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師父新經文以及同修去世的一些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最近我們身邊有很多同修相繼離世,大家都很痛心;痛心之餘,我們要從正面吸取教訓,悟到其展現給我們的法理,以便做得更好。在這裏和大家交流一些我的感悟,以及實修的體會,其中也包含了我們小組的交流,以及和個別同修的討論。因為時間有限,只能拋磚引玉,也由於層次所限,請同修以法為師,慈悲指正。

(一)兌現誓約

師父發表了新經文《醒醒》。我的理解是,修煉到了極其嚴肅的時刻,因為正法已經走到這一步,既在淘汰世人,也在檢驗大法弟子,人人都在過關,只是標準不同。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是否「兌現來世時用生命簽下誓約」[1],就是檢驗的標準之一。具體來說,也就是對我們助師救人的檢驗:我們的心是否放在救人上,我們的時間是否花在救人上,我們的行為是否用在救人上。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但因為有人身,在人中生活,有常人的思想,我們也會被常人社會所帶動和污染,會鬆懈和淡化使命,擺正常人的工作生活與救度眾生的使命的關係非常重要。

師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

我們不只是自己要回家,還要帶領被救度的眾生一起圓滿回家,這個使命很大,也很艱鉅。所以平時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就成為我們擺脫常人社會干擾的保障;平衡好個人修煉和正法的關係,平衡好常人生活工作和救度眾生的關係,都很重要。在自己不斷精進的修煉中,助師正法,兌現誓約。

(二)打不打疫苗,看在甚麼基點上悟

師父給我們講了「病業」,「修煉人不打針不吃藥」的法理,作為修煉多年的弟子來說,已經刻骨銘心,不會錯誤理解。然而,對於「是否打疫苗」這件事,表面上看似對「病業」、「修煉人是否打針」的考驗,其實不僅如此。

如果只停留在疫苗是否傷害身體,是否等同於打針吃藥,是否等於接受治療等等,那就是很局部,不圓容的認識。我開始也是首先想到這些法理,修煉的人身體是淨化的,不能接受這些東西污染自身,等等,所以不接受疫苗,這是修煉人對不打針不吃藥的那個入門階段的認識。但是再想想,發現打疫苗不是因為自身身體不適,要打針吃藥,為治病採取的治療手段,而是一種社會狀態,是敗壞了的常人社會所謂的自救,在不斷封閉自己的狀態中尋找出路,雖然是錯誤的,但它是國家和社會所為,是一種天象。

師父也講過我們不去改變社會,那麼作為在這種天象下面的大法弟子,要怎樣助師救人才是我們首要考慮的問題。比如說,神韻演出劇場要求演員和服務人員都要打疫苗才能入場,放棄打疫苗就是放棄神韻救人,我們打不打?是執著自身身體的淨化,還是能捨己救人?大家都面臨這些考驗。如果以自我為基點悟,把維護自身的純淨看得高於一切,那就是堅決不打,看似也在法上;如果以救度眾生為基點悟,那就是需要打的時候就打,就算打了身體有不適反應也得打,因為是救人的必經之路。所以基點不同,悟到的就不同。其實就算打了疫苗,也不會對修煉人的身體產生甚麼影響,我們自身的功就可以消滅常人中的這些細菌病毒,況且還有師父的保護,因為這些病毒敗物不是由於我們執著於治病而求來的,它對我們就不起作用。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無我」是新宇宙的標準,大法弟子要修得無私無我。在過去的小道修煉中,尚且有米勒日巴佛為了救度最後一位傲慢的博士,喝下毒酒,捨身度人的故事;在大法修煉中的我們,怕污染了身體就不救度眾生,或者限制了自己救度眾生嗎?這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由此看來,舊宇宙中「私」與「我」的特性貫穿到很高層次。師父在《圓容》這篇經文中,給我們講了「捨盡」的法理。

