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修煉故事:大法點亮了我的心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出生在農村,今年八十九歲了,從小就沒進過學校門,是一個雙目失明、不識一丁的女人。今天我還能活著,全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為了感謝大法師父的恩德,我把自己二十四年得法修煉發生的神跡故事說出來,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誰學誰就會成為一個好人;誰學誰就會成為一個身體健康的快樂人,誰學誰的家人都會得福報!

一、苦難、坎坷的前半生

我七歲失去親生母親,繼母進門生下了一個妹妹,隔年又生了一個弟弟。我在這樣一個家庭裏生活是太難熬了。那個年月我吃盡了苦頭。俗話說:有了後母有後爹。當年的親生父親對我也是冷若冰霜。

記得在我十三歲的時候,繼母讓我帶妹妹,又讓我幹一些大人的活,如:挑水、打掃院子、餵雞、墊圈等等。有一年冬天,下了一場大雪,整個地面全是冰,我去挑水,差點滑到井裏,當時真想跳下井裏死了算了。有一次,繼母讓我燒火做飯,繼母嫌我燒得不好,把我一腳踢到一邊去了,就是這樣我還是爬著回到灶前,繼續燒火。

為了帶兩個弟妹,我一天學沒上。在我十七歲那年,經人介紹,我草草的嫁給了一個所謂「成份不好」的丈夫。丈夫一家對我很好,可就是因為「成份不好」讓我受到牽連迫害。中共邪黨的人,逼迫我一個十八歲的女人幹一些男人或別人不願幹的重活。大躍進的年代,冬天下著大雪,讓我給全村的人挑水做飯,然後再跟其他人一起幹同樣的活。

二十三歲那年,到了大飢荒的年代,那時我已經有了兩個女兒。成份好的,每月能領到十斤糧食,而我們成份不好,只能領人家的一半。有時甚至一點糧食都不給我們。記得當年我們一家五口人,一頓飯只能用一把玉米麵放到鍋裏燉玉米棒充飢。老公爹吃完飯,用舌頭將碗上的玉米麵舔舔,那種生活真是難熬啊!在大飢荒的年月裏,我們全家到了接近餓死的地步。

為了逃生,我將娘家全部陪嫁賣了,給丈夫湊夠了通往東北逃生的路費。丈夫去了東北,吃盡了苦頭,後來我帶著兩個女兒也去了東北。我們居住在哈爾濱,那裏的氣候寒冷。冬天,我們一家居住在用木板圍成的像是冰窖的板房裏。在零下三十幾度的低溫中,我們一家六口度過了八個嚴寒的冬天。

在我四十一歲那年,生下了第五個女兒。這時我的身體徹底垮了。我患上了心臟病(心衰三級)、神經炎、甲亢、支氣管炎、胃炎、腿疼、等嚴重疾病。

到了五十歲那年,我的眼睛出現了問題,在醫院裏做了左眼球手術,由於手術不成功,半年時間我的左眼完全失明。在失去左眼的歲月裏,我又將右眼哭瞎了。這時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到了喚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地步了。我整天躺在炕上等死。

二、大法點亮了我的心燈

我在炕上渾渾噩噩躺了十幾年。在我六十四歲那年,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四月的一天,一個朋友來我家,給我介紹法輪功,並讓我也學學。當時我一聽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答應跟著朋友學煉。

第二天,朋友扶著我到了煉功場地。朋友開始煉功,因我不會煉,也看不見。我就坐在地上聽煉功音樂,這音樂太好聽了,真象天外音樂。我從心裏發出,一定要學這個法輪功,這個功太美妙了。

回來後,朋友陪我到煉功點上學煉功動作,因為我雙目失明,又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一共用了兩天的時間,才將五套功法的動作學會。對此,我非常感謝當年手把手教會我煉功動作的同修。

第三天,我和朋友到煉功場一起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時,師父給我換上了一個好心臟。當時,我只覺著心臟部位被一隻大手抓了一把。我的身體一折,無意中蹲在了一塊大石頭上。從此後我的心臟病好了。大法太神奇了。

