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字典認字學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我是九八年春季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七十歲,從小吃了不少苦,落了一身的病:肝炎、腰椎間盤突出、以至於不能彎腰;咽炎、嚴重到嗓子乾的說不出話、氣兒喘不上來,有幾次險些憋過去;坐月子時沒人伺候月子,背孩子做飯累的膀胱脫落,稍微走急了,膀胱就掉下來了,無法行走;大腸乾燥,大腦供血不足。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成宿睡不著覺。

九八年春季的一天,我在上班途中路過一所學校,從學校裏傳出一陣悠揚的曲子,尋著音樂的聲音我走了過去,看見好多人在學校的操場上煉功。其中一位熟悉的人看見我走過來,熱情的對我說:你也想修煉啊?當時我也不知道甚麼煉不煉,就聽著曲子太好聽了,就來了。她說:「你要想學,晚上就去我家。」

晚上我去了她家,得到了大法書,從此走入了修煉。我一身的病,自從煉功後,沒吃一片藥,沒打一針就全好了。

由於沒有文化不識字,在市場上做生意,就將大法書隨身帶著,遇到不會的字就問身邊的人。在九九年迫害前一個多月離開了做生意的地方,回到老家參加當地的煉功。迫害發生後,學法更加跟不上了。

到了二零零一年年底,小外孫出生後,我去女兒家一個人要照看外孫子,還要給女兒一家做飯,幹其它家務。這使我不得不認真的思考,我必須要認真學法,可是字又認不全,怎麼辦?很著急。女兒看我急得那樣,想了一個辦法:教我查字典認字。

就這樣我開始一邊學法,一邊查字典學字,每天趁孩子睡覺時抓緊時間學法,把不認識的字用本子工工整整記下來,再查字典用拼音注上,遇到複雜的字就用我認識的簡單的字標上,或者用自己明白的符號記上。

也不知道記了多少本,把字典都翻壞了,記錄的本就成為了我的第二本字典。現在,我已經能將大法的四十多本書讀下來,並且學會寫一些簡單字了。雖然很慢,但我特別愛寫字,一有空就照《洪吟》往下瞄,還認識了一些繁體字,自己回想起來都覺的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太偉大了。

老伴剛開始時以各種方式阻撓我的修煉,我的善良寬容終於使老伴迷途知返,慢慢的由反對到支持我煉功,還和我一起掛條幅,做大法的事。老伴態度的改變,他身上的病,比如痔瘡、腦神經痛必須靠藥物維持,也奇蹟般的好了。

講真相救人中,我聽師父的話,從打手機救人開始我就用自動語音撥打,又用對講,把真相告訴世人。同時還發真相資料小冊子,面對面講,走到哪講到那,走到哪發到哪。這麼多年有同修配合就和同修一起做,沒有同修配合就自己做,能發就發,能貼就貼,用不同的方式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