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幫人解救危難的「救命良方」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明慧網上世人明白真相後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解救危難的例子簡直太多了,這些真實的事例都來自於法輪大法學員及他們的親朋好友和明真相的世人的親身經歷。筆者不妨從明慧網中報導的真實例子中列舉幾例,供朋友們參考。在這人類大劫難的關鍵時刻,放下自己的成見,聽一聽大法弟子所講,也許就能挽救自己和家人的生命。

例1:家住武漢百步亭小區的親戚武漢肺炎好了

武漢這次突發的瘟疫,讓人始料不及,封城更是讓人深受其害。元月二十三日,我剛到兒子家,就聽孫子說他在武漢的舅舅和表弟逃出來了,回外婆家了,細問才知道因武漢封城,已經死了很多人了,兒媳的弟媳(下簡稱弟媳)都快崩潰了。

兒媳的弟媳一家就居住在武漢漢口百步亭小區,她母親已感染上武漢肺炎正發燒、胸悶、呼吸困難,她自己也有輕微的咳嗽症狀,因沒有床位,要他們在家自行隔離,所以很害怕,不停的與姑姐(也就是我的兒媳)微信聯繫。我兒媳告訴弟媳快告訴母親,快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兒媳的弟媳明白真相,也做過三退,於是告訴她母親誠念九字真言,後又用電話多次聯繫幫母親做了三退,我當即上大紀元退黨網站給她母親發了退出黨團隊的嚴正聲明。

幾天後,她的媽媽所有症狀都消失了,全好了,一直到現在都很好,她每天早晚都念九字真言,心裏非常感謝大法師尊救命!

例2:大疫中兩個家庭念九字真言得救

一、武漢一家五口染疫三人危重 念九字真言四人喜得救

我是湖北省一個鄉鎮的法輪功學員,近兩年來住在縣城兒子的公司裏。公司裏有個叫金星(化名)的武漢男子,今年四十二歲,在公司做了三、四年的銷售,工作很努力,與同事們相處也很友好。他以前是黨員,剛來公司時我就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並幫助辦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很相信大法好,還經常在世人面前揭露中共的惡事、醜事、敗事。

今年大年期間,武漢肺炎大爆發,湖北全省各市縣都成了重災區。正月二十那天下午,金星焦急地跑來找我說:「阿姨,武漢一個同學打電話說她公婆與丈夫三人都染上瘟疫發高燒住院,三人都很危重不行了,現在她與十多歲的兒子壯壯也開始發燒了,她感到非常恐慌,您想想辦法救救她一家人吧。」我一聽就說:快,幫他們三退,叫他們念大法好。我趕緊拿來一枚真相護身符叫金星用手機拍下立即傳給他同學。

金星一聽有了希望,趕緊拍了照傳給了同學,安慰同學說這下有救了,叮囑她千萬要照著護身符上念,只要誠心念就能救命。並當即在電話裏給她丈夫退了黨,同學本人退了團,兒子壯壯退了隊,金星一一記下他們的名字鄭重地交給我幫他們上網聲明三退。金星又讓同學轉告全家人包括住院的只要人還清醒的都趕緊照護身符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同學接受並照著做了。

到了正月底,金星再打電話問同學時,同學千恩萬謝法輪功救了她,說只有公公年紀大病情重走了,婆婆、丈夫和兒子都保住了性命,並感謝金星在她全家性命攸關時關心他們。金星又囑咐同學說以後全家都要記得天天念,同學答應了說肯定會天天念的。

二、兄弟二人染疫住院 念「法輪大法好」保住生命

我老家鄉鎮上有個肖爹,今年八十多歲,他有五個兒女都在外面工作,已是兒孫滿堂。我在老家住時,給肖爹家裏絕大多數人都講明了真相辦了三退,只有大兒子在武漢工作沒見著面,小兒子也退了黨,但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時他只是笑,沒有作聲,表現出不是很相信但也不反對的樣子。

今年過年時,因中共隱瞞武漢新冠肺炎疫情,人們都被蒙在鼓裏,肖爹的兒女們也都回老家過年,一共二十多人。大兒子在武漢工作,只回來他一人,大兒媳與孫子都沒回來。肖爹有個女兒叫肖緩(化名),與我女兒是同事且關係很好。眼看疫情越來越兇猛,女兒就給肖緩打電話,關心老家的疫情。肖緩告訴說:前些天她大哥染上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轉到縣醫院去了,第二天弟弟也染疫直接去了縣醫院。

眼看一家倆人染病,全家人天天在一起吃飯密切接觸,都感到很恐慌,現在家裏還有二十人被隔離在鎮上一家賓館裏。女兒一聽連忙安慰肖緩說,你平靜一些,我趕緊找我媽幫你一家想辦法。女兒意思是讓我求師父搭救她們一家人。

