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救人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十多年來,我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市區、偏遠山區都不落下,近的步行,遠的騎摩托車,每次出去多時退二、三十人,少時五、六人,有時會碰到喜悅,有的人謝個不停;也有的報警,有大罵的,各種形形色色都遇到過。有時講不到位,或者有怕心時,就講不退,沒把人救下來,自己就很難過。不管怎麼樣,我還是保持正念,找出差距去除人心。

去年二月二十三日的下午,我步行去周邊一個村莊,剛進村口,看見一位大哥,他身材高大,滿面紅光,可能是有官位的。我和他說:「大哥您新年好,祝你安康長壽,幸福美滿。」看他很高興,我就開始進一步講真相。問他:「大哥您聽過三退能保平安嗎?知道疫情傳播很快嗎?我們這裏暫時還沒有,但我們要知道怎麼躲過它。」他回答:「不會有的,我們這裏地區偏。」我說:「瘟疫來,不是說的那樣,是針對人來的,瘟疫也是生命,也有眼睛的。」他說:「怎麼有眼睛,不明白。」我說:你想聽怎麼回事嗎?想聽瘟疫怎麼回事,那你先聽我講:一、「天安門自焚」王進東衣服被燒,兩腿間裝汽油的雪碧瓶沒有任何事,頭髮也安然無恙。警察站在王進東背後,等王進東喊完口號,馬上把滅火毯蓋上,有這樣救人的嗎?二、劉思影喝了半瓶汽油,喉嚨做了手術,第二天採訪就能說話。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他靜靜聽,唉了一聲。我接著說藏字石、告訴他天滅中共的天機,遠離中共才能避禍。還有賣毒奶粉,假疫苗,連小小的生命都不放過。迫害死很多法輪功修煉者,上億人被打壓,毒害全世界民眾。日常生活中哪樣不毒人的?你自己也體會的到,全都是害人的,你說這個社會還有希望嗎?人不危險嗎?

他一直在沉默,我接著說,大法師父教一大群人做好人,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卻被中共打壓、迫害。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的說了。我語氣很平和,提醒他疫情嚴重性,他問我:「假如我們這裏有瘟疫來,怎麼保重呀?」我回答說,「我們只有求神佛保祐。可你發過毒誓,要為共產黨奮鬥終生,天要滅中共時,那你不就得做替罪羊,你不退出誰保護你呀?這個三退也不是去單位退,只要心裏退,讓老天爺知道,咱們中國不是有句話嘛,『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神佛甚麼都知道,只看人心呢,大哥你聽明白了嗎?」他笑著說,「聽明白了!」他說以前在部隊當團長,現在退休回老家住一段時間。法輪功在電視上看過,今天你不說,還不知道實際情況,原來是這樣。他堅定的說:「用真名退,我唐某某,黨、團、隊全部退!」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流淚了。我還告訴他,假如有疫情,一定叫你家人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個勁兒的說:好!好!抱著拳說謝謝。我說:「要謝,就謝大法師父吧!大法師父慈悲於生命,讓生命遠離災難,是大法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他說:「太謝謝師父了,不過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好,我知道,謝謝你關心。時間不早,該回家了。」

還有一次,我去偏遠村莊,一位大叔正在路邊休息,走到跟前叫他一聲:「大叔新年好!祝你新的一年身體健康,長命百歲!」他可高興,我們今天能見一面是萬幸呀,我是真心為您好,才告訴你真相,你聽過三退能保平安嗎?他說沒聽過,我說那我告訴你,大法師父從開始傳大法,到中共開始迫害時已有上億人修煉,都是教我們怎樣做一個好人,而江澤民妒嫉修煉的人多,迫害我們;「天安門自焚」、活摘器官、中共歷來怎麼搞運動,迫害死八千萬人,我相信你也知道。他說:搞運動知道,就是不知道死多少人。「八千萬」他驚呆了,嗯一聲。你說中共做了那麼多壞事,天能放過他嗎?如果誰入了中共邪黨組織不危險嗎?大叔你戴過紅領巾嗎?他說沒戴過,入過黨、團。那你退嗎?用真名、化名都可以,他說:用真名,黃某某,我還要去大隊說,我要退出黨、團組織。我說:可以,你也要告訴家人都退呀!叫他們在錢上面寫上用化名或者真名退出甚麼,把錢花出去就可以了,他說:我知道。又一個眾生得救了。

二月二十六日,我騎摩托車去二十多公里遠的山區講真相,基本都是上坡路,穿山越嶺,很遠看不到村莊,在路上也很少看見人路過,感覺有點害怕、孤單。馬上意識到,我不孤單,我很幸運,有師父和我在一起。看不到人時,我唱大法歌、背法,自然而然心就堅定下來。

路上碰到兩位不到二十歲的男孩,摩托車打不著,我停下來跟他們打招呼,問他們沒油還是沒電了,他們說可能電池沒電了,講著講著,轉入正題講真相,他們一聲不吭在聽。後來問他們: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知道現在有疫情嗎?怎樣才能倖免於災難,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小伙子拿出手機說:我馬上報警把你抓起來。我就笑著,你不能這樣吧,我真心為你好,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只希望你平安。他不吱聲把手機收起來,說:你快走。好,我走,你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

上坡車開的比較慢,看見路邊夫婦倆幹活,我下車和他們講真相,他們倆明白真相做了三退,高興的叫我去他家吃飯,我說:不用了,謝謝你。我準備開車,看到前方一百多米有六個警察,可能那個小弟報警了,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心穩定下來,我就堅定一念:今天我是來救度眾生的,不是來被迫害的,也不允許警察犯罪,做中共的替罪羊,還有很多眾生要聽真相的。

我騎車往前走,慢慢開,一邊背正法口訣,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感覺自己很高大,走到離他們還有二十多米左右,看到他們個個大笑上車離開了。

我繼續往前走,看見人就講真相,那天講退二十多人。我體悟到,只要正念足,心中有師,有法,師父會給我們做主,看護著弟子,有驚無險。感謝師父救度之恩!

回顧這二十多年修煉的路,風風雨雨磕磕碰碰,一次次的驚險在師父正念加持下走脫。我修大法,周圍人都受益,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只有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苦度。感恩師父慈悲保護,感恩師父的加持,感恩師父為成就弟子操碎了心,不管以後的路還有多長,弟子一定堅信到底!跟師父回家!

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符合法之處,敬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