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想像」影響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最近,我們在送台曆講真相的過程中,聽世人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們真辛苦,謝謝你們。我們在發放真相台曆、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有一些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主要有兩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是,不在法上的「想像」,會阻礙大法弟子救人的步伐,也會阻擋世人得救,要破除「想像」。

其實「想像」是人的層面上的東西,也就是耳聞目睹的一些信息,再通過人的經驗、積累的加工,得出的一些結論。說到底它是一種假設,是一種主觀臆斷。這些所謂的結論往往能左右人的行為。修煉人如果正念不強或不在法上時也是如此。這些日子講真相,總結起來有兩種情況都受到過不在法上的「想像」的干擾。

第一種情況是面對特定的情境不自覺的做出一些「想像」,阻擋我們救人。

我們幾位同修居住在縣城,今年的真相台曆製作出來的時候,在中國大陸已有幾個省份爆發疫情,我們所在的省市還沒有報導。我們帶著台曆、真相冊子、護身符,去各鄉鎮、村莊送台曆、講真相勸三退。剛去了兩次,中國大陸的疫情在多省市迅速蔓延爆發,且發展勢頭迅猛。我們的居住地各個居民區、單位、村都已有專人看守,出入人員登記,而且喇叭在大聲的播著防疫部門對人們的行為要求。

面前的這些所見所聞,也讓我們想像著那些鄉鎮、村莊的情景:進村的路都被封住了,村村的路口都有人把守,人們都不出來了,進出村莊的陌生人都要登記、盤問等等。這些「想像」在我們的心裏形成了障礙。我們猶豫了幾天,但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又催促著我們去救人。我們決定帶一些台曆、資料開車沿公路走一走,看看實際情況。

村口確實拉著紅線,帳篷裏擺著桌子,桌子上有來往人員登記簿,有人坐著看守。有的較大的村莊出入的路口比較多,有一些路口是沒有人看守的,能自由出入。還有一些村莊,公路從村莊穿過,公路兩邊有來往行走的人,有站街閒聊的人,還有一些老年人曬太陽。公路兩側的田地裏有好多農民在幹活。也就是說,講真相救人的機會很多。我們把所帶的東西很快的送完了。

這一趟出去,讓我們大家有一個共同的體會,而且很深刻:那就是坐在家裏的想像和實際情況是不同的。

坐在家裏想像往往是「山重水複疑無路」,破除「想像」,放下一切去救人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像」完全是一種心理活動,是一種假設,如果有人心摻雜在其中,還會招來邪惡的干擾,加強加重人心,讓我們陷在自己的「想像」中出不去,嚴重的阻擋我們救人。同時我們也更深刻的領悟到世人都在等著得救。再難,都有大法弟子們能走通的路。

近幾年,我們縣有兩個鄉發生過大法弟子講真相被綁架的事。尤其是去年春天,武漢肺炎期間,四位同修講真相被綁架,剛剛二審維持原判被劫持到監獄。這件事在本縣大法弟子中有一定的波動。我們也是想像著那裏的世人如何如何。這次我們突破這個禁錮我們的「想像」,要給這兩個鄉的世人送台曆、講真相。

進入十一月沒幾天,我們所在的省出現了兩個疫情高風險區,我們縣內也有了密切接觸者。那些邪黨的幹部們不斷的下令、下文。防疫形勢很緊張。這次我們不再「想像」,就按大法的要求做。而且氣象台也一直播報中國北方的暴雪預警,我們縣就在預警範圍之內,離下暴雪還有兩天。我們帶了一百五十多本台曆、還有真相冊子、護身符,一大早驅車到其中一個鄉送台曆、講真相。地裏有好多農民在收玉米。疫情防控不嚴的能進村就進村,不好進村的就在地裏。公路兩邊的地裏只要看到有人我們就過去,不管幾個。世人基本都接受,沒有三退的就三退。一路走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很順利。下午三點左右,農民們陸續回家了,我們帶的所有資料也都送完了。

離下暴雪還有一天寶貴的時間。我們還有一百多個台曆架,於是請同修們幫助,趕緊製作台曆。第二天十一點多全部做好。我們發了十二點正念,顧不得吃飯,去了另一個鄉。這個鄉氣候較寒冷,地裏早已光光。我們驅車沿公路走,公路穿過一些村莊。因為公路是交通要道,一般不會拉線攔截登記,我們就給公路兩邊的村民送台曆、資料、講真相。村民們很喜歡我們的東西,都爭著要。沒走幾個村,全部資料都送完。我們告訴村民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回答:我們冬天沒啥活幹了,在家裏閒著,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想像」真是一種主觀臆斷,它會嚴重的阻擋大法弟子救人。大法弟子是在法中修,只要你正念強,有救人的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往往容易無端的把一類人在心裏劃分為某一個類型。比如:難接受大法真相、會干擾阻擋大法弟子救人等等,這也是一種「想像」。

秋去冬來,氣候日趨乾燥。走在山區的公路上,來往的行人中有一些著裝特別的人。穿著橘紅坎肩的人是防火的,灰馬甲帶綠橫道的人是修理公路邊沿的,拉著紅線坐在路口的人是防疫的。我們很容易把這些人想像成和邪黨有聯繫的人,難接受真相或阻擋救人的人。所以看著這些著裝特別的人,心裏皺皺的。我們路過一個村莊,路口有一個人在看守,我們猶豫,送不送他台曆?一個同修說我去看看。她帶著台曆走過去笑著和他打招呼:老哥你在看瘟疫?又問他看住看不住?對方笑了,說看不住。同修送他台曆,他愉快的接受。講真相勸三退,他說他甚麼都沒有入過。

