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的觀念 堂堂正正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師尊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用人的語言無以言表。我只有在正法的最後時期,盡最大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師尊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1]我作為一個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人,是否會被人心干擾?是否能時時處處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能否在遇到任何矛盾向內找?怎樣才能用大法的標準來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答案是只有放下人心。

一、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咳嗽的症狀消失

自從我記事開始,就有感冒發燒、咳嗽的毛病。不論是感冒發燒,還是上火發炎,嗓子裏感覺癢癢起搔,接著就是咳嗽吐痰,真是搞得我煩不勝煩。修煉大法後,時好時不好,有同修跟我說,這是我修煉的一關,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最近,因天氣轉涼,咳嗽的現象又出現了,而且咳嗽的很厲害,直接影響了講真相。修煉這麼長時間了,咳嗽的現象沒有消失反而加重,到底是為甚麼呢?這時仔細的向內找。

首先是學法煉功跟不上,不能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的煉完。第二是每當出現咳嗽的時候,我發出的第一念是吃辣椒了,有火了,吃鹹了,沒喝足水,周圍的環境差,氣味重熏的、或者是吹風扇空調著涼了,走的急了等,都是用人的觀念來看問題想事情。

就在前幾天,我又連續的咳嗽了一陣,把眼淚都咳出來了,正好我兒子在家,他是學醫的,他懷疑我得了肺癌了,讓我到醫院去查查肺部片。我想這不對勁,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於是我就靜下心來,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並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讓我咳嗽的生命、物質、生命因素、共產邪靈、黑手爛鬼及一切敗類異物。五、六分鐘後,我就一點不咳嗽了,喘氣也順暢了,頓時覺的神清氣爽,走路都輕飄飄的,一整天都是這個狀態。真是人神一念,天差地別。

最近兩天,又有點反覆。向內找發現,一是自己沒有連續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二是心不穩,有時又動了人的念頭。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我悟到作為修煉人就應該用神的觀念來想問題,做事情。針對我的咳嗽就是要發正念徹底清除,用神的標準來處理,走出這個層次,不被舊勢力干擾。跳出常人的觀念、常人的理,走向神。

二、去掉意識不到的色慾心

我自認為自己的色慾心比較弱,一直對夫妻之事有沒有無所謂,有時對方需求也能正念化解。但直到今天還不能完全杜絕,也很煩惱。

有一個女同修反覆推薦給我聽《明慧廣播》播報的「去色慾心」的交流文章,聽後,我才恍然大悟,色慾心不光指夫妻之情之事,也包括方方面面。比如有一篇交流文章中說「想看、多看長的漂亮的異性、美麗的花朵、喜歡跟異性說話聊天、愛照鏡子、愛打扮、執著減肥美容等都是隱藏的色慾心」。一看,自己除了與異性打交道沒有,其它的我基本上都多多少少的有點。與同修相比差的多遠哪?特別是有點執著減肥。從前我比較瘦弱,體重一般在八十七斤至一百零八斤左右。有一段時間,我長到一百四十斤,一米五多的個頭,的確很胖,一直都在減肥。聽了同修的這篇交流文章後,就放下了減肥的執著心,體重反而降下來了,現在體重一百三十斤左右。從今天開始多學法,時時向內找。

三、實名控告江澤民 堂堂正正講真相

二零一五年,我和當地部份同修實名向最高檢察院控告了江澤民。不久,就看到全國各地因控告江鬼而被騷擾迫害,有時我也感到有點恐懼。通過學法,並長時間發正念,解體自己空間場的一切怕的生命、物質及因素。法理清晰了,正念加強了,怕心也消除了。

直到二零一七年的春天,當地派出所的兩個警察才來找我。倆警察是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在辦公樓道碰到他們,向我打聽某某在哪兒辦公?我告訴他們說,我就是某某,並熱情客氣的請他們到辦公室裏坐下。問他們喝水嗎?他們說不喝。

他們很客氣,很不好意思的說:阿姨,我們也不想來找你,可是上面非要讓來,沒有辦法。我說,沒事,你們不來,我還見不著你們呢,這是緣份。我先問他們是不是因為我起訴江澤民的事而來。他們不好意思的說是的。他們想了解我的信息,問我的電話是多少號。我笑了笑說,不是我不告訴您,如果您記錄了,這樣對你們不好,正要記錄的女孩收起記錄本和筆。我問他們姓甚麼叫甚麼,他們都告訴了我。

