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有容生前在重慶女子監獄被迫害的部份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法輪功學員蔣有容女士,重慶黨校英語退休教師,大學雙學歷,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重慶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3歲。

蔣有容於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遭渝中區國保大隊、渝中區石油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九龍坡區法院非法判刑。大概於二零一九年六月被劫持到位於重慶市九龍坡區走馬鎮樂園村的重慶女子監獄。期間,家人去了監獄多次,都被監獄拒絕會見,理由是她不肯放棄信仰。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監獄打電話給她家人,說蔣有容呼吸衰竭,正在搶救,讓家人簽字。她丈夫去了,卻未能見到一面。沒過多久,便接到死訊,家人去監獄,僅僅看了一下蔣有容蓋著被單的遺體。蔣有容生前究竟遭到怎樣的迫害,不得而知。

據知情人士所述,蔣有容是二零一九年六月底到重慶女子監獄一監區的,當時蔣有容經常遭體罰,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一監區分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分監區長叫唐安智,分管迫害蔣有容的警察舒毓敏指使那些「互監」犯人迫害蔣有容。蔣有容剛到一監區時,那些「互監」犯人叫她寫心得體會,要求按犯人的意思寫,蔣有容不按他們的要求寫,就被罰站,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晚上很晚才讓睡覺,一站就是半個多月,她腳腫得非常大。

蔣有容與互監、警察談話,說自己是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輪功修煉的,學法輪功前,身體很多病,經常失眠,工作、生活很苦。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的疾病都好了。蔣有容以前被關在重慶女勞教所時,因不放棄信仰,受到很多虐待,耳朵被打傷,導致耳聾,頭也被打傷,出現腦水腫,那次保外就醫回家。

蔣有容戴假牙,吃飯吃得慢一點,等那些「互監」吃完了,就不讓她吃了,她沒吃完也不讓她吃了,經常沒吃飽。蔣有容在重慶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時,耳朵被打聾過,這次長時間的迫害,致使耳聾又復發了,「互監」犯人叫蔣有容,她如果沒聽見,就罵她故意裝的,又體罰她。不讓上廁所,大小便流在身上也不讓擦、不讓洗,那些「互監」經常罵她一身臭,不講衛生。

蔣有容冬天床上只墊一床3斤的棉絮,蓋的也很薄,也是一床3斤的被子,穿的也很薄,監獄不讓她買冬天的衣服。

蔣有容從入監到被迫害離世都在重慶女子監獄一監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和二零二零年八月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體檢都沒看到蔣有容,一監區把她關起來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中旬,蔣有容在監獄醫院看病,人都變形了,臉色蒼白帶青,目光痴呆,身上穿得很薄,大冬天,腳上穿夏天的單布鞋。

在重慶市女子監獄一監區,獄警唐安智除指使、縱容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刑訊逼供體罰、虐待外,還親自動手毆打、辱罵法輪功學員譚昌蓉,長時間用電棍電擊她,逼她轉化寫「五書」,譚昌蓉全身到處滿是電擊傷痕,晚上洗澡,包夾犯人都把眼睛閉上不敢看她身上的傷痕。譚昌蓉還遭受長時間蹲軍姿、不准上廁所、用手指頭掐乳頭、拳打腳踢等種種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丁紅梅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在潼南西市場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重慶女子監獄,被獄警唐安智指使、縱容的犯人毒打、罵、踢、撞、摏、搧耳光、強迫長時間站軍姿、雙手平提水桶、不准吃飯或強制吃食、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不准洗漱、性侵犯、強制喝中藥水等,左手被打斷、胸部骨頭鼓起一個硬包至今未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