同修和世人打招呼的話給了我們一個提醒,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的思維受到了「想像」的侷限,開始對這類人有了一個明確的概念:他就是防疫的,他就是防火的,他就是修護公路的,這是他的工作,是打工掙錢方式。他和干擾阻礙大法弟子救人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們也是可憐的世人,是要被大法弟子救度的對像。他們今天能有機會呆在公路上,也許是千萬年安排他們等待得救的一個機緣。這個機緣非常的珍貴。

因為有了新的認識,以後再碰到這些人都主動的去跟他們講真相、送台曆,他們大多都接受。大法弟子是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所以要時時警醒自己,破除這些東西。

第二方面就是相互的感動。

這些日子在發放台曆、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我的內心時常被一種東西充盈著,那就是感動。大法弟子二十年如一日的講真相救人,每一次的辛苦都沒有白付出,大法在世人的心中已有了很重的分量。

一次我們去給人們發放台曆、講真相,公路邊的地裏有四個人,我拿了台曆、資料走過去,原來他們在架電線。我走過去的時候,三個年輕人拉著電線走開了,只有一個老者還留在原地。我邊走過去邊和他打招呼:老師傅,你們在架電線呢?你們搞電業的管著全城的電,還管著每家每戶的電,而且還得隨叫隨到,真是辛苦你們了。他說搞服務行業的就這樣。

看上去老者是一個聰慧之人,可能是個領導或者是個師傅。我說我給你送台曆、送平安來了。他投來詢問的目光。我趕緊說「法輪大法好」。他說我是黨員。我說沒有人給你講過大法真相?他說講過,但我沒退。我說你今天就把它退了吧。我拿出台曆並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法輪佛法現在傳於世間就是來救人的,你看今年的人面臨多大的災難,不光是瘟疫、還有各種突如其來的天災。人面對這些大難是無能為力的。靠中共?也許這些大難就是它作惡多端招來的,就是來滅它的。他接過台曆對我說:我今天把這個黨退了。我給他取了化名,他認可。他問我包裏還有沒有台曆了,讓我給那三個人也留一個。我問:他們會同意拿嗎?他說會。我看他們,他們已爬上了高高的電桿。我給那三人也留了台曆。我臨走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會保護你。他說謝謝。

給這位老者講真相讓我感觸很深,世人都是等得救的,雖然以前由於種種原因沒有三退,但當大法弟子再一次站在他面前給他機會時,他會選擇大法。老者退出邪黨選擇大法的那種堅定讓我感動。

這些日子我們在送台曆講真相的過程中,聽世人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們真辛苦,謝謝你們。我們帶著台曆、資料去了一個鄉。這個鄉有些村莊很偏僻,以前沒有像樣的路,車子很難進去,最近修了「村村通」公路。我們沿著彎曲的小公路進了一個村。這個村在大山深處,地勢高,較冷。在外邊時只是陰天,進了村卻大雪飄飄。因為沒有準備,所以沒有帶任何遮擋的器具。我們裝好資料,迎著大雪挨家挨門的進,村民們知道是大法弟子冒著雪來給他們送台曆、資料,都很感動,非常熱情。接了東西,做了三退,還要給你倒茶、倒水,有的還要給做飯。主動的告訴你村裏住了多少人,都在哪塊住。你要走了,送出來給你當嚮導。善良的村民們就等著大法弟子去救。

因為疫情防控,進村需要登記,多有不便。凡是公路兩邊地裏有人的,我們不管是一兩個人,還是成群的人,都去送台曆講真相。現在農民幹活的地基本都是種玉米的,玉米茬地非常難走,再加上地埂、水渠邊沿的柴草濃密。當大法弟子帶著泥土、帶著草葉出現在他們面前時,他們都感動於大法弟子的善良無私與為了他們的辛苦付出。在大法弟子的身上,他們切實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

在這樣的情境中,他們基本都接受大法真相、接受台曆,也願意三退。還和見到老朋友一樣和你互動,向你提出他們疑惑的問題。你走出老遠了他們還大聲喊:「你們真辛苦,謝謝你們。」當你囑咐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會保護你們平安時,他們會莊重的看著你說彼此平安。大法弟子被邪黨瘋狂迫害這麼多年,世人在為大法弟子的安全擔著一份心。

一塊玉米地有七、八個人在剝玉米。玉米稈已經放倒了,大家坐著剝。我給他們真相台曆,他們還要真相冊子,有的人還要護身符。我讓他們把護身符放在上衣兜裏,別弄髒了或弄丟了。他們說會把護身符上邊紮個孔,穿根繩掛在脖子上戴在胸前,這樣既安全又弄不髒。世人對大法是那樣的虔誠。他們說你們大法弟子真辛苦,感謝你們。我說你們也很辛苦,為了養家糊口成年勞作。

有一個中年婦女接著說:「我們的辛苦不能和你們相比,我們的辛苦是為了自家,為了我們自己。你們卻是不顧瘟疫的危險,不顧中共的迫害,把法輪功的真相、把平安送給我們,送給他人。你們這種無私的行為很讓我們感動。」世人的話讓我震撼!世人能夠如此的認同大法、讚譽大法,我真是從心底裏感恩師父。是師父的無量慈悲,是大法的威德,是大法弟子們的千百次講真相救了這些可貴的生命。

大法弟子的善良無私與為世人得救的辛苦付出感動著世人,世人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正面認識又激勵著大法弟子。同修們,我們認識到:只要我們走出去講真相,就是在宇宙正法的最後時刻,再給世人一次選擇大法得救的機會;只要我們走出去講真相,就能把大法的美好注進世人的心裏。別看小小的一份資料、一本台曆,只要世人願意接,那就是對大法的選擇;黨團隊只要他願意退,那就是對中共的拋棄。

我們所在層次的一點認識,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