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應不爽 看省委書記王三運的厄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善惡有報是天理」,可是,太多的時候人們看到壞人逍遙法外,對天理不免有些氣餒。明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仍會感到一種無助。其實,報與不報之間,恰恰是留給當事人與旁觀者的機會。當事人可回頭是岸,旁觀者能引以為戒。就算報應來時,看起來也好像事出偶然。有病死的,自殺的,貪腐坐牢的,家人子女不幸的,仕途遇挫的,權鬥失敗的,醜聞纏身的,還有讓他活著乾受罪的。當初害人時,整得被害人提心吊膽,如今自己怕被整治也一樣提心吊膽,這也何嘗不是一種報應呢?但表現出來卻像一團謎。正因為有迷,才能看出人心,才能看出誰能夠在昭昭天理面前,做出良心的選擇。

* * *

「王三運」這個名字能在國際上引起人們注意,大概要算那條「王三運 你被告了」的橫幅。

「你被告了」--中共人權惡棍安徽省長王三運訪台,法輪功學員在機場中拉橫幅
「你被告了」--中共人權惡棍安徽省長王三運訪台,法輪功學員在機場中拉橫幅

「王三運 你被告了」

那是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時任安徽省長的王三運到訪台灣,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時,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機場「迎接」他。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在王抵台前已經向高檢署提出刑事控告,控告王犯有「殘害人群罪」,訴狀也隨即送至機場。法輪功學員高喊「王三運你被告了」,他回過頭來看,未發一語。

王三運的台灣之行,走到哪裏都能遇到抗議的人群。台灣當地議員也站出來支持法輪功學員捍衛人權,要求王三運停止迫害法輪功。

「你被刑事控告了」──安徽省省長王三運四月二十日上午至桃園縣桃園銘傳大學時,車隊在校園路前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抗議橫幅
「你被刑事控告了」──安徽省省長王三運四月二十日上午至桃園縣桃園銘傳大學時,車隊在校園路前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抗議橫幅

台南市議員曾秀娟(左三)聲援法輪功,一起拉橫幅對王三運大聲呼口號
台南市議員曾秀娟(左三)聲援法輪功,一起拉橫幅對王三運大聲呼口號

台南市議員莊玉珠(前左起)、李文正、曾秀娟一起呼籲「抗議人權惡棍王三運」、「不歡迎王三運來訪」
台南市議員莊玉珠(前左起)、李文正、曾秀娟一起呼籲「抗議人權惡棍王三運」、「不歡迎王三運來訪」

二十五日王三運離開台灣,下午一點現身機場時,法輪功學員再次向他喊話:「王三運,你被告上法庭了。停止迫害法輪功,善惡有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王三運不敢回應「被告」問題,匆忙走入海關,歷時不到三分鐘。

為官一地,禍害一方

王三運,一九五二年出生於貴州,自二零零一年起,先後在四川、福建、安徽、甘肅任職,期間他主導並且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的王三運向全省發布了嚴打整治「狂飆─F」集中清查、搜捕行動的命令,僅成都市就出動了一萬九千餘名人員參與,名義上是打黃掃黑,暗地裏卻在全省範圍內大規模非法搜捕大批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三十多人。四個月之後王到四川眉山調研,再次部署對法輪功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到了安徽,任副省長、代省長、省長期間,王三運更是嚴密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洗腦和迫害,並發動鎮壓指令,抓捕大批學員,造成多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一月王三運升任甘肅省委書記。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的報導《原安徽省長王三運在甘肅繼續行惡》披露,王到任後,蘭州地區、天水地區、臨夏等地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以前沒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地區也出現了嚴重的迫害。臭名昭著的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還花大錢從北京及各地弄來「所謂的理論專家」來「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說起「龔家灣洗腦班」,那真是一個毫無人性的邪惡的黑監獄。據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文章《強制「轉化」好人 中共洗腦班知多少》,明慧網收集的有所在地信息的洗腦班有3640個,按在明慧網上揭露迫害的報導中出現的頻率統計,「龔家灣洗腦班」出現過3128次,排在第二位(第一位是4093次的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可見,「龔家灣洗腦班」迫害好人的力度和廣度。

二零一一年王三運到台灣出訪被告之後,本來是給他的一個機會,讓他能夠看清善惡,但是他毫無悔改之心。在成為甘肅一把手後,更是變本加厲。

霸道書記成階下囚

王三運為人霸道是出了名的,《王三運官場現形記》裏講了一則軼事。二零一零年安徽電視台錄製晚會,當時邀請了全國各地的很多明星大腕前來助陣,完事之後大夥都回去休息了,可王三運突然提出要求,讓幾位明星陪他去唱歌。明星們都累了,不願意出來。結果王三運大怒,當場訓斥了省裏搞宣傳的領導。王就是這副德行,這種人要是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那種整治好人的邪惡勁兒也就可想而知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王三運的親信蘭州市委書記虞海燕落馬,自此王三運知道自己的報應也就不遠了,惶惶不可終日。二零一七年四月,王三運離開甘肅,赴全國人大任職,七月十一晚,靴子落地,王三運擔心的終於來了。

王三運成階下囚
王三運成階下囚

別看他得意的時候如此張狂囂張,一落馬也就蔫了。當初在洗腦班裏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決裂書」,不寫就不讓回家,如今輪到他自己要寫悔過書了。王三運在「懺悔錄」裏寫道「自己落得如此下場絕非突然、而是必然」、「悔恨交加、痛不欲生」。真是報應!

中共喉舌稱王三運上任到哪個省,一群熟悉的老闆們就跟到哪搞項目,「把升官發財當作人生信條」,「收錢的跨度長達二十四年」。能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大打出手的,不貪才是怪事。經過兩年的審訊,二零一九年王三運被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人民幣四百萬元,對王三運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繳。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十八層地獄已準備就緒,只等著所有參與迫害和詆毀真善忍的罪惡之徒陽壽折盡。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