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監獄長期暴力虐待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提起上海,人們馬上會聯想到那是國際化的大都市,和北京嚴肅的政治氛圍比起來,上海是很多外國人喜歡的中國城市,這裏有大部份的全球500強的公司,到處都有中英文的路標。然而在這樣一個現代化城市的監獄卻有著讓人難以想像的罪惡。

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只是其中的一座, 女子監獄看起來似乎乾淨,整齊,常年接受外來人員及各國領使館人員參觀,因為這裏有國外的服刑人員。但這裏也非法關押著很多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常年的虐待、侮辱、體罰和對人最基本的尊嚴的踐踏,原因僅僅是因為她們堅持自己的信仰。松江女子監獄的迫害手段也來自於上海其它監獄。

自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對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的迫害至今,已經有多位法輪功學員在上海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而上海女子監獄三監區(原五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押在這裏。

一、剝奪法輪功學員的生存權 以「轉化」為目的

法輪功學員的基本尊嚴得不到任何法律保障:監獄剝奪人的生存權,窒息,不讓喝水、吃飯,不讓上廁所或不給紙上廁所,甚至是來例假時期,更別說通信和接見的權利。

1.禁閉室:高溫、不許喝水、不許上廁所等

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密閉的小房間,缺氧、窒息。這個和禁閉室差不多大小的三平米左右的房間沒有窗,非常密封,時間一長,就會缺氧。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在炎熱的夏天,獄警還在裏面放了大功率的投影儀、燈泡和電腦,小房間裏溫度飆升,可達40℃以上,人體大量出汗,包夾過1-2小時都要輪換一批(一批2-3人),而且隨時可以喝水。而法輪功學員每天在裏面,要呆12小時以上,而且每天只能喝400ml的水,身體嚴重缺氧、缺水,每天都在死亡的邊緣徘徊。

這裏不讓法輪功學員洗漱,不讓換洗衣物,衣服經常是被汗水濕了乾,乾了濕,沒幾天,白色的衣服就變成黃色。這樣的折磨要到法輪功學員被窒息的全身癱倒才結束。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禁閉間,甚至是在35℃以上的高溫, 24小時不給水喝,不進食,每天連續超過16小時以上,不讓上廁所。在如此高溫,且被關在禁閉間,身體大量出汗,不讓進水、進食,且不讓上廁所,對人體的傷害極大。一般要看到法輪功學員在極度痛苦,快要不行的情況之下,2~3天後,才被拉到醫務室,強行打點滴。

這種折磨並不只實施一次,只要是堅定不妥協的法輪功學員,每過一段時間就折磨一次。如此違法、侵犯人最基本的生存權的行為,在這座現代化的「星級」監獄經常作為一種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在上演。

法輪功學員陳瑤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第一次向中隊長劉碧雲申述此事,說喝水是人的生存權時,劉碧雲說,「水還是讓你喝的。」並讓包夾給陳瑤倒水。但到後來再遇到這種情況時,她就默然的走開了。

2.逼迫法輪功學員「絕食」

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不讓法輪功學員進食,監獄警察向家屬說法輪功學員經常「絕食」,以至於有的學員家屬都責備她們:你們為甚麼要「絕食」啊?有甚麼事也要吃飯啊!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那些「絕食」是怎麼發生的,那是監獄根本不想讓法輪功學員吃飯,為了達到此目的,她們不是公開明說不讓吃,而是用以下方式:

(1)讓包夾故意把你的碗、勺扔到廁所的便坑裏或垃圾桶裏,然後不讓你洗,飯來時,她們像模像樣的給你往飯碗裏打飯,並且告訴你,可以吃飯了。你不吃,她們就說,你自己不吃的啊!我們可沒不讓你吃,監控都看著呢。

(2)飯菜都往你飯碗裏打好,但在吃飯時間裏不讓你吃,說等她們吃好了,你才能吃。結果她們故意慢慢吃,等你一拿上飯碗,馬上說,時間到了,不能吃了。當法輪功學員向警察當面反映情況時,那些警察根本就不理睬。這種折磨方式也是周而復始的發生,她們稱為「飢餓療法」。這樣他們就可以讓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一直處於虛弱的狀態。