再後來,我天天堅持煉功,聽師父的講法,很短的時間裏,我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謝大法師父的慈悲,將我這個瀕臨死亡的活死人救活了。

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點亮了我心裏的那盞希望的燈。

三、學大法顯神跡

我雙目失明,又是一個一字不認的老太婆,要修煉大法也得學法。我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後來大家都開始背法,我想我也要背法。有了這個想法後,就讓女兒先給我讀《轉法輪》中的〈論語〉。女兒一句一句的讀,我就認真的一句一句記,有時怕忘記當天背的,晚上我也不敢睡覺,整晚上背,直到背熟了,我才敢睡覺。

平日裏我見到誰,不管是女兒或外甥,抓過來,讓他們教我背法。在師父的加持下,神跡出現了。整篇〈論語〉我能一字不錯的背下來了。接下來我又開始背《洪吟》(一、二、三)中的部份詩詞、《精進要旨》中的部份經文。

我們在一起學法的同修,看到我也能背大法,她們背法更起勁了。如果不是學大法,我一個一字不認的瞎老太,怎麼能背書呢?知道我能背大法書,很多人都說大法神奇。

有一次,我上廁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盆水碰倒。我的嘴正好撞在水龍頭上,當時把水龍頭都撞歪了,我的嘴唇腫得老高。家人要我去醫院看看,我說:不用,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我。我不停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一年老伴用三輪車拉著我去理髮,半路上走到一座大橋下坡時,右邊的房子擋住了視線,前面急速的開過來一輛摩托車。丈夫為了躲過那輛摩托車,一打彎將三輪車開到了路旁一米寬兩米多深的石頭溝裏。當時我像被一隻大手托著一樣,輕飄飄的掉到了深溝的底部。丈夫也一塊掉了下來。我躺在溝底,頭濛濛的,心裏不停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想爬起來,兩次沒成功。

當時來了好多人,他們七手八腳將我和丈夫弄了上來。到村裏小醫院,醫生給丈夫清理了受傷的地方。我卻只有頭部一處破了一點皮,無大礙。看到現場的人都說:這學大法的人真結實,跌不壞。其實,是師父保護了我和丈夫,才會出現這樣的神跡。

四、受益的我沒有忘記迷中的世人

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從開始我就現身說法,先是讓我五個女兒家家認可大法,家家我都給他們請了《轉法輪》和煉功帶,她們家家都受益很大。

我也沒有忘記善良的世人,從九九年七月大法遭迫害,我天天和二女兒配合講真相救世人。只要到我家的人,我都全部給他們講真相,並做了三退。我每天上午到早市講真相,一天也能勸退十幾人。十多年來,我勸退的人中,有局長、處長、部隊幹部、法院的、公安的都有。

二零一四年丈夫離世,在送他回老家安葬十多天的時間裏,我共勸退五十多人。我利用所有的場合救人。還有一次,在嬸子的生日宴會上,我勸退了二十多人。

雖然我看不見世人的模樣,但我的心裏對他們都有感應,只要遇到他們,我就會生出救他們的那顆慈悲的心。十幾年來在講真相救人中,很少遇到不好勸退的,也沒遇到想要舉報我的。都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我,讓我平穩的走到今天,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得法修煉二十多年來,我身心健康,沒再吃過藥,為兒女們減輕了經濟負擔。兒女們都很孝順,都在大法中得到福報。

大女兒為人厚道,被提升為處級幹部,現已退休在家;她的孩子在國外上大學。二女兒跟我一樣修大法二十多年了,孩子也很優秀。三女兒是企業主管;她的女兒研究生畢業現已工作了。四女兒是一名醫師,她的兒子在北京上大學。五女兒現在是一個年輕的科長,現在也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五個女兒的家庭,都和睦相處,孩子們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這都是大法的恩賜,都是得到了大法的福報!

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這是千真萬確的。講出我修大法的故事,請有緣人想一想:我一個瞎老太,將近九十歲了,我能這樣健健康康的生活,這不說明大法的超常嗎?!希望你們也了解了解大法,看看大法到底是甚麼?希望你們也能沾沾大法的光,在大法中得到福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