(三)識破病業假相,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當魔難或身體的消業發生時,第一念就應該在法中悟,在法中歸正自己。比如身體消業時,第一念是把它當作是好事還是壞事。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3]其後面有很深的法理。如果當作是好事,就能坦然面對。這不僅是給自己消業,還讓我們有機會從心性和對法的理解上找到不足,主動的通過這件事歸正自己,這是正念正行,就容易走過去,因為在修煉中達到了標準;如果第一念把它當作是壞事,就會本能的排斥它,產生抵觸和恐懼心理,或以消除病業為目標努力,或消極被動的承受病業,反而產生更多的執著心,加重身體消業的魔難,沒有了正念,就不會有正行,關就會拖得很長,一直給機會提高,就是提高不上去,魔難也就隨之變得越來越大。

其實身體消業過程,真的是給我們提高悟性用的。修煉人的身體本來就沒有病,但是有消業,會難受,也會有一些具體的生理表現。如果大腦主觀的把身體難受的狀態和常人醫學上認為人哪裏有病的現象聯繫起來,並認可和接受了這種聯繫,就是進入了病業假相的圈套。越不悟,關就越大,時間就拖得越長,所以有些人「病業關」老是過不去。因為自己不正的觀念把這個消業變成了病業,然後又變成了病,這是自己求來的,這個考驗過不去,就給自己帶來麻煩。

我們還有些同修出現身體消業時,就把自己封閉起來,在家關起門來專心消業,把消業看成是頭等大事,心想消完業了,再做大法的事,結果是時間越消越長,症狀越消越重,習慣的變成在家「養病」了;還有的人,一出現病業狀態,怕同修看到,怕同修看不起自己,就不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了,心想等我過好了關再和大家交流,還沒過好,就沒有甚麼可以交流的。我悟到,舊勢力就是要通過病業假相,利用我們人中很多沒修去的觀念,使同修脫離我們修煉的集體,脫離這個共同精進的環境,把這些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孤立起來,然後加重迫害,直至拖走人身。

在病業魔難中,也很容易陷入常人的投機心理,在修煉中有點像「病急亂投
醫」的做法。比如,我是不是煉功不夠,所以出現病業了?那就加強煉功,在增加了煉功的情況下,病業還在,就想我是不是學法不夠?那我就大量學法,學了很多法,病業還沒消除,就想我是不是平時正念沒發好?那我就加強發正念,發了很多很長的正念,怎麼病業還沒去?這種為消除病業而消除病業的做法,是執著於病業了,被病業假相所迷惑,沒看到病業假相後面修煉的本質,不在法上悟,反而產生了一種常人式的「投機」心理,用哪個方法碰對了,能把病業消掉就好。

其實病業假相,一方面是給我們消業、淨化身體的;另一方面是給我們在法理上悟的,給我們在心性上提高用的。如果能明白病業假相的這個法理,就不會畏懼身體消業,不會被假相干擾;會主動正面的去面對,而不是消極被動的去承受。身體消業中的同修,建議不要脫離修煉的集體,要和同修們在一起,敞開心扉的和大家交流,在集體交流中提高心性,昇華悟性;同時,我們當地同修要集體發正念,幫助過關中的同修清除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加強其正念,和同修一起走過魔難。

(四)延長來的生命,如果不是為了救人,就有生命危險

如果心不正,延長來的生命回到常人中享受生活,不是加倍精進的將時間用於救人,就會有生命危險。有些同修經歷長時間的身體魔難,後來去醫院做了手術,拿掉了腫瘤,癌細胞,切除了一些器官等等,用常人醫療的方法保住了性命,慢慢的又過起了常人的生活,放鬆了修煉和救度眾生,雖然生命又延長了很多年,但最後還是因為病業加重走了,失去了人身。

師父說:「是凡延長來的生命就得百分之百用於修煉,不是為了在常人中生存的。那麼他又不知道自己生命是延長來的,他又把握不住,不能夠百分之百的按照煉功人的要求去做,那麼他時時都面臨著去世的危險,這就是這個年歲很大的人面臨的問題。」[4]

我的理解是,在個人修煉階段,百分之百的做個煉功人,是對延長來的生命的要求;但是在正法時期,還得加上百分之百的救度眾生。被挽救回來的生命,如果不是全身心的投入助師救人,兌現誓約,那麼延長來的生命就沒有意義,因為常人就是要走「生老病死」這條路的,是解脫不了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其生命的意義就只為救度眾生而存在。