3.不讓法輪功學員購買最基本的生活用品,甚至是上廁所的手紙

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獄警便以各種藉口不讓購買東西,甚至是最基本的上廁所的紙,和生理期來例假時的衛生巾。美國哈佛大學的畢業生、法輪功學員陳平,在來例假時,只能用自己的衣服來墊。

許多法輪功學員常年不讓刷牙,洗臉,更別說換洗內衣褲、外衣、洗頭、洗澡,有的學員的被褥甚至幾年都不讓洗。這樣致使法輪功學員身上會有強烈的氣味,然後指使同房間的服刑人員集體來辱罵,嘲笑法輪功學員和大法。人類是有尊嚴的,在不給廁紙的情況下,許多法輪功學員選擇了拒絕進食來維護自己的尊嚴。為此,法輪功學員陳瑤在二零一八年四月~二零一九年九月間,因為不給廁紙,最長一次四天沒有進食。

4.干擾睡眠

為了折磨法輪功學員,包夾經常通過踢床架,晚上在法輪功學員身邊發出各種聲音,冬天把法輪功學員被窩拉開,把法輪功學員的腳露在外面凍,甚至直接用手把法輪功學員劇烈搖醒。最頂峰時,曾經每5~10分鐘,就弄醒一次。註﹕每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晚上睡覺都有上半夜兩個包夾,下半夜兩個包夾,四個包夾輪流看著。

5.法輪功學員的通信和接見權被剝奪

陳瑤的母親唐寶芝也同時被非法判刑關押在上海南匯監獄,父親由於對她們母女的想念和擔憂她們遭迫害而患病,生命垂危,幾進重症監護室,長期住院,臥床不起。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監獄也不准陳瑤與家人接見甚至通信。甚至還和當地的相關官員到陳瑤老家金華家中騷擾陳瑤的家人。

二、法輪功學員經常被毆打、體罰、抽血

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經常坐在那兒或走著走著,就莫名其妙被打、被踢,甚至把她們的頭往牆上撞。法輪功學員陳瑤在二零一八年四月入監後,就經常受到這種酷刑,經常被包夾朱玉燕毆打、掐脖子、往牆上撞頭,那些包夾臂力大,性格暴躁,完全處於失控狀態。監獄幾乎不讓陳瑤有一天好日子過。只是在出獄前六個月,看陳瑤實在被折磨的脫了人形,才稍有減輕。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動則4~5個包夾把法輪功學員往地上按,甚至幾個人騎坐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監獄不允許打人,然而打法輪功學員例外,不受任何規章制度的約束。

為抗議包夾拽著法輪功學員的手強寫對大法不利的話,法輪功學員陳瑤絕食抗議,期間陳瑤的手被包夾們用筆尖戳的像個血窟窿,整個手都在冒血,連大隊長仇敏穎(現已退休,朱佳是三監區現任大隊長)也不忍看。

在絕食期間,陳瑤每週都要被強行拉去抽血,陳瑤不去,就被強行在地上拖著走,每次從四樓樓梯整個人橫行拖下,再從水泥地上拖過大半個監獄,衣服、褲子都被拖破,膝蓋、大腿都被拖傷。包夾朱玉燕直接抓著陳瑤的衣領,勒著她的脖子,倒著拖,幾乎就讓陳瑤窒息。陳瑤本來身體就已經很虛弱,每次還要抽整整兩試管的血,這樣的行為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到最後一次,無論獄醫怎麼抽都抽不出血來,才不得不停止。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三、從精神上折磨

很多法輪功學員對身體上的再大的痛苦都能承受,監獄就從精神上折磨。任何有信仰的人都知道,在你面前侮辱你的信仰是多麼痛苦。然而中共邪黨的監獄就讓所有的犯人來集體辱罵大法,那些包夾說的侮辱的話最難入耳,才能夠達到標準,或者把大法師父的名字寫在地上,強讓法輪功學員踩,或者強拽著法輪功學員的手寫侮辱大法的話,從而讓法輪功學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

