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的觀念 以苦為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二日】時光飛逝,轉眼參與全球電話營救平台講真相已一年出頭,在這段時間裏,我再度體會修煉中收穫的感動,包括:逐漸突破了人的觀念、遇事學會向內找、過程中感受到的以苦為樂,及在講清真相中感受到的眾生生命之可貴。期間的點滴心得在這裏跟同修交流。

突破人的觀念

參與到營救平台,當時最大的問題就是感覺時間不夠用。我是上班族,除休日外,每天上班八小時,再加上中途休息、往返路程,僅工作就要花費十個小時。我給自己規定,如果沒有重要事,工作日每天晚上要上線撥打電話兩至三小時,休日不限定,儘量多打。這樣一來,本來就不充裕的時間,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以前早上晨煉後上班,下班回到家,先是洗澡、洗衣、做家務、做晚飯,都弄好後,跟當地同修開始平台線上學法,接著練習樂器,就已經是北京時間凌晨發正念的時間了(日本時間凌晨一點),每天睡眠時間四~六小時。若要再撥打電話,時間就很緊,而且還得保證在眾生容易接聽時段內撥打。

經過一番帶著人的觀念的思考後,我調整每天跟當地同修學習一講《轉法輪》,各地講法就自己抽時間學。一個月過去了,各地講法只學了幾頁,很多時候是被困魔干擾,撐不住就睡著了,那時自己也很著急。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是晚上,大院子中間有一把長椅,師父和幾位男同修剛忙完活兒,坐在長椅上休息。看到我進入院子,師父很慈悲的看了我一眼,讓我感到很親切、很熟悉,好像每天都跟師父在一起。但我環顧四周,卻覺的周圍環境很生疏。這時,院子裏進來一位同修,看不清他的臉,就聽他在問師父,像是在找人。師父回答他說:「他們在那房間裏學法。」順著師父的聲音,我才注意到在我的右側有一排平房建築物,房間都亮著燈,其中一間房門還開著。我順著門往裏看,看到有好多同修在裏面,但都不是我當地熟悉的同修。就在我繼續張望時,一位男同修在我面前一閃而過,只看到背影,這時我醒了。

醒來後,我很震撼,那夢中,顯現的就是營救平台吧!師父跟著我們一起在忙碌,而實際中的我也正是那種狀態。那時剛上平台不久,除休日外,每晚上平台,房間不熟悉,上來有時,東瞅瞅西望望。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可以在平台跟全球同修一起學法。隔天,大組交流的最後,就聽見負責人同修說:「大家可以去學法了!」我感覺到,這絕不是偶然的。

於是,我放下人的觀念,凌晨發正念後,參與到平台學法組,等要睡覺時,已是凌晨三點半,睡三個半小時,而煉功則調整到每天下班後。意外的是,第二天,我在工作時,精力非常充沛,只是有時會有人的觀念想:昨天睡很少,等會兒不會困吧?當這個觀念一出來,我就馬上警惕告訴自己,保證學法,保證做好三件事,這不都是在修好自己、在實踐中嗎?不是走在神路上嗎?神是不會有這樣的觀念的,這是人的觀念得鏟除它!

師父說:「再一個就是,我們有許多大法弟子確實很疲勞,可是另一方面卻不注意學法修煉,做了很多很多事卻自己不修,就會感到疲勞,就會感到累、感到困難。其實我一直在講,修煉不影響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為煉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勞,是使身體迅速恢復的最好辦法。」[1]

當把煉功調整到下班之後,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沒時間做晚飯,但我深深的知道,救人是不能停歇的。於是,我放假時,就多買點食材,回來多做一些,每次大約做三道菜,每道菜再各分成三至四小盤,放入冰箱冷藏,米飯也是同樣做法,分好,冷藏。這樣每天回來,就不用做晚飯了,可節省大量時間。過程中,不去執著飯菜的好吃與否,去掉了現炒才好吃的想法,及一定要吃現炒的執著,去掉了放幾天的菜會降低營養成份的那個人的觀念,而這些執著與觀念在我這兒曾經都是很頑固的。

就這樣,迄今半年多過去了,有時跟同修集體學法時,覺的部份法沒理解好。下線後,我自己再去重溫,直到我覺的這段法真正理解了,才放下。這樣一來,睡眠的時間更少了。開始時很糾結,是睡覺呢?還是煉功?可多數我選擇了睡覺。終於有一天,我去煉功了,我覺的我還可以再吃苦,再擴大容量。白天照樣去工作,精力充沛不受任何影響。

師父說:「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2]「大法弟子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過關、為甚麼要正念強、為甚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其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不是為了得到在人世間的保護來的。學大法有保護,修大法也要吃苦啊。」[2]

在這段突破人的觀念、去執著的時間裏,除去吃苦外,我同時發現,我也感受到一種快樂,一種很簡單、很單純的快樂,那種人的身體上去掉一層殼的感受,那種我真正期待的,真我表現出來的感受。

遇事向內找 境隨心轉

就在我想著在修煉上再擴大容量,這時機會來了。今年六月底,值夜班的同事突然因病住院,他的工作需要有人代理,工作時間是凌晨三點之前到單位,工作八小時中午下班。一時間沒人代理,上司找到我,我答應了。

