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我於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大法,一路走來,見證了大法的無比神奇和超常,二十多年來,我們全家以及一些親朋好友都陸陸續續的走入了大法修煉,師父的偉大以及大法博大精深的超常法理時刻指引著我們,無論中共邪黨如何騷擾迫害,都無法動搖我們對師父、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大爆發,更讓我們覺的中國大陸的老百姓活在中共的謊言下,太可憐了,願他們了解大法真相,不錯過被最後救度的機緣。現在把自己的親身體驗及所見所聞大法的美好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師父的法身引領我得法

我出生在農村,小時候最喜歡聽大人講故事,特別是神仙故事或遠古傳說等。母親說她從小到十五歲以前,眼睛就一直能看到另外空間的人,我妹妹也跟母親一樣,從小也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她時不時的把看到的東西講給我們聽。我一直對書本以外、科學以外的東西感興趣。上大學後,喜歡看氣功書或氣功雜誌,因為上面有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奇特或超常的現象,同時,也對氣功祛病健身充滿神奇和興趣。

讀大學第二年我患了慢性胃炎,不久又患有神經衰弱,而且越來越嚴重。參加工作後又患有腎結石、胸悶心慌、慢性咽喉炎、慢性扁桃體炎等。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每天飽受著這麼多慢性病的折磨。有時去醫院看門診,醫生問我哪不舒服,我不知從何說起,醫生也只好腳痛醫腳,頭痛醫頭,天天吃藥,也不見有甚麼明顯的療效。後來,對醫院也失去了信心,心想只有氣功才能徹底治好我全身的病,因為我對氣功祛病健身的功理有所了解,但到哪能找到真氣功師呢?

由於扁桃體時不時發炎,每次發炎都引起高燒,每次高燒都要到醫院打吊針,注射青黴素,原本我很虛弱的身體弄得更是雪上加霜,於是決定乾脆把扁桃體摘掉。就讓我妻子陪我到廣州一所醫院準備做扁桃體摘除手術。到了醫院,經朋友介紹的主刀醫生剛好有事要出差,告知我們要幾天後才能回來。我對妻子說:「我們先到烈士陵園找氣功師,學一學氣功後再回到醫院等醫生回來做手術。」

於是,我們到烈士陵園附近的旅館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就到烈士陵園,剛走到門口,就有一位老人家手提鳥籠迎面走來,笑著對我們說:「你們是從外地來的嗎?是想來學氣功是嗎?進去看看,裏面甚麼氣功都有,看一看喜歡哪種?」我們謝過老人家後便走進去,轉了一圈後,站在離門口不遠處的小山坡上猶豫不決,覺的甚麼氣功都有,不知學哪種合適?這時那位提著鳥籠的老人家又出現在我們面前,問我們說:「找到了嗎?有沒有找到喜歡的?」我說:「太多了,不知學哪個好?」老人家用手邊指邊說:「對面那支槍的石雕下面,每天最多人煉,你們可以過去看看。」於是我們按老人指的方向走去一看,哇,真的有很多人在煉,也有人在教,還有幾個家長帶著四、五歲的小孩也在學。我妻子對我說:「這功應該不錯,不然家長不會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也來學。」我們問那個教功的學員:「這功教會要多少錢?」他說:「我們是義務教功,不收費。」我和我妻子對視了一下,心想:這世上還有不用錢就可以學東西的,真是少見。接著那位教功的學員又向我們介紹說:「我們這個功叫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這位教功的學員正好住在我準備做手術的這家醫院附近,對我接下來真正的走入修煉提供了很大的幫助。這就是我得法的經歷,感恩師尊的精心安排和一路上的引領。

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那天下午,我們又來到醫院辦理住院手續,等待主刀醫生回來做手術。一切辦妥後拿出早上教功的學員送給我的幾張紙,裏面是各地學員修煉大法後的心得體會。看著學員們修煉後如何正確對待矛盾、如何善待他人、如何提高心性等,我覺的這功法真是太好了。接著又開始在房間裏按照早上學員教的動作憑印象比劃起來,過了一會,突然肚子很痛,就跑到廁所,一下便出了好多好多的污血,剛開始很害怕,但感覺身體很輕鬆、很舒服。我的胸部小的時候多次受傷,因為當時沒有及時治療以至於到後來每當氣候不好或冬天時胸部就像被一塊大石頭壓著一樣,很悶,有時喘氣都覺的很困難。這樣陸續便了三次污血後,胸部感覺非常舒暢,再也沒有胸悶等不舒服的感覺了。

因為我有嚴重的神經衰弱,睡覺前如果沒有服安眠藥就睡不著,住醫院的第一天晚上,我叫護士拿幾片安眠藥給我,連續叫了三次,她都沒拿來,當時我很生氣,就到醫務室責備她,回來後我妻子說:「說不定你就是不用吃安眠藥了啊。」我沒吱聲,那天晚上還是照吃。第二天開始就沒叫護士送安眠藥了,真的像我妻子說的一樣,不用吃安眠藥也可以入睡了,真神奇!

