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道不公道 自有天知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在中國悠久的傳統文化中,敬天保民是人們一直傳承的美德。孔子說:「政者,正也。」執政為民,剛直無私的官員,百姓稱為「青天」,而枉法冤民的,人們都稱其為「奸臣」。

從上古時代,舜選擇皋陶,掌管司法,行「九德」,天下無冤獄,皋陶被稱為「獄神」。到中國第一個統一王朝秦朝,制定《為吏之道》,明確提出:「吏為民綱」,要求為官者,不使無辜者受冤、不枉殺一人,懲惡揚善。再到唐朝貞觀之治,頒布《唐律》,以「禮」與「仁」為宗旨,而唐朝法律綿延千年,直至清朝仍然以唐朝法律為依托。

歷朝歷代,都留下了因公正廉明而垂範後世的有為官員,同時歷史也記錄了那些以權謀私、枉法冤民的昏碌官吏,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拒絕偽造案件 張成憲升官得福報

據《夷堅志》記載,宋朝時,河南陳州有位官員,名叫張成憲。他在代理宛丘縣的縣尉時,抓了兩伙強盜,一共十五人。原縣尉歸任後,聽說這個事,提出兩個案子合為一樁,以便犯人達到一定數量,他就可以調往京城做官了。

這個事上報到郡守,郡守與原縣尉私交很好,便問張成憲的意見,張成憲不同意,他說,縣尉因此事而受賞、升官,我沒意見,但如果讓我罔顧事實、篡改卷宗,把兩個案子說成是一個,這是無中生有、羅織罪名,請恕我辦不到。

過了十二年,張成憲任江淮發運司從事官時,在夢中來到一座大殿裏,殿中坐著冥王,他問張成憲:「陳州的事你還記得嗎?」張成憲說:「至今仍歷歷在目,不敢忘,只可惜我現下沒有卷宗來作憑證。」冥王告訴他:「這裏的文書都有記載,不需要你提供甚麼卷宗了。」

等他走出大殿時,又有兩位冥官各贈給他一匹錦緞,然後對他說:「這是你應得的。」張成憲一直都沒有孩子,可在那一年卻生了一男一女。七年後,他當上了大夫,臨終前已升到了直秘閣。

謹守為官之道,可使官員獲得應有的福分;但若是背離了為官之道,冤枉好人,那麼為官者所等來的終將是惡報。

人間的卷宗 冥府還要過一遍

在《夷堅志》還記載著,秦檜的弟弟秦棣任宣州知州時,派人去抓捕私自釀酒的村民,村民以為是強盜,便動員村民們將派來的差人抓了起來。當村民們把這些「強盜」押到州府衙門時,秦棣立即釋放了這些官差,而下令把私自釀酒的爺孫三人抓了起來,並用繩子將他們從肩到腳捆得嚴嚴實實。這三人各受了一百下杖刑,等把他們的繩子解開時,人都已經死了。

衙門上下誰都知道秦棣的哥哥秦檜是宰相,他位高權重,沒人敢多說一句。可短短一年後,秦棣就突然死在了知州任上。

又過了一年,宣州知州換了人,名叫楊原仲。一天上午,他正在衙門辦公,看到幾個人帶著一個滿身帶著枷鎖鐐銬的犯人來到衙門。其中一人對他說:「我們要何村案的卷宗。」楊原仲剛上任,不知道「何村案」是甚麼案子。等他再想問清楚時,那些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於是,他把書吏找來詢問,書吏告訴他:「這就是秦待制當初任知州時所發生的富戶釀酒案。」他拿來卷宗,請楊原仲過目。楊原仲看後大為震驚,就讓書吏工整地抄錄了一份,又買了十萬冥錢,連同那些卷宗一起燒了。

看來,世間所留下的那些人為製造的冤案到了冥府還要再過一遍堂。而秦棣突然暴斃之後,在陰間還要受到審問,他酷刑報復村民,致人死亡,天理不容,難逃罪責。

為判刑 將80歲老太太年齡改小5歲

二零二零年九月,重慶市有一位80歲的法輪功學員陳貴芬,被判刑1年半。為將其判刑,司法人員竟將其年齡特意改小5歲。在判決書上,陳貴芬的年齡被改為75歲。

因為如果按80歲,陳貴芬無法收監,而將年齡改到75歲,就可「構陷入獄」。

二十餘年來,中共法庭視法律為兒戲,在法庭上,上演了一起又一起讓人無法置信的非法庭審: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吉林省九台法院秘密給7名法輪功學員開庭,在法庭上根本不讓法輪功學員說話,不讓辯護。只要法輪功學員開口,就用電棍電,把呂雅軒的牙打掉一個,法輪功學員身體上到處是電傷,兩個電棍同時電,還用電棍打,把電棍都打壞了。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上午,興隆台區法院非法審判辛敏鐸,當法庭陳列證據時,顯示搜查家裏共有一千一百個光盤,並且有辛敏鐸簽字。律師問:你簽過字嗎?辛敏鐸說,「從綁架到現在沒寫過一個字。」一名警察提供照片,在辛敏鐸家裏拍照光盤的證據,辛敏鐸說,「我家是瓷磚地。這些光盤是放在木地板上的。」當場否定了。在法庭上,法官啞口無言,然而,事後秘密判刑十三年。

法庭是百姓對於公平正義最後的屏障,從古到今也是這個道理,中共以無神論強制人民,但是天理公道並不會因為任何一個政權而發生改變。

善惡有報是天理 從古到今不會變

河北讚皇縣紀檢委常委滑海英,在城關鎮專職迫害法輪功,表現「積極」。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下午,滑海英的長子年僅十八週歲的滑恆,騎摩托車被莫名撞死。滑恆的三姑聞訊趕來,張口時聲音就變了,大聲地喊叫著:「我要找我爸說話!讓他過來!」滑恆的魂靈附到他三姑身上了。「爸爸,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聽見沒有!」滑海英不知所措,沉默不語。此時被附體的滑恆的三姑拽住滑海英的脖領子拼命地搖晃著,並大聲地重複:「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聽見沒有!你聽見沒有!!」這時在一旁的滑海英的一位親戚就對滑海英說:「都甚麼時候了,你還不趕快答應他!」滑海英似有所悟地說:「我聽見了,行,行,行,我答應你。」

此事在當地影響非常大,因為法輪功正被瘋狂迫害,人們都關注法輪功,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所以在當地傳得很廣。此事被法輪大法明慧網披露後,河北省內高官哪有相信的?就派專人前去調查真偽。他們找到滑海英問情況,滑海英頂著巨大壓力,將事實和盤托出,最後還提出辭職不幹了。調查真偽的省內高官還是將信將疑,又到當地百姓中明察暗訪,所說都與明慧網報導的相當一致。

事實上,無論在古書上,還是民間,人們對於這樣的事情深信不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公理深入人心,在中共無神論的長期灌輸與迷惑下,許多人迷失了,但五千年文明留給神州大地的精神財富,豈是任何政黨或個人可以一筆勾銷?

「正義必戰勝邪惡」,正義可能會遲到,但它終不會缺席。奉勸中共公檢法司人員,保持一份良心,智慧而善意地對待法輪功學員,不要給中共當槍使,最後不知所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