(五)是否去掉了根本執著,是否是個真正的修煉人

自從師父發表經文《走向圓滿》,已經二十一年過去了,現在是在向法正人間過渡,也是大法弟子走向圓滿的後期階段,我們要認真回顧一下自己的根本執著是甚麼?有沒有去掉?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不會因為是老學員了,修了很長時間了,就沒有這個根本執著了。

記得十五年前,我是在波士頓讀到師父的這篇新經文的,當時震動很大。我回想起自己當初,是因為先生先得法,然後介紹給我的。當時我讀了《轉法輪》,覺得很好,但感覺還不是修煉的時機,就放下了,沒有真正入門。我和先生夫妻感情很好,其實是我對他更依賴些。先生得法後馬上修煉了,而且很投入,很精進;除了工作外,業餘時間幾乎都放在學法、煉功、洪法上,沒有時間陪伴我。那時我初到美國,人生地不熟,還不適應這裏的環境,加之家庭生活發生了這樣反轉式的變化,心裏很苦惱。雖然我們爭吵了好幾次,但看到他那顆堅定修煉的心無法改變時,我只好順從了,心想只能改變自己,和他一起學,才能同步做事,才能有更多的時間和他在一起。

就這樣,我帶著這個常人的「情」走入了修煉。看到師父的這篇經文,我才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是「情」,是因為對先生的「情」不能放下,帶著這個「情」走入修煉的,我意識到要去掉這個根本執著,但是很多年都去不掉。將夫妻之情看得很重,重於我們之間的同修之情;覺得夫妻感情好是好事,自己享受其中,割捨不下;沒有把去掉這個根本的執著當作是修煉中的頭等大事來對待。很多年來,雖然法也在學,證實法的事也在做,有時覺得自己還很精進,但在心裏就是放不下這個「情」,其實是不想放。師父也曾借同修的嘴多次點化我,但因為自己太執著而沒有引起重視,直到先生同修離世,我也沒有放下這個對先生的情的根本執著。

先生的離世,給我帶來巨大的震動,也使自己清醒過來,從新靜下心來思考修煉中出現的問題,更嚴肅的對待修煉中的一切。在隨後的修煉中,我深挖了這個根本執著:自己入門修煉是摻雜著這麼不純的執著進來的,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大法裏的?如今先生走了,我還修煉嗎?沒有了恩愛的夫妻生活,我還願意修煉嗎?我真正認識到常人中的情,哪怕是常人認為是好的情,一旦執著,都是阻礙修煉的嚴重障礙;修煉的人在常人社會中,有一個符合常人形式的家庭和工作,既要維護這種形式,但又不執著這些,因為我們來世的目地是助師正法救人;要放下常人中的一切情,才能修出對眾生的慈悲;如果抓住常人的情不放,那就是個常人。這些認識,是以生命為代價悟到的,可見悟性之低,代價之高。

悟到了並不等於做到了,在後來還出現了很多次的考驗。先生離世不久的那段時間,我在Short Hills Mall裏賣票,每次看到從眼前走過的雙雙對對的情侶,恩恩愛愛的牽著手,頭腦就會浮現以前和先生恩愛的情景,心裏也會升起對其依稀的眷戀和不捨,那種執著的物質還沒有去乾淨,場還在,所以會有反應。每當這些想法出現時,我就排斥它,抵制它,從法理上解剖它,告訴自己這不是我的主元神的想法,因為主元神已經認識到了這是執著,是要去的東西,怎麼還能承認它,要它呢?這個不是我自己,是外來的干擾,否定他。就這樣一次次用法理來破除執著,漸漸的這些考驗也就越來越少;最後,就算再恩愛的情侶從我眼前走過,再也無法打動我的心了;那些誘惑就如同一陣輕風,從眼前吹過,無聲無息,無痕無跡。我知道自己已經去掉了這個情,去掉了這個根本的執著。

(六)發好正念,鏟除自己空間場的邪惡

我們都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性,這是師父給正法弟子的功能,給我們自己鏟除邪惡,保護自己的能力;我們不做好,就缺一環,不但自己被干擾,還要幹擾其他弟子,甚至被迫害失去人身。

