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過年「躲星」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四日】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過年都有許多講究,從年根到正月十五,這些風俗真夠你招架的。拿我的家鄉來說,擺供(品)、接神、燒香、燒紙、送神等等不一而足。就說「躲星」吧,一般來說,每個人不管星辰好壞都躲一躲最好,趕上星辰不好的話,那是一定要躲星的,這樣就可以解了當年的壞運。

常人咱不說,但對修煉人來說,這可是不二法門的大事。如果不躲,家人不高興,有不順心的事或身體不好時,家人拿話噎你:「怎麼樣?你不躲星,應驗了吧?」弄不好,會滋生矛盾。

對於「躲星」,從小上說是鄉俗,往大上說那是舊勢力的圈套:在甚麼環境中生活和形成甚麼習慣,沒有偶然,都是舊勢力安排好的,這種鄉俗中摻雜的小道,是最不容易引起人注意的,讓你不知不覺中承認它,再以「不二法門」之嫌修理你,這事還真得注意。

大法弟子有師父管,雖然也知道不用「躲星」,可有時經不起家人勸,或家人一發脾氣,再顧及點節日氣氛,自己就投降了。本地有個同修就吃過這個虧:孩子折騰的厲害(其實是幫她提高心性),她不悟,去聽「明白人」給支招:「躲躲星,再找某人給看看,那人是平事的。」結果,這位同修花了十幾萬元,星躲了,錢花了,孩子照樣折騰。再說,修煉人「躲星」是不是污點?

又到過年了,妻子很忙,她不修煉,信這些東西;你不躲星,跟你翻臉。往年,我經過據理力爭,她總算不管我了,但其它套路總是扯著我,比如:三十那頓年飯,講究也多:有生菜(生財)、魚(年年有餘)、栗子(利來)、蔥(順)、蘿蔔(辦事脆生不犯小人)……願不願吃,都得吃點,不吃妻子不高興。不是原則的事,我就符合一下,為她著想,圖個高興。我覺得,點點滴滴都體現出修煉人的境界。

過年要擺供品,請灶王爺、財神、天地、半夜發神紙、放鞭炮、給供奉的神位燒紙、燒香、磕頭……這一套是少不了的。我不磕頭,也不燒紙,這裏有不二法門的問題。我合十默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另外空間的眾生記住「九字真言」,這是它們得救度的根本。也有同修說:過年磕頭是符合常人狀態。我說「不對」,大法弟子除了給師父磕頭,誰配給磕頭?

初一早晨吃餃子,煮餃子時,妻子一遍一遍的問:「掙了嗎?掙了嗎(指餃子碎沒碎?寓意掙錢了沒)?我說「掙了,掙了!」妻子臉上高興的像開花饅頭,笑著說:「嗯,你會說話,今年能掙大錢。」我心想:兒戲呢。

上供品也得格外小心,比如:不能掉地上,那樣不好;香不齊不吉利;香滅一根要有事,有一點不順的地方,都是不好的徵兆……如果站在常人中看,或者你信的話,起心動念就會有不好結果等著你;如果站在法上看,覺得常人太可憐了──這能改變命運嗎?家鄉有句老話:「三十晚上死個驢:不好也好。」

我曾經為拜年糾結過,大法弟子是懂天理的,說話要修口,「過年話」的核心是錢、福之類的,再窮的人,你拜年時說一句:「明年時來運轉,會發財的。」他會樂的合不上嘴,可是他命裏有嗎?這樣說會不會改變他的命運?給長輩拜年,得說「長命百歲」等吉利話,可是他陽壽多少你清楚嗎?你說「百歲」得負責的;給病人拜年,哪怕是腦血栓歪歪楞楞,得說「明年身體肯定好」等話。可是,你說「好了」,那業力誰還?修煉人說話,要麼不說,要說就說真話,原則話別出口。

修煉這條路雖然很窄,也得自己走出來,我們說話有力量,如果不注意分寸,會讓安排人間事的神為難,會無意中改變一些東西。我的體會是,你心態祥和,善如春風,把眾生裝在心裏,把救人放在首位,哪怕是一句簡單問候,眾生目光都會向你傾斜。你是主角,即使你沒有誇張的過年話,人們聽了也順耳、舒服,因為你的話對他是最有意義的,明白一面會感激你。如果拜年時你太「入俗」了,把正事忽略了,錯過了一個個得救機會,那損失就太大了,即使你說再多的過年話,也等於零,沒有半點意義。

一點淺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