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 為自己修煉與救人徒增難度

——讀明慧交流文章的一點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昨天讀了明慧交流文章《摩西的故事給我的啟示》後,使我對師父苦心鋪墊的五千年神傳文化有了新的認識。

我以前只是認識到師父鋪墊的五千年傳統文化是給師父傳大法鋪墊人認識與理解大法的文化,為人認識大法與理解大法打下基礎。今天我認識到師父鋪墊的五千年神傳文化還有指導我們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高深內涵。

神叫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摩西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其實這是對神的不信。在經過一些神跡後,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按照神的指引,可是遇到人認為的困難時,以色列人開始抱怨神。正是這些對神的抱怨使以色列人十一天的行程被拉長到四十年,經歷了本不應該經歷的更多的煎熬。

看到這個「十一」,我又想起了另一個「十一」。《西遊記》中,唐僧歷盡千辛萬苦,九九八十一次魔難,從來沒有動搖他取經的志向,從來沒有抱怨佛祖,結果按照佛祖的安排,歷經十一年取回真經,在中原大地洪傳佛法,為今天的大法洪傳鋪墊了文化。我們想一想,如果唐僧在面臨生死絕境也生出抱怨之心,那他很可能要走不止十一年了,還有可能前功盡棄。

我知道自從美國大選之後有些同修看到美國大選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就開始有些疑惑,有的同修開始懷疑,抱著各種心態。特別是文章《對正法結束時間的思考與預言》發表後,更是觸動很多同修的人心,有的同修開始抱怨,開始懷疑,忘記了一條修煉人最根本的原則──向內找,沒有看到自身存在的私與「我」的不純因素,更沒有認識到正是我們自身存在的私與「我」才是造成今天這種世間表面環境的原因,是師父正法不能推進的主要原因。

師父為了成就大法弟子,救度更多的眾生,用更大的承受將計就計,安排時間讓大法弟子提高上來。我們不能從法中看清這些問題的實質,只看表面,還在用人心埋怨,甚至懷疑師父,真的不應該啊!這一切不是我們做弟子的不精進造成的嗎?!如果我們抱怨、懷疑師父,會不會拉長我們的正法修煉的時間啊?

在師父的點悟與加持下,我寫的一篇交流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了。看到文章,我很慚愧──自己還存在那樣多不純的東西,這些被編輯同修改正了。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與一些人都在一個巨大類似「煉丹爐」一樣的大罐子裏面的底部,我看到很高的罐子的圓形口的上方外面有四個高大、神一樣形像的生命把持著罐子口,不許罐子中的人出來。這時傳過來一個意念:熬一段時間,就都出來了。

這時裏面的有些人開始抱怨:怎麼這麼熱!就在這時,我感到一陣涼風向我吹來,我一點也不熱了。我抬頭尋找涼風的來處,看到罐子外面的藍天上有一個類似菩薩形像的一個生命,身邊還有兩個小童子。那個生命手裏拿著一個長方形類似小鏡子一樣的器物,那個面顯現出藍色,涼風就來自那個鏡子。我立刻雙手合十,表示謝意!這時我告訴裏面的人過到我這裏來,這裏涼快!有些人過來了,有些人沒過來。這時有一個人說了一句埋怨的髒話,還有些人附和。

這時我看到菩薩一樣的那個生命手裏又多了一面小鏡子一樣的器物,那個面不是藍色的了,而是紅色。照向那個說髒話與附和的那些人,那些人立刻熱的打滾,非常痛苦。這時我告訴那些人:你們剛才說了不該說的話了,快承認錯誤吧!說完我就醒了。

早上醒來後,我找到師父的一段講法。師父講:「那用舊勢力的話講,中國那個地方集中了很多高層生命,甚至於更高層生命,都到那裏得法。那麼那個地方就像道家講的那個煉丹爐一樣,那個火必須燒的猛、燒的旺。真的是在烈火的考驗下能走過來,在這個嚴酷的迫害中你還能堅持下來,你就是個修煉者,天上就承認你,你就能圓滿。走不下來的怎麼辦?它就這個目地,冶煉,那就是去其糟粕,煉出真金。」[1]

我明白了,舊勢力安排的迫害就像把大法弟子放到煉丹爐去冶煉一樣,如果大法弟子能夠放下自身的私與「我」的不純的因素,舊勢力安排的迫害就與你無關,如果放不下這些因素,你就無法擺脫它安排的迫害。你如果抱怨師父與大法,或者懷疑與波動,那麼你受到的迫害就嚴重,迫害的時間也可能加長。