師父在二零零六年《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有弟子問如何發正念真正提高,師父回答說:「我這麼說吧,大法弟子走向圓滿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發正念是其中一件事,這麼重要為甚麼做不好?!為甚麼把它看的那麼簡單、不重視起來哪?已經知道這麼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麼辦?」[5]「自己應該做的都做不好?自己不但要把自己那份做好,還要幫助別人做。」[5]

一直以來,我發正念也存在很多問題。幾個星期前,有位同修突然離世,有人和我說,這位同修以前發正念時也經常倒掌,甚至睡著了。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決心要突破它。我給自己做了規定:首先,重視發正念,不輕易錯過任何一次全球發正念的時間,如果不得已錯過了,及時補上;其次,要清醒的發正念,不能迷糊,不能倒掌。

我在發正念時,儘量保持端正的身體和手勢。此外,我認為任何在我發正念時間內,打到我腦中來的思想雜念,不是與發正念有關的意念,都是外來干擾,是被鏟除的對像,只要敢到我的空間場中來,就毫不猶豫的銷毀它。就這樣,我堅持了不到兩個星期,效果很明顯。我感覺自己的各個層次的空間場都被清理乾淨了,外來的干擾不起作用了,是我自己在發正念了,是我自己在主宰自己了。

發正念的問題終於解決了,我沒有想到的是,其它方面的改變和提高也隨之而來:煉靜功更容易入靜,雜念少了,不犯睏了,姿勢也端正了許多,煉功時感覺身體是頂天獨尊的;學法也不犯睏了,更有精神,更能專注了;吹號好像也有了突破,似乎有點開竅了,摸到了一些要領;做事也更有效率,頭腦也清醒起來了,頗有事半功倍的感覺。這些突破都是因為鏟除了邪惡,清理了自己的空間場後無求自得的。我真正感受到了甚麼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在修煉中的體驗竟是這樣的美好。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鏟除邪惡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正念發的不好,自己的空間場就會隱藏很多邪惡因素,它們時不時會對我們進行干擾:加強我們的執著,削弱我們對法的正信,使我們正念不足,產生病業現象等等。如果長期發正念不重視、不到位,就會滋養這些邪惡;當他們變得不斷強大時,就會越來越抑制我們的主意識(主元神),他們製造的那些魔難就能毀了我們。雖然發正念的過程,在我們人這邊看沒有多大的變化,但在另外空間一定是天翻地覆的。那種在層層空間中的不斷歸正,不就是真正的在同化法嗎?我悟到師父讓我感受到發正念的這些體驗,不只是為了讓我看到自己的這個提高;也是讓我交流出來,和大家一起共同精進的。

結束語

我體會到:修煉伴隨著消業、魔難、吃苦、過關,走過去了,那每一次的經歷就是層次和境界的整體昇華;修煉中無小事,平時沒有修掉的「漏」會成為走向圓滿的最後檢驗;修煉是主動的同化法,不是被動的被檢驗;修煉要放下生死,有的人能放下「死」,卻不能放下「生」,覺得人世間太苦,在嚴重的身體消業魔難中,不想承受了,選擇離開;有的人放不下「死」,身體一出現消業,就當作是常人的病,怕死;修煉如履薄冰,不能掉以輕心,需十分謹慎專注;修煉如逆水行舟,不能含糊,不進則退。

一個常人要想成就一番事業,都要臥薪嘗膽,嘔心瀝血,花上畢生的精力;我們是要成就一個全新的生命,一個新宇宙中主掌一份天地的王和主;我們的圓滿,不只是個人的小圓滿,而是帶領被救度眾生一起的大圓滿。這樣偉大殊勝的工程,豈是敷衍馬虎的修煉能應付得了的?使命在身,即使傾盡一生的精力,都唯恐不夠用;即便時刻在修,都唯免不夠精進。願我們各位同修,包括我自己,都能理智清醒的在法理上悟,紮紮實實的在自己碰到的方方面面中實修,走出一條自己的修煉之路,成就師父為我們安排的偉大的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