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身體不舒服的思考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前幾天,我的膝蓋突然不舒服,覺的發脹,用手按一按還疼。持續了好幾天,發正念也不見好轉。這時,壞思想就冒出來了:「這是關節炎吧?是這幾天吹空調吹的吧?」看到丈夫以前貼的效果非常好的藥貼,腦中閃過一念:「貼上一貼就好了。」雖然這思想冒出來了,但我並沒有按它去做。

師父說:「大家想一想,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1]我悟到,那個得了腦血栓的人,命中註定業力輪報一定會得這個病。修煉了,欠下的業債也要還。雖然那個人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但是已經和常人的那個腦血栓不一樣了。可是,那個人沒有做到真正的相信師父,我覺的挺可惜。

由此,我想到了自己,也許在人生的道路上,按照業力輪報,我就會膝蓋不好。舊勢力還在按照我舊的人生道路安排,往我這扔業力,這怎麼能行?我就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我可不能像那個得腦血栓的人一樣。我相信師父已經把我的身體都清理了,我不會有事。

就這堅定的一念,第二天,我的膝蓋就好了,真的好了。我再一次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明白了正念才是改變狀態的關鍵。這也增強了我對修煉的信心。

自從生完孩子以後,覺的自己的腰就不如以前了。這麼多年倒也不影響甚麼,也發正念,但沒覺的有好轉。可在膝蓋好了以後,腰的症狀又感覺加重了,早上起來就覺的腰疼,而且直接影響到腿也沒勁。一天沒幹啥事,就覺的累了。

直到腰疼的真受不了了,我才開始反思這個問題。我想:你舊勢力干擾我,不就是想讓我對師父不堅信嗎?不就是想讓我對大法產生動搖嗎?這是不可能的!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這麼簡單的一念,想過之後,第二天一覺醒來,腰好了,輕鬆舒服的感覺,讓我感到渾身有勁。這麼多年了,我的腰終於好了,我非常高興、激動。大法的神奇再一次展現。

這看似簡單的一念,卻是發自我內心的;這看似簡單的一念,卻是正念。這一念的產生,是以這麼多年的修煉為基礎的。我覺的正念的產生,也沒有那麼容易。身體不舒服了,知道要發正念。可是發的是正念嗎?如果是正念,為甚麼不好使?我也曾發正念清除背後的干擾,可是目地是甚麼呢?是為了解除痛苦,這根本上和常人有啥區別?人是用吃藥、打針解除痛苦。而我是想用正念來解除痛苦,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為了舒服。這樣的正念不叫正念,也不會起到甚麼效果。

那麼甚麼是正念呢?我理解的是:正念就是對出現的矛盾、身體的不舒服,乃至整個人世間所有的一切的一個正確的認識,符合大法的認識。這是我通過多年的修煉,而得到的切身體悟。當人念和自己在法中悟到的法理發生碰撞、衝突時,自己怎樣選擇,怎麼能找到正念呢?身體不舒服了,矛盾產生了,這時需要我們能靜下心,去反思自己的每個念頭和背後的目地,能承認自己的不足和看到自己的執著。一旦真正看到自己的自私和不足,就會改正,就會在法中找到正確的認識,正念也就產生了。所以說向內找是最重要的,是把人念變成正念的唯一辦法。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人神之差也就是這看似簡單的一念之差,師父說:「念一正 惡就垮」[2]。我悟到,正念的威力就是大法威力的體現。

作為修煉者,我們都知道,現在身體出現的不舒服狀態,特別是影響了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的時候,已經不是消業,而是舊勢力的干擾。那麼它為甚麼能干擾得了呢?它為甚麼就敢干擾呢?我認為,根本上的原因,就是對法的正信和堅信的程度上沒達到標準,想通過師父叫我甚麼病也沒有了,甚麼不舒服的狀態也沒有了,從而去相信大法,也就是體會到了,才去相信。

而大法的要求是,你堅信了,心性提高上來了,對這個問題有了更高的認識了,身體才會有超常的表現。問問自己:你真的相信你的身體已經不會再有人的病了嗎?在身體出現不舒服的時候,當時的念頭是甚麼?刨根問底,才能看到自己信師信法的程度。其實,我們的身體已經不會有人的病的反應了,只是自己沒提高上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而已。因為把自己擺在人中,對這個問題還是人的認識,調動不了功來清除邪惡,所以就受其干擾。因為認識是人的境界,所以舊宇宙、舊的法理、舊勢力就敢干擾。說到底,還是提高認識、提高心性、向內找是根本啊!

師父說:「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1]如果我們對大法的信堅如磐石,那邪惡早就嚇跑了,還敢來干擾嗎?所以說,正信和堅信是我們最終要達到的,正信和堅信的程度不同,也就是修煉層次的差別。

那麼,怎樣達到正信和堅信呢?其實這就是我們的修煉過程,向內找是唯一的辦法。我們只能真真切切的去發現不足、承認不足、去掉不足,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當我真的去相信師父時,一切都變的很簡單。因為我相信師父,才能坦然、才能不動心;因為我相信師父,才不計得失;因為我相信師父,我明白一切好壞都是我該承受的;因為我明白,大法在衡量著一切,在衡量著我,一切就該那樣。

再有,甚麼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嘴上說我不承認它,就代表不承認,它就能不起作用。而是按照大法的標準提高心性,提高認識,去掉人的認識才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因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也是舊勢力安排的,按照它去做,不就相當於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不就是對它的承認嗎?所以,關鍵時刻能選擇正念做主導,才是對舊勢力的徹底否定,才是對它的徹底不承認。有時正念沒起主導作用,也不要放棄,終有強大正念,拋棄人念的時候。

這段時間,我總做著一個相同的夢。夢裏知道這房子應該是我的,但是好像我都把這個房子忘了。再一次的夢中,我知道這應該是我的房子,可是別人怎麼住進去了呢?我想要回我的房子。昨天晚上在夢中,我回到了自己的房子,打掃自己的房子,清除一切髒東西。我心裏想,這麼多年,我怎麼就讓別人住在這裏了呢?我從中悟到,一定要自己的正念做主,如果正念不做主,就會被別人給做主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17/18785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