隨後我就給他們講,電視上宣傳的有病不吃藥是假的,是因為好多人修大法了,身體健康了就不用吃藥了。你們看看我,身體好好的,吃甚麼藥呢?!他們連連點頭。我接著就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江澤民在海外十幾個國家地區被起訴,目前在中國就有二十一萬多大法弟子實名控告他,而且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於2011年3月1日簽署的《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令 第50號》廢止了161個規範性文件,其中廢止的第99、第100號文件就是99年出台的禁止出版法輪功出版物的文件。迫害法輪功不僅違法,還會受到上天的懲罰。我給他們舉了薄熙來、王立軍、徐才厚、周永康等一批惡人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實例。最後,告訴他們這個(2011)3號文在百度上可以搜索到,它就在中央國務院辦公廳的網頁上掛著。你們回去告訴領導,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事了。

這時已到午飯時間,我要請他們吃午飯,他們說不用,謝謝,就走了。我熱情挽留,並把他們送到樓梯處,他們說:謝謝阿姨,你回去吧。整個過程,本來六、七個人的辦公室,就我一個人。真相講的很順利。

就在他們來找我的時候,被原來和我一個辦公室的同事看見了,她嚇壞了,怕我被他們帶走,就打電話告訴了我的正職領導和局主要領導。原來我們都是同一個局屬正科二級單位的副職。因她明真相並已三退,很快升為一個局屬正科二級單位的正職。她看到我平安無事,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她是不是多事了。我非常真誠的說謝謝她,這是對我的關心。她說二位領導都在外面開會。

我們正說著話,其中我單位的正職領導一聽,說因這個事,會沒有開完,就回來了。我一看領導因為我的事早回來了,我很感動,就主動到他辦公室去感謝,並向他道歉。我一再說:「給您添心事了,添麻煩了,讓您擔心了,謝謝您。」我就把倆警察來找我的情況給他講了一遍。他說,怕我被他們帶走,會議沒開完,就回來了。我再一次的向他表示感謝。他說沒事就好,讓我早點回家休息。他也明白真相,並做了三退。

當天下午,我又主動到局長辦公室致歉、道謝、講真相。我們的局長是剛換的新局長,性格有點外向張狂,我一直不知道怎麼給他講真相,我心裏有點打怵。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不主動找他致謝、講真相,以後會變的很被動。這時,我想起師父講過的法:「你在救度眾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偉大的事!」[3]我的正念上來了,人心就變弱了,在師尊的加持下,信心百倍的走進局長辦公室。

一進門,我就說,局長,打擾您一下,給您彙報一件事。我說,某某給您打電話,說警察來找我的事了嗎?他說打了,我在開會。接著,我就把「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國務院、公安部發布的十四個邪教裏沒有法輪功,為甚麼起訴江澤民的事給他講了一遍。他聽的很認真,都聽進去了。當聽到我實名控告江澤民的時候,他很吃驚。他說,你為甚麼用實名呢?有這麼多人告江澤民,還差你一個嗎?你等著,不就行了嗎?我說,事情總得有人做,要是人人都等著別人去做,怎麼辦?這時,他也沒再說甚麼。我再一次向他道謝,我就出來了。

雖然沒給他講三退的事,但是他聽明白了真相,消除了他對法輪功的誤解,在以後政法委、公安、反×教協會(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布置的「反×教」任務時,他敷衍了事。三個月後,他就被調到一個有錢有權的單位當主要領導了。一個明白真相世人又得福報了。

四、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頓感救人緊迫

二零二零年一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武漢爆發。一月二十日得知,武漢肺炎可以人傳人,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五百萬武漢人已散布世界各地,在全球引起恐慌。作為修煉人,我知道人類大淘汰已經來臨。我騎著兩輪電動車走在街上,看到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知大難降臨,真的很可憐。心想他們中能有多少人明白真相得救度呢?難道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說沒就沒了,難道就這樣被永遠的消失了嗎?他們中可能還有沒有接到過真相的呢,真是太可憐、太可惜了,心想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多救世人。

在大年初三,我地也開始封城、封村、封小區,設立疫情防控卡點,不允許居民隨便出入。在這期間我儘量的走出去發真相資料,以週報為主。後來,村居疫情防控卡點撤除了,就和同修相互配合,一起外出發放真相資料。

發放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所投放的真相資料,都不允許舊勢力、邪靈爛鬼干擾阻攔,這是眾生明白真相作出選擇的唯一機會。這樣在行走的車上所投放的真相資料直達住戶門口,以便住戶發現,收起閱讀,了解真相。

目前,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推進,中共邪黨政權已經在迫害法輪功中搖搖欲墜,迫害系統還沒完全清除,明白真相的世人越來越多,抵制迫害的公、檢、法、行政人員越來越多。法正人間即將到來。我們一定要珍惜眼前瞬間即逝的時刻,修好自己,多救人。時刻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去掉人的觀念,走出人的理,圓滿隨師還。

如有不正,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