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疫中救人 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我是一九九二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現年八十歲。在助師正法二十二年中,經歷了風風雨雨,在師尊的加持、保護、點化下,走到了今天。這裏主要是談如何在大疫中、在邪黨弄的各種亂象下,用正念救人、修好自己。

一、師父賜我佛法神通

武漢病毒爆發,邪黨強行採取各種措施,封城、封小區、出入小區驗證、測體溫等。人人被封在家中,大街上人煙稀少,使講真相救人受阻。由於我天天出去遛一圈,把守小區的人說我:「你天天出去遛一圈,還不快呆在家裏,找死啊?」片警也來家騷擾,藉口說我發東西等。老伴也湊熱鬧阻止。

此情此景,作為帶有救人使命的我,怎麼辦?也被封被阻。此病毒雖然是針對邪黨的,可是受毒害的眾生也在其中,面臨的是生命被銷毀,可他們是宇宙龐大天體無量眾生的代表。師父在法中多次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不能眼睜睜著著他們被毀。

大約二零二零年二月初,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見許多人排隊去參加考試。一個聲音向我喊:在那裏站著幹甚麼?還不快點去考場,那裏有賣筆的。我順勢花一元錢,買了一支筆,快步抄近去了考場。夢境清晰真切,是師父點化我。這場瘟疫不就是個大考場嗎?走出去救人,不是在考場上答卷嗎?心想,我一定向師父交出令師尊滿意的考卷。

可這小區的關卡怎麼突破呢?不能老說去買菜吧。此時,我腦中閃出師父在法中的話:「大法修煉功能出的最全面是因為大法弟子將會修到更高層次中去,突破層次越高對物質的解脫越多,也就充份體現出本能(功能)來。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1]

於是我在進出小區時,心裏想他們看不見我,就這一念真靈!他們真的沒看見我,我就在他們眼皮底下走過去了。基本上天天如此。到超市講真相也一樣,我沒有健康寶,卻能進去,甚至在超市的出口處進入。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突破障礙,去救人。

二、風雪中救人

在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大疫正烈時,外面正下雪,救人急、不容多想,穿上羽絨服,拿把雨傘,就出門,頂著風雪救人去了。神奇的是,原來這把雨傘得用手支撐著,勉強能用。而此時,我能推到位,大風刮著,都不會滑下來。

路上行人稀少,見到人就像見到親人一樣。我迎上前去問寒問暖,藉機講大法真相,真心念九字真言,三退等等。風雪很大,雨傘也遮擋不住。我邊發正念,求師父把有緣人領到我跟前。

我一路小心行走,來到一個藥店前,有人排隊購買口罩。我也上前排隊,順便和我前邊的一位大姐打招呼:「大姐,買口罩啊。」「是啊,下雪天人少,好買,防瘟疫啊。」我說:「口罩可以解決一點問題,可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我告訴你一個避疫的最好辦法,也是靈丹妙藥。」她一聽非常感興趣。現在這個特殊時期,保命最重要。我趕快告訴她:「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避大疫保平安。」並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煉法輪功的,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等等。

再問她入過黨團隊嗎?她說,入過黨。我說,你入黨宣誓時,要把生命獻給它,會在你的前額打上印記,在天滅中共時,就當了它的殉葬品,只有退出它,去掉印記,才能保平安。她痛快的說好。我給她起了化名,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這樣一連退了十多個。

又來到一個超市前,雖然下雪,還是有人來購物的。我就在門口等著,進來一個講一個,出超市的人也不放過,又退了十多個。大約三個多小時,三退人數有三十一個。

我只是有這顆救人的心,其實都是師父把有緣人領到我面前。在講真相中,感到強大的能量,這是大法慈悲的能量,使我講出的話打到被救者的心靈深處,解體他們背後一切邪惡,使人得救。這一切都來自於大法,來自於師父的慈悲普度。

三、放下生死 走出人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老伴從銀行回來,著急的告訴我,你的社會養老金全被扣了,一分沒有。我聽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來的太突然了。老伴急的直冒汗,說:「這可怎麼辦?我活著,有我的退休金,如果我先走了,你怎麼辦?靠兒女能行嗎?」

我邊安慰他邊想:是呀,今後怎麼生活呀?但是作為修煉人,修煉中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心性上出了問題,或是舊勢力鑽空子迫害。

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在這些年中,被迫害中,雖修去了許多執著心,但對物質利益的執著還很強。買東西看價錢,愛買便宜貨,家庭生活中也過於節儉。曾多次糾正,卻多次糾正不了,心裏也很苦惱。

我想起師父說的話:「修煉的人如果在內心深處還固守著自己最本質的利益那是假修。」[3]「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4]

對利益的執著,不就是追求嚮往的東西嗎?不就是根本執著沒去嗎?能修圓滿嗎?還有師父多次在法中講「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5]。沒有了生活來源,你能夠放的下,你不就是放下生死了嗎?人活著得依靠錢,沒錢怎麼生活?放下它你不等於是走向神了嗎?那麼這件事不是好事嗎?

下決心放下它,我的心一下子豁亮了,心裏輕鬆了,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三件事不落,一切師父說了算。

心放下了,事情馬上發生大轉變。就在二十多天後,也就是在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老伴去銀行取錢回來,高興的眉開眼笑,你的退休金又回來了,一分沒扣。我會心的笑了,心裏虔誠的感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讓我過了這次心性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