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學員:我親歷和見證的大法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沐浴在師尊洪大的慈悲中,有著太多的神奇經歷。想把這親眼見證和親身體驗的大法神跡分享給各位朋友,真心希望更多的有緣人能從我的見證中感受到法輪大法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親眼見證:法輪顯現

我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曾多次在不同時期和不同地點看到過法輪顯現,只是法輪的顏色、大小不同而已,感到非常神奇莊嚴和神聖。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與其他大法弟子去天津教育學院,向他們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傍晚時分,突然聽到有人喊:「法輪!看,法輪!」在場的大法弟子都不約而同的抬頭仰望,天空中顯現出無數的大法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七月二十二日,我與其他為法輪功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在北京豐台體育場,晚上,體育場突然沸騰起來,天空中呈現出無數大法輪。我還記得當時的場面,在場的大法弟子都不約而同地仰望天空,雙手合十,熱淚盈眶,大聲高呼:「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當時現場那些公安、便衣、警察面對我們站著,看到這樣的場景時亂作一團,大喊大叫:你們看甚麼?看甚麼?你們看見甚麼了?我怎麼看不見?

二十三日的早晨,有一列「專列火車」把所有在體育場的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送回家。記得那天格外晴朗,萬里無雲,漫天的大法輪伴我們同行,我們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堂堂正正的返回家。我們都感慨萬千!謝謝師尊!

在九九年十月的一天,聽說當晚新聞聯播要宣布定法輪功為非法組織,我又去北京,不料被抓。在獄中,我在一位明白真相的女獄警的幫助下,成功的寫了一封上訴信。要討回公道,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女獄警不但給我們提供方便,還突破了各種障礙,把信寄了出去。當晚,我雙眼望向窗外,剛要打坐,一下看到了一個大法輪,從遠漸近,從小到大,然後就漸漸的看不見了。

親身體驗: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與超常

修煉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念中學時,休學三次,那時要想開診斷書,不用走後門,因哪科都有病。如:神經衰弱、鼻竇炎、扁桃體炎、骨質增生、風濕病、關節炎、肩周炎、淋巴結核、骨結核等。有很長時間我的右腿關節不能打彎,左胳膊抬不起來。那時,我母親的眼淚不知流了多少?藥費不知花了多少。真是痛苦至極,一言難盡。

就在二十五年前的五月十三日,經同事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記得就在得法的當日,多種疾病的症狀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太神奇了!我感恩師尊,感恩大法,我成了最幸運的人!謝謝恩師給了我新的生命和美好的未來!

得法兩年後的一天,我身背幾個包,往女兒家去送好吃的。剛走到路口時,就被馬路牙子給絆倒了。幾個包甩出去了。我右腿膝蓋正好硌在馬路牙子上。我趕緊爬起來,撿起包繼續往前走。到女兒家後,看到在我穿的白線褲的膝蓋處,好像印了一個完整的紅色的餅圖,拉開褲子,看見膝蓋處有一個像小孩張開小嘴一樣的大口子,也不出血。我謝絕了幾位好心人的建議,沒去醫院,照常煉功打坐。三天後傷口就封口了!太神了吧?謝謝師尊!

一次在樂團的合練場地,我突然感到頭暈目眩,天旋地轉,緊接著,出現連續嘔吐,胃裏翻江倒海,控制不住,像河堤決口的一湧而出,整個人虛脫了,癱在椅子上,腦子一片空白,周圍的聲音離我很遠很遠……同修撐住我的身體,讓我勉強靠在椅子上,我甚至都承受不住撐住我身體的那一點點壓力。有懂醫的人觀察,認為我是大腦中風,我自己也有元神離體的感覺。

有人叫來了救護車,大夫觀察後,馬上要拉我去醫院。我表示:不去!我沒病!大夫把我抬到擔架上,我說要上衛生間。大夫說:誰也不要扶她,自己能從擔架上下來就可以不用去醫院。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沒事!我真的就從擔架上坐起來了。但還是很暈,身體發軟,動不了!這時,一旁的同修們都鼓勵我:你一定行!自己下來就不用去醫院。於是我一鼓勁就從擔架上下來了。同修們都給我鼓掌鼓勵我。

進衛生間後,同修扶著我,我一坐下去又動不了了。我以為救護車會離開,可是大夫卻堅持要等我走出來,我心想: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了。於是我鼓鼓勁又走出大廳,坐下來給大夫簽字。兩位醫生都走過來了。那位女醫生不嫌我髒,走過來擁抱我說:「我當了多少年的急救醫生,從未經歷過救護車來了,卻拉不走人的事,不可思議。我看過你們樂團的遊行,你們法輪功真棒!」現場兩個醫生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整個過程前後兩個多小時,就好像做了一場夢醒了,又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晚上,一位同修不放心我獨居,陪我回家,我們一起學法,準時發正念。次日早上煉完功,她回家了,我照舊去送報紙,該幹甚麼幹甚麼,一點也沒耽誤。

送報回來走到門口,正遇到兒媳來看我,她頭天晚上聽到此事後,嚇了一大跳,感到問題嚴重,馬上給國內家人打電話,好像要做甚麼後事準備。她一見我時,表現的不知所措,怎麼是這樣?不可思議!大家都認為我開了一個國際玩笑,有驚無險。這件事在國內親朋好友中廣為流傳。再一次見證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大法在救人的項目中顯神跡

我由於身體不好,上中學休學,實際上只有小學文化,既沒文化又不懂技術。但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是大法好的見證人和活真相,只要有救人的講真相項目我就積極主動參加。從面對面講真相到轉向網絡和手機講真相。在操作和發送的過程中,基本能做到操作自如,得心應手。

我六十多歲參加了大法弟子的樂團,周圍的人很震驚,不可思議。九年前,家人把我用黑管吹的幾首大法樂曲拍成視頻還製成了「專輯」帶回國,在親朋好友中又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一致認為:這麼大的年紀,沒有一點樂理基礎,這麼短的時間,能夠學會年輕人想都不敢想的事,還能一次不落的參加各種遊行,在普通人中是不可能的事,是大法顯神跡!所以他們更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在一次國慶大遊行中,我覺的腳下好像被甚麼東西絆了一下,黑管突然甩出手,在我左側隊伍空擋處,飛速平轉。我照常行進,當時只有一念:請師父幫我!這是法器,救人的。在發出這一念的同時,我一把將我的法器抓回來了,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我接著吹,繼續前行,在我旁邊的同修都沒察覺到,但我身後有不少人都看到了這神跡──黑管飛出去又飛回來的精彩瞬間。

幸福和睦的大家庭

我有個非常幸福和睦的大家庭,他們都是忠厚老實善良的人。他們大多數都是事業有成,小有名氣,有的是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

我在家裏排行老大,弟妹共八人,還有七大姑八大姨,親屬很多。他們對我走進大法的前後狀況一清二楚。特別是得法後,更關注我。

他們都從我得法後的巨大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對我祛病立竿見影的神效,對我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都很認同。他們都非常理解我,支持我修煉。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去北京被抓期間。老伴和家人在那種殘酷迫害的形勢下,真是冒著生命危險把我幾大箱的大法書巧妙的保存下來了。也謝謝家人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的善舉。

這些年來,我的家人,親朋好友,同事同學等,凡是認識我的人,都通過我修煉前後的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見證了師尊的慈悲與偉大。所以他們更加認識到了「法輪大法好」,所以他們都非常支持我,關心我,幫助我。高興的是這些人中在二零零五年就有一百多人做了三退,為他們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