其實抱怨來自自身存在的「私與我」的因素,而且,不是我們的本性在抱怨──我們的本性是大法的一粒子,怎麼會抱怨呢?這裏我還認識到,目前我們修煉與救人中遇到的問題,都是我們法理的認識沒有提高上來造成的。在法上有好的認識的同修應該多寫法理方面的交流文章,好的文章對同修提高有幫助,可以幫助同修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非常佩服那些完全放下自我,每天風雨無阻的講真相救人的同修,其實這些同修的境界已經不在舊勢力的煉丹爐之內了,迫害與這些同修沒有任何關聯。還有些同修抱怨:今天的人難救!現在的環境不如以前寬鬆了!依我看,這都是大法弟子自身修煉境界提高不上來造成的,根本原因就是放不下「私與我」。

我認識到,今天的世人得救的障礙不是來自於世人的本身,是世人背後的邪惡因素造成的,而這些邪惡因素存在的深層原因是舊宇宙中還沒被正法的那些高層生命造成的。是它們還在利用低層舊勢力的安排把今天世人變成這樣來給大法弟子提供所謂的「修煉環境」,讓大法弟子在它們提供的所謂「修煉環境」中修上去,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才有資格救它們,它們才認可大法弟子、才允許大法弟子走過去。最根本上講,是大法弟子自身還沒修去的「私與我」的因素被它們利用,它們找到藉口,安排了世人得救的障礙。

大概四年前,我們幾個同修開車去農村的一個集市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到了集市,我們分成兩組,我與一個同修一組負責北半部集市,剩下幾個同修負責南半部集市。我與那個同修心態比較純,沒有自我想法,我們就是來助師救人。我們到了集市北半部,我感到集市的北半部好像被一個祥和的場罩上一樣,我感到身體非常舒服,這裏好像另外的空間,集市中的人都對我們笑臉相迎,好像老朋友一樣主動打著招呼。我們把真相資料遞給他(她)們,大家都非常高興,有的還喊「法輪大法好!」人人喜笑顏開!就好像我們在一起過一個盛大節日一樣。當我們發完所有資料走出北半部集市時,來到南半部找那幾個同修。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們剛才僅僅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發完了所有資料,我感到我好像從另外空間走出來一樣,回到現實的空間。

我看到那幾個同修還沒有發完資料,還說,「不好發!」而且我明顯的感覺南半部集市沒有那種祥和的場,世人表情都很麻木。後來我才知道那幾個同修對我們以前發資料發的快不服氣,這次想要比試一下。

只是一條路之隔的兩個環境截然不一樣,這不很說明問題嗎!不是人難救,是我們自身不純,達不到法的標準,是我們自己境界的原因造成的。我們如果真能放下「私與我」,那麼一切正的生命因素都會來幫助大法弟子的,那救人的阻礙還會存在嗎?

是我們自己修煉不到境界,走到舊的安排中去了,那些正的生命無法幫助我們,才表現出人難救的表象的。修煉就是從自身找原因啊!不能向外看。

今年的神韻晚會貫穿著大法的圓容的智慧與對生命的慈悲救度,特別是第一首歌曲《不要失敗》,我體會到其中展現的創世主對他的弟子與今天來得法的世人的無量慈悲救度,無法用語言來表述。這首歌打到了我生命的最深處。還有一點我體會的最深,就是師父看待生命與我以前對生命的看待完全不一樣,我感到自己的自私與自我的侷限。我常認為某某生命不配救度,某某生命只能被淘汰。可是整個晚會我感受到的是師父對生命就是慈悲救度與圓容,只要這個生命還有一絲善念存在。整台晚會從頭到尾都貫穿這樣的內涵,我看不到「毀滅」與「淘汰」。

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是來助師救眾生的,我們的心裏如果裝著「毀滅」與「淘汰」,我們怎麼能救眾生呢?我們只有心裏沒有了「毀滅」與「淘汰」,只有救度,才能救了眾生。我們來到世間是為了救度,而不是為了毀滅與淘汰。

讓我們不再抱怨,不再懷疑,否則只能增加我們修煉與救人的難度;正法修煉時間一再延續,都是我們修煉的不足才造成的,我們只能找自己的原因,不能去找師父的原因啊!一再延續時間是師父為了成就我們大法弟子,成就未來啊!是師父的洪大慈悲!作為弟子應該倍加珍惜與感恩才對呀!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或不圓容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歸正與圓容!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