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貴華被吉林女監迫害致死 監區長錢偉難逃罪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法輪功學員付貴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後,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不到兩個半月,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付貴華被迫害致死。付貴華的突然死亡,疑點重重。但是,二零二零年新任監區長錢偉指使犯人「轉化」迫害,對付貴華之死難逃罪責。


付貴華

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一直以來是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黑窩。二零二零年,新來一個監區長,叫錢偉。只要是新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錢偉都親自到監室點名查看,並指使邪惡的包夾和幫教必須把法輪功學員她們全部「轉化」,轉化也得轉,不轉化也得轉。在她們的指使下,八監區是壞人管好人,殺人犯、毒販子、詐騙犯成了二等獄警,它們迫害好人為所欲為,有恃無恐,作惡迫害手段更是下流邪惡令人髮指。

縱容「特殊包夾」不擇手段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付貴華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

八監區從一樓到四樓,都會有一個監舍──「攻堅監室」,即111、211、311、411,和「特殊包夾」。每個「攻堅監室」六個人左右,是專門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黑天白天,針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轉化」迫害。所謂「特殊包夾」,就是可以不擇手段迫害、整死人不用負責任的包夾。

付貴華被非法關押在八監區一樓半個月,沒「轉化」,錢偉就直接把她關押進三樓310「嚴管監室」,當作重點「轉化」對像。不許她給家人打電話,同時監獄也剝奪了家屬和律師會見付貴華的正當權利。

強迫長時坐小凳、不讓睡覺 喝水、閉眼

付貴華在310監室時,錢偉指使所謂的「大包夾」、詐騙犯郭麗華(刑期二十三年,已經服刑十來年)主要迫害她。郭麗華每天強迫付貴華坐在只有五、六寸高的小凳上,超過十二小時,凳子面上全是鼓包,雙腿之間夾一張卡片,掉下來,就被罵,刑事犯們罵人不堪入耳。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付貴華的臀部被硌得出血、流膿。七月的長春天氣特別熱,出血的地方很快就化膿了,褲子外面膿血斑斑,都是血和膿的嘎巴。

郭麗華還使用「渴刑」迫害,每天不給付貴華喝水,渴得她連飯都嚥不下去,才給她一碗底兒水,只能潤一下嗓子。所有不「轉化」的學員都被使用這種「渴刑」,不轉化就「渴」著,不給喝水。以前有學員被渴得半夜衝出監室,猛喝走廊裏搞衛生備用的不乾淨的水。

付貴華在310監室四十三天裏,拒絕「轉化」,監獄大隊長錢偉又把她關到311「攻堅監室」,錢偉指使311「攻堅監室」的「特殊包夾」呂金淼加重迫害她,每天不讓付貴華睡覺,不讓喝水,不讓閉眼睛等邪惡的迫害手段。僅僅三天,付貴華就被迫害致死。

付貴華被迫害致死的那天晚上一點鐘多點,參加輪班迫害的「少年犯」紀可心(十六歲殺人犯)交班後,還得意洋洋地對「護廊」(看走廊的)犯人炫耀說:我一個半小時都沒讓付貴華閉一下眼睛。三點多,就看到付貴華被抬出去了。不知錢偉和「特殊包夾」呂金淼等人用了甚麼手段,從一點多鐘「少年犯」紀可心交班,到三點多付貴華被抬出去,僅僅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把身體健康的付貴華虐殺了。

包夾郭麗華:反正我是老犯,就整死她了,能把我咋地。

在付貴華被迫害致死後的第二天,310監室的包夾郭麗華(詐騙犯)嚇得大病,兩天不能起床,兩天之後,她又僥倖地說:反正我是老犯,就整死她了,能把我咋地。

之後,錢偉逼迫310監室的每個人都被迫寫假證明:說付貴華有病沒說,死了。無論怎麼造假,也掩蓋不了錢偉、呂金淼、郭麗華等的迫害付貴華致死的罪行。

付貴華被迫害致死之前,家人曾給監獄打電話,獄警高陽說,付貴華的身體特別健康,不用擔心。家人一直質疑人為甚麼出乎意外地死了?肝硬化不是暴死的病,不是當天發生、當天就能死亡的病。

關於付貴華及其女兒於健莉等遭受的迫害,請參考明慧網文章《長春付貴華入獄不足兩月猝死 疑點重重》《長春十四人被枉判七至九年入獄 付貴華被迫害離世《長春於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吉林梨樹縣孟祥岐一家九人被綁架經過》《長春16名法輪功學員遭構陷 法院剝奪當事人辯護權》等。

詳情請知情者繼續補充。

付貴華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
獄警錢偉、呂金淼、詐騙犯:郭麗華、殺人犯:紀可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