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美國大選中平靜下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美國大選,可以說牽動了億萬人的心。因為這是一場正邪大戰,關乎美國這個民主燈塔能否繼續照亮全球,關乎大洋彼岸的中國未來的命運,以及所有熱愛和平、自由和民主的生命。可以說,一個國家的選舉能牽動整個世界格局變化的也就只有美國了,她的重要性、象徵性,不言而喻。

從我個人角度上來講,初期我對美國大選沒表現出特別的東西來,但是我知道川普是代表正義一方的,具體的做法還沒悟到。直到明慧編輯部發出通知「原則和基點一定要明白和清醒」和師父新經文《大選》發表,我才明白這是師父洪大慈悲的又一次展現,這是一個大的天象變化,這是所有生命的最珍貴的一次大選。

師父說:「不正而負全淘汰」[1]。在這個天象變化下,我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們學的是正法,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幹的是正事,我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我們應該為宇宙一切中正的因素負責,誰代表正義,我們就去支持他,至於說誰在台上誰在台下,那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問題,我們不應偏離修煉這根主線。

在這過程中,我自身的修煉也帶來了幾個方面不好的表現:針對大選滋生了求結果的心。有時看了事態的發展就在乎結果,如果自己預料的那件事就這樣發生了,心裏就會高興,生出歡喜心來。要是交流同修並認可的分析時,就會生出顯示心來。對方要是不同意呢,說不準還會生出妒嫉心和爭辯心來,總之,一段時間內心總是在波動著。

這和自己長期執著於自我有一定的關係,老好用自己的思維和判斷去理解大選的時局及變化,和同修交流時不自覺地就把自己的觀點擺了出來。比如在選大法官時,我在想:嗯,這是神出手了,提前布局,又上來一個保守派大法官,對川普有利,如果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比例是六比三,有保險。一個變節了起碼還五比四呢,總不能兩個都變節吧,結果變了一大堆,二比七完敗。過後還不想承認自己的判斷有誤,心裏替他們開脫:他們說不準是受迫於邪惡施加的壓力不得已而為之的,到最後關鍵的時刻說不定就能挺身而出,做出正確的選擇來呢。心還在那件事中執著著。

現在身邊又有人把希望寄託在副總統彭斯身上,我不再執著了。其實不管最後能不能是那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發現以前我被帶動了,我也認為是那樣了那樣了。一個人這樣想,很多大法弟子都這樣想,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漏,邪惡會利用的。這方面的教訓太多太痛就不多加贅述了。其實我們都是修煉中的人,不是修煉中的神。這件事這麼大,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動而百枝搖。神要做甚麼,如果都能被我們的人心猜到,那還叫神嗎?神甚麼時候出手,怎麼出手,神怎麼布局,結局又是如何又怎麼能是肉眼凡胎的人所能預料的呢?

師父講:「站在常人這個層次、這個角度、這個思想境界中,理解不了真正的東西。」[2]「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2]

還有在自媒體上我也花費了不少的時間,看完這個看那個,心隨著自媒體人的評論不自覺地就參與了進去,雖然沒有互動,但是心裏也產生了這樣或那樣的想法,一來二去的這個時間就過去了。同時也產生了看看人家又說甚麼了,又有甚麼新觀點了,這新觀點符合不符合自己了等執著心,心隨著浮動,有時覺得人家的觀點不對,還有些看法。師父講:「雖然是正邪之爭,但是你們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擾,同時更好的講真相救世人。」[3]

我想我這樣下去不行,我得改變,我得歸正。我們只要擺正基點,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把它保持下去,順其自然的做就可以了,況且我們身邊還有很多很重要的事等著我們去做呢,這個時期就是這樣,事就是很多。本地幾位同修被抄家綁架還等著去營救,怎麼樣從新形成一個目前局面下的新整體,被迫害同修承擔的項目誰去頂上,很多以前能聯繫的現在不得不建立新的通道,學法小組的恢復,資料點的繼續運作和資料的傳接,病業同修的交流照顧等等。而且自身還得學好法,發好正念,發自己的、發被迫害同修的、發大選的、發本地區的,有的還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顧,有的還有家務事等,時間的安排上真的是很緊很緊,怎麼能隨意浪費呢?當我意識到並找到這些執著後,我去掉了頭腦中那些不正確的觀念和執著心,歸正了自身修煉的行為,過後我再看那些東西時心就很靜,有時看就是瀏覽性的看,有時甚至不想看了,心態平穩了。

大家知道:民意不可欺,天意不可違。民意必須順乎天意,才能感動上蒼,天象就會變化,到那時,該啥樣啥樣,我們擺正修煉的基點,按師父要求的去做就夠了。師父講:「堅修大法心不動」[4]心不被帶動才是我需要做的。才是一種美好的修煉狀態。

一點心得,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