於是每天平台學法後,過一會兒就出門工作了。代理的這份工作需要跟同事之間相互配合,剛開始幾天都是一位上司配合我,這位上司在常人中素質非常好,人品、工作能力、經驗都好,同時也是明白大法真相、已得救的一位日本人。他知道我連夜沒睡,工作內容不熟悉,即使我沒有請他幫忙,他也每次都主動幫我承擔一部份工作,和這樣的同事一起工作一定是愉快的。

可是工作單位也是我的修煉環境,修煉的路總不會一直平坦。上司休假時,換了位同事配合我,他也是位明真相得救的人。這位同事對白天、晚上的工作內容都熟悉,比我晚兩個小時上班。他來了,先坐下喝咖啡,再吃點東西,踩著點上來了,慢悠悠的開始工作。看他那工作態度,就像是常人說的滑頭。結果就是他不能做很多的工作,我在不熟悉新工作的情況下,還得去幫他,才能保證凌晨的工作和白天的工作銜接好,不給白天的同事添麻煩。

開始,我的心裏有點急。第一天我幫他做了,但是我的心並不平靜。我平時做事喜歡追求完美,因為幫他,我就無法保證要做的事情的完美度,於是心中留有一絲不悅;第二天我們再次合作,他還是那個工作態度。我想提醒他,話到嘴邊又忍住,沒說出來,可心裏在翻騰,想著國際社會也有這種人啊!

平時看著單位裏不足的地方,想著自己是修煉人,我都默默的做好,不求名、不求利。但這時我開始感到心裏不太平衡,決定不幫他。結果到最後,他很著急,但沒來求我,我也裝作沒看見。這時,另一位同事走過來,對我說,他忙不過來時,你得去幫他。讓人這一說,就更不想去了。我回他說:「他那麼不努力,我不會去的。」心裏還想著,還讓你支配著,就不去!結果這位同事瞅著我,沒再吱聲,去幫他做完。

事後,我感到心中很壓抑,而這種壓抑絕不是人中的那種不愉快,而是我的空間場中那種不好的、敗壞了的物質在集結造成的。我不願去幫助同事,又覺的不對勁,我意識到自己作為修煉人,修為已出了問題,轉眼樹立了兩位同事為敵!我的心很糾結,我沒有去幫他,我也沒有因此而愉快。作為修煉人,到底是甚麼樣的心在障礙著我,如果是一個神做這件事,會是這樣的過程嗎?我決定要深挖一挖自己。

我發現,我不夠善,很自我,過程中還有爭鬥心,看不上人的心,抱怨心,抱怨自己連夜跑來上班,同事,您不知道嗎?更談不上慈悲。師父說:「和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保證就是你的心起來了,非常明顯。你要不抓住它那一瞬間,還在跟別人犟,還在爭你的理,你那個執著爭理的過程就是那個執著心強烈的表現的過程。」[3]「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4]「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4]

我意識到這個問題看似不大,但修煉中出現的漏洞卻是大的,人心是大的。原來自己只是在真、善、忍的表面上去修了,人的東西並沒有去掉,沒有去同化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遇事不理智、不清醒,才有這樣的表現。

師父說:「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像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5]

師父的法歸正了我的心,我清楚了我該怎麼做,我要通過這件事情修上來,我要珍惜師父安排給我的提高心性的機會,在眾生面前,我要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這一天,我又和這位同事合作,一上來他還是那種漫不經心的工作態度,可是我變了,我要求自己、做好自己的份內工作後,要主動去幫他。我放棄了30分鐘的喝茶時間,主動的把要做的工作多做、做好。就這樣,早晨的工作我們很順利的完成了。我的心靜靜的、穩穩的,感覺整個人都覺的很高大!這天,同事一直面帶笑容跟我說謝謝。

這份凌晨的工作持續大約40天結束。在最後一個星期,整個都是和這位同事合作,我把它當成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而這位同事的變化也是相當大的,好幾次,他都把本來該我做的工作,默默的做好,走了,事情發生了很大的扭轉!就像師父說的:「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5]修煉中,我再次體會境隨心轉。

結語

半年前,我參與其它講真相項目中,拓寬了講清真相的幅度。透過眾生的一份份個性簽名,那個個性簽名是眾生心靈的視窗,所傳遞的是他們的心聲,那些心聲令我非常感慨。我看到一位眾生,骨子裏靈魂深處存留著一種對我們華夏大地五千年文明史中、歷代承傳的仁、義、禮、智、信這種信念的渴望。只是那種渴望被中共邪黨灌輸的謊言給掩蓋住了。

在對世人講清真相的過程中,越發感受到眾生生命的可貴。我們吃點苦真的不算甚麼,因為它是我們修好過程中重要的因素。用我們修好的那部份去慈悲救度眾生,那力度一定是大的!師父要我們每位弟子都走好自己的路,要我們每位弟子都修成王,所以我們一定要修好自己,在講清真相中,展現大法弟子的慈悲。

個人修煉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