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性指責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我與妻子都是修煉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一路走來,也是屢經魔難,磕磕絆絆的。我多次被邪惡非法勞教判刑,前後達十幾年,妻子始終正念支持我,不離不棄,受到親戚朋友敬重。雖說修煉不夠精進,但畢竟是在大法中熔煉,心性也在不斷提高,所以我們在日常相處中,大的矛盾很少,整體上還算和諧。可就是一些小的摩擦,語言上的爭爭吵吵,幾乎從來沒有斷過。往往是我在修煉上指責她,說她不精進;她在生活上指責我,說我這個毛病,那個毛病,甚至動手動腳的。我有時也感到煩惱,也試圖改變這種不正確狀態,可效果不是很明顯,時好時壞的。

這些天,針對這個問題我認真找了找,發現一些不易察覺的問題。一是我們的說話方式問題很大,存在著一種習慣性指責對方的狀態,就是不會好好說話。一張口就帶著情緒,還往往是消極情緒,嫌棄、埋怨、懷疑、斥責,等等。甚至在日常說話時,就是不帶情緒也習慣用反問句,喜歡反詰對方,習以為常。

再一點,就是夫妻間說話過於隨便,不講方式,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把修口忘了。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嚴格要求自己,對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足,一不注意就滑到常人那兒去了。不注意修口,缺少善意,缺少包容,時常處於一種常人狀態。

為甚麼會這樣啊?往深裏挖了挖,就找出了問題的部份根源。我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的,在文革期間讀的小學,考上大學後學的是中文,畢業後又當語文教師。且不說大陸整體上瀰漫的那種黨文化的邪惡氣氛影響,單單在學校被邪黨有計劃有目地的刻意灌輸,就充斥始終,中毒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比如,各年級課本中都有大量被邪黨捧為文化棋手的某人的文章,尤其是雜文。而我在修煉以前一直自以為很喜歡某人的文章,買過不少他的書,現在想想,所謂的喜歡也是被灌輸的結果,其實正是中毒的表現。自己說話也養成了刻薄尖銳、挖苦諷刺、咄咄逼人的毛病,往往以調侃他人為樂,缺乏善意和寬容,遠離了傳統國人的仁慈恭敬溫柔敦厚,久而久之,已經成了自己的語言習慣。

修煉大法以後,尤其是閱讀《九評共產黨》以後,自己也清理了家裏帶有黨文化氣息的書籍,也從思想上和身體上排出了不少黨文化和共產邪靈的毒素,脾氣說話上有很大改變,不那麼咄咄逼人了。自我感覺這個問題上認識還是比較到位的。

可現在看看,真的到位嗎?沒有。如果說自己主意識強時,還能抑制這些不好東西的話,那麼一旦自己放鬆,它可能就跑出來干擾。就是說,在自己的思想裏還有黨文化的殘餘,還有共產邪靈的毒素。我與妻子同修之間的小矛盾小衝突,我們互相之間的習慣性指責,就是黨文化的作用。看來認清並清理黨文化的毒素是要持續堅持的。

只有多學法,嚴格要求自己,認真實修,不斷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讓大法法理佔據自己的思想純淨自己的大腦,那些情緒呀,嫌怨指責呀,自然就煙消雲散了。

【編註﹕本文謹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供讀者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