四、法輪功學員對人沒有仇恨,因為中共邪黨是來毀人的,而大法是來救人的

這些包夾和警察看似做著十惡不赦的事,其實她們大多本性是善良的,有的還是很不錯的人。然而在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下,中共邪黨硬是逼迫很多好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做她們不願意做的事,硬是把人變得殘忍。因為中共邪黨的終極目的就是來毀人的。不管這些警察表現的怎樣「兇狠」,但仔細體察,就會發現她們的無奈和不忍直視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的痛苦。

其實監獄是一個等級非常森嚴的地方,而基層警察面臨的是與包夾們一樣的問題,層層施壓,包夾們的壓力來自警察,警察的壓力來自上級,如果她們的迫害程度沒有達到標準,都會被訓斥和批評。警察中上級對下級的嚴厲,也不亞於與警察對犯人的程度。在上海女子監獄流行這樣一句話,「對法輪功(學員)的同情,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很可能是從警察中流傳出來的,是的,在這樣一個以嚴厲著稱的環境,無論是警察還是犯人,只要表現出對法輪功學員的一點同情,都可能會給她們來巨大的災難。同時也表現出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她們內心的痛苦。

在這二十年的迫害中,不管是哪個階層中,都有警察和官員曾經向法輪功學員表達過不願參與此事。有的坦言說為了不參與迫害,自己嘗試著找過其它工作,但沒有成功;有的為了不參與迫害,而放棄官職,做普通職員和警察,有的警察和官員在他們的條件範圍內默默的幫助著法輪功學員,有的警察修煉起了法輪功,有的為了不參與迫害,脫下了警服。因為有這些警察和官員存在,應該說今天的情況可能還不是最壞的。其實所有參與迫害的警察和官員也大都知道大法的美好,從法輪功學員那裏知道了許多真相,但是邪黨內部有專門針對警察和官員的欺騙材料,並挑動她們對大法的仇恨。所以她們中大部份人對大法將信將疑,對邪黨還抱有幻想。如果說這場迫害對所有的人都是考驗的話,那麼這些警察和官員的考卷可能更難些。所以在大劫難中,法輪功學員也不要忘記這些本性善良的警察和官員,告訴他們真正的真相,幫助她們度過劫難。

也衷心希望能看到此文的所有被迫參與迫害的人們,趕快找法輪功學員,或者上退黨網站退出黨、團、隊組織,這樣才不會被中共邪黨的邪靈所控制,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保持善良,會使你們遠離危險,平安度過劫難。

上海市監獄管理局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建國西路648號
電話:021-24029888
郵編:200030
鐘傑 書記
吳琦 副書記、局長
胡軍 副書記
劉懷寶 副局長
劉金寶 副局長
戴衛東 副局長
宋烈 副局長
李勇 副局長
牛海陵 副巡視員
教育改造處:
唐福良處長[*4806 02135311946]
董友根副處長,[*4809 02165466020]
侯瑞琴副處長,[4805 02165462965,13524716991]

上海市女子監獄
地址:上海市松江區泗涇鎮張涇路1601號 或者 上海市601-410信箱
郵編:201601
電話:02157615998
傳真:02157616779
監獄長(兼邪黨黨委書記):陳建華
副監獄長:李永芳(原提籃橋教育科科長) 李翠萍 邵菊敏

教育科:曹春花 喬科長 黃豔裔 史蕾(監獄退休返聘,專職回訪)

三監區大隊長:朱佳
三監區中隊長:劉碧雲
三監區部份負責法輪功工作的警察:茅穎 朱世慧 蔡夢娜 邱琳 吳鳳珍 周雅 等

上海市監獄管理局信訪接待
電話:021-65121890
地址:上海市長陽路111號7號樓204室
郵編:200082

上海市監獄管理局警務督察室
電話:021-24029672、24029676
地址:上海市建國西路648號1203室、1204室,郵編:200030

上海市檢察院
地址:建國西路75號
郵編:200020
電話:02124079000
電話:02164741337
廉政監督電話:02164741350
張本才 檢察長、黨組書記
龔培華 副檢察長、黨組副書記
王光賢 副檢察長
許祥雲 紀檢組長
阮祝軍 政治部主任

上海市檢察院信訪接待
地址:建國西路598號
郵編:20003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