準備做手術的前一天晚上,我妻子就跟我商量,說乾脆不要做手術了。我說為甚麼?她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感覺這功太神奇了,先回家煉煉看,不行再來做也不遲,扁桃體摘掉了就沒有了,要也要不回來了。我猶豫了很久,後來覺的她說的有些道理,於是就決定不做了,但我還是放心不下,對她說:「明天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要多開一些藥帶回家,難得來一趟。」因為當時還沒有開始學法,不明白法理。

第二天出院時,我妻子拉著行李箱,我一隻手提著一袋濕衣服,另一隻手提著滿滿一袋藥,走到醫院門口的候車亭剛停下,突然衝上來一個小伙子把我的那袋藥搶了就跑,我拼命的追他,但沒有追上,我對妻子說:「回醫院找醫生重開吧,藥被搶走了。」她說:「說明你不用吃藥了,回去好好煉功吧!」結果我們就真的空手回家了。

其實在回家的路上,師父就開始幫我消業了,當時一路上全身有點畏冷、低燒的感覺,但當時還不懂是在消業。

回家後,我開始認真學法、煉功(大法經書及師父教功錄像帶、煉功音樂帶是回家前到那位教功的學員家裏請來的),並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精進實修,不知不覺中,各種慢性病都消失了,真正感覺到無病一身輕的那種輕鬆和快樂。

後來才悟到,在醫院期間,是慈悲的師尊一直借我妻子的口在點化我,我才能走過來,弟子叩謝師尊慈悲救度之恩!

三、師父給我下法輪

其實真修弟子師父都會給下法輪,但是,在這裏,我還是想說一下我的感悟。在廣東的農村,很多人家裏都喜歡供這供那,其實就是求:財丁興旺、升官發財等。雖然我參加工作離開了農村,但這些習俗記憶猶新,特別是修煉前各種各樣的氣功書都看。師父說修煉一定要專一,能否做到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但剛開始修煉的時候,還沒有對這方面有很深的認識。有一天,我到市場買東西,剛走到市場門口,有兩位尼姑打扮的中年婦女手拿著各種佛像(用鏡框裝著的),老纏著我,要我買,每幅10元,我微笑著拒絕她們,最後有一個說,看你這人很面善,不用錢,就送你一幅吧,放在家裏,可保平安、發財。我還是微笑著對她們說:「謝謝!我家裏已經有了。」因為我當時想到我家裏已經有師父的法像了。結果騎單車回家的路上,我的小腹部位像有風輪一樣在激烈地翻轉著,上樓梯時感覺整個身體像失重一樣,輕飄飄的。我知道師父已經給我下法輪了,我才悟到剛才發生的事是在考驗我。這件事讓我更加覺的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四、師父給我送來了孩子

我們夫妻結婚多年一直沒有孩子,修煉後有一天,我在心裏求師父賜給我們一個孩子,也好讓這個生命能得法和我們一起修煉。

幾天後,晚上睡覺時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手裏捧著一個東西,但我看不清楚是甚麼,她走到床前對我說:「這豆是你的。」當我坐起來伸手去接的時候,便醒了。過了沒多久,我妻子就告訴我,她懷孕了。因為那時候剛開始迫害,經常有公安人員到家裏來騷擾,孩子出生幾個月後就寄養在岳母家,一直到八歲左右才回到我們身邊一起生活。我從來也沒有把這個夢告訴我岳母。但神奇的是她卻給我孩子起的小名就叫:豆豆。

五、師父保護我度過劫難

在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經歷了各種各樣的魔難和危險,都是在師尊的保護下化解的。在此僅舉一例:

幾年前的一天上午,我由於急著趕到某地與朋友相會(前一天已說好了見面時間)。在限速70公里的公路上車速開到超過100公里,突然前面路口有一輛黑色小汽車正要橫穿馬路,緊急剎車已來不及了,我立刻向右扭轉方向盤避免正面與之相撞,這一用力一扭,整輛車急速向右邊直衝,前面就是一個很深的泥坑,這時我頭腦特別清醒,心也不慌,頭腦中突然想起幾天前思想中出現的一念:危難關頭,一邊踩剎車,一邊向相反方向用力轉方向盤。所以我一邊踩剎車,一邊用力向左轉方向盤,結果艱難的扭轉了車輛行駛方向,滑了一段路程後撞到路中間的隔離欄上,車頭撞壞了,但人卻安然無恙。想起來很後怕,如果沒有幾天前師父先打給我的那一念,在那幾秒鐘時間,我根本就不知所措,那可能就是車毀人亡。

六、師父幫我妹夫把體內的蟋蟀弄出來

前面提到我妹妹的天目從小就開著的,有一段時間她來我家幫忙,當我們一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她就看到了法輪和師父的法身,因此她很相信大法,全家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有一天,她告訴我她丈夫可能是病。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說她丈夫今天說身上這裏不舒服,明天說那裏不舒服,而且好像有甚麼東西在體內爬走一樣,有時體內還有些癢的感覺,到醫院看醫生,醫生也聽得一頭霧水,只能開一些抗過敏的藥片回家吃,但都沒有甚麼效果。我抽空去了她家一趟,我說服我妹夫來煉功試試,我告訴他,只要相信大法,一切問題都能解決,大法是超常的,並把他帶到我家教他煉功,也讓他看《轉法輪》,煉了一週左右他就回家了。

不久,妹妹告訴我,妹夫早上突然感覺喉嚨有點癢,接著就咳出一隻白色的蟋蟀,那只蟋蟀還是活的。從此以後,妹夫原來的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全消失了,親戚朋友聽後都覺的太神奇了!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一樁樁的神奇故事,展現了大法的偉大和超常,也印證了師尊對弟子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時時刻刻的保護。世上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弟子對恩師的感激,唯有不辜負師尊的期望,堅定的走好最後的路,做好師尊要求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圓滿兌現史前的誓約。

弟子再一次叩拜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