善、忍給丁華蘭一家帶來了和睦與幸福。

堅持修煉遭枉判三年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首江澤民一手挑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馮蓉霞因堅持信仰,為法輪功上訪,講真相,因而被監視,跟蹤,騷擾不斷。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母親丁華蘭去法輪功學員家,莫名其妙的被當地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至深夜2點,並被非法處以治安警告處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下午五時許,片警卞祖海帶領閘北區「610」成員薛青、湯錦鋒、方建榮和彭浦新區三泉警署、及居委會等二、三十人包圍馮蓉霞家。眾多身穿警服的人強行撬開馮蓉霞的家門,把馮蓉霞抬出家門,劫持入警車,綁架至閘北看守所。

中共不法人員又在沒有家人的情況下,私自搶走了馮蓉霞家的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和許多沒有登記在冊的物品。

在看守所,馮蓉霞一個好端端的人,被折磨傳染上尖銳濕疣,數次住院。醫生都說因馮蓉霞曾患過白血病,免疫功能差,無法治癒。

家人、親戚、朋友,無時不在關注著馮蓉霞的安危。丁華蘭和家人不斷寫信給以上所有部門,強烈要求儘快釋放馮蓉霞。可是,各部門除了相互推諉,就是哄騙,沒有得到過任何真正的明確答覆。

當地的警署、街道「610」、居委會還安排不明真相的人,對丁華蘭的家人24小時監視、跟蹤。閘北區檢察院、法院「610」人員還採取威逼、欺騙的手段,妄圖逼迫丁華蘭寫讓馮蓉霞「轉化」的信件。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馮蓉霞被閘北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馮蓉霞不服,提出上訴,被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駁回上訴,非法維持原判【(2007)滬二中刑終字第499號】。

在上海女子監獄遭殘忍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馮蓉霞被劫入上海女子監獄。馮蓉霞先後十多次被送進監獄醫院住院,幾乎是每月一次。雖然已被迫害成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監獄為了迫使馮蓉霞放棄修煉,惡警姚笛逼迫馮蓉霞操練,致使她昏迷倒地。

惡警指使犯人用冷水把馮蓉霞澆醒,全身衣服濕透。八個惡人輪流地打她,把馮蓉霞從這邊打到那邊,輪轉著打。馮蓉霞一次次被打得昏倒在地,又用冷水澆醒。然後兩個人拖著馮蓉霞向前奔跑,她再一次昏倒,再一次被澆醒。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在馮蓉霞被迫害成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昔日白血病的症狀又出來了。邪惡殘暴的迫害,使馮蓉霞再度陷入了經常住院的境況。家人在接見時,看到她手臂上滿是淤青,並且臉色蒼白,面頰紅腫。馮蓉霞說是因為在監獄裏不肯寫「決裂書」,不肯放棄自己的信仰被打的。

當馮蓉霞向主管獄警反映被打的情況時,不但沒有答覆,而是更加變本加厲地打馮蓉霞,長期不讓她睡覺,閉眼就擰眼皮,拉頭髮,往臉上、鼻子裏噴消毒水;不准洗澡,不准上廁所;不准喝水等等。

除此之外,每天還逼迫馮蓉霞罰站,從早上七點開始到晚上九點半,一天時間超過14小時以上。每月開大賬,除給購買少量日用品外,其它一律不准買,並且家屬接見時允許購買的物品也不給她。

在馮蓉霞病情日趨嚴重時,上海松江女子監獄和上海監獄總醫院對馮蓉霞家屬提出保外就醫的要求百般推諉,以籠統不符合要求為由拒絕。對於醫院和監獄這種傷天害理、嚴重漠視生命的違法行為,家屬表示強烈憤慨。

她母親丁華蘭和她父親、妹妹全家人,幾乎天天奔走於派出所、閘北區「六一零」辦公室、看守所、監獄、區法院、市區檢察院、市信訪辦、市婦聯、市人大、市政協、市司法局、市紀委、市監獄管理局、市區紅十字會。但各部門始終互相推諉。閘北區「六一零」的人竟威脅說:「這病死不了,保外就醫是不可能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為馮蓉霞治療的主治醫生告訴她說:「你住院這麼長時間了,現在給你用的藥已經不起作用了,並產生了抗體。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了。」監獄方都說:「象她這樣的病例,我們是不要的,從來也沒有先例,我們也沒有辦法。但是辦理保外就醫,不是你們說就能辦的。」

按照《監獄法》中關於保外就醫的規定,像馮蓉霞這樣的病例,明確屬於保外就醫的範疇。可是在江澤民的「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中共邪黨的不法人員根本不顧馮蓉霞的生命安全。

二零一零年,馮蓉霞出獄後,繼續申訴,被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2011)滬二中刑監字第20號駁回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