女兒連忙給我打電話說得很緊急,說這一家子二十多人都有接觸,這怎麼辦呢?媽,趕快幫忙想想辦法呀,求師父救救她們一家吧。我一聽,就囑咐女兒穩住心,快快叫他們一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只要真心念威力無比,就能得到大法師父保護。

女兒心裏有了底,趕緊給肖緩打電話教她念九字真言,肖緩就在電話裏念,女兒關切地問:「你現在能念得轉(方言:念得準確並能記住)嗎?」肖緩說我現在心裏平穩多了,能念得轉。女兒又囑咐她一定要打電話讓哥哥弟弟及全家人都念,念出聲和默念都行。肖緩照著做了。

隨後女兒就常打電話關心她,後來她哥哥弟弟都出院了,只有弟媳還在隔離,其他人都回家了。肖緩在電話裏不停地說謝謝你媽告訴我們救命的大法,救了我們全家的命。當女兒轉告我這些話時,我雙手合十於胸前,滿眼含淚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例3:瘟疫中救人 大法顯神奇

世紀大瘟疫已經爆發三個月了,從武漢到全中國,從全中國到全世界。每個人都密切關注著疫情的發展和由此衍生出的一系列問題。作為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我清楚的知道我們不能參與人間的政治,那都是有安排的。下面我要寫的故事就是自己真實的經歷。

我是一個修煉大法六年的新弟子。以前給有緣份的人講真相勸三退,總想試著多講,後來發現講太多了,人家很反感。他們中的一些人認為自己對這個世界有足夠的了解,並且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好的規劃,用不著別人告訴怎麼去生活,怎麼做人。我有一個朋友,她以前就是這樣。有一次,她告訴我說她最近身體不好,一大堆的病,弄得她挺煩心的。我想這不就是個機會嗎?就把自己得病後喜得大法,後來通過修煉大法完全康復的過程講給她聽。後來,我勸她要不就試一試修煉大法吧,她說:我是信基督的,我有信仰。

今年中國新年前後,她告訴我說她感冒了,發燒咳嗽,渾身無力,當時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因為她每天是坐火車上下班的。我告訴她經常念九字真言可以保平安,她還是對我說,「我要是求也去求我的耶穌基督。」我心想,但願吧,要是你求耶穌基督能保你平安,那也挺好的。沒辦法,我只能以關心的角度問一問她的病情。當她說病情有所好轉的時候,我也挺高興,就提醒她買些食物存在家裏,一旦這裏也封城,家裏有吃的,並再次提醒她要念九字真言。

三月中旬的一個週日,我們這裏已經封城,政府要求大家都在家辦公。她突然給我打電話,急切的叫著我的名字,她說:我現在呼吸困難,已經要憋死了,喘不上氣來。你過一會能給我打個電話麼?如果沒有人接,那我就……沒等她說完,我就意識到事態嚴重了,她中招了,但她自己一個人住,又住得那麼遠,我就是開車去她家,也需要至少兩個小時啊。我舉著電話對她大聲說:沒事,咱有救,快念九字真言。我說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求李洪志師父救救我。就這樣我說一句,她重複說一句,我們舉著電話有一個小時,她說:情況好些了,能喘上氣來了。然後,我把大法網站給她發過去,告訴她看師父講法,因為師父的講法有巨大的能量。這次她真的很聽話,去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同時,我雙盤打坐,發正念,清除纏著她的各種邪惡生命體。

一個多小時過後,我渾身大汗,發正念時,能夠感受到那些纏繞著她的邪惡生命清理起來非常費力。也許是我層次有限,功力不夠吧。

晚上,她又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說,看著師父的講法錄像,她睡著了,睡醒了,就覺的身上舒服許多。我提醒她,只要有力氣,就要念九字真言或是看師父講法,這樣才能快些驅趕那些髒東西。這次她真的很聽話,積極的去看講法錄像,並且開始學煉五套功法,我有些吃驚也很欣慰,她終於明白了,得救了!

兩週後,她的病基本好了,她激動的給我打電話致謝,並告訴我現在她每天煉功、看書。我告訴她:如果不是師父管你,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幫你,不要謝我,一定要清楚的明白大法到底是甚麼,要謝就謝咱們的師父,我們的命都是師父救回來的!她十分認同。

例4:感謝師父在嚴重的車禍中救了我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五十四歲了,由於失地轉入了城市,沒有了生活來源。二零一九年九月份,經人介紹給一家裝飾公司辦公室人員做飯。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中午十二點左右,做好了飯後我騎著電動車回家。走出五百米左右剛一拐彎,一輛小轎車突然迎面而來,由於是鄉村公路,路面很窄,我們倆的車速都快,我來不及躲開,只聽「啪」的一聲,小轎車一下重重的撞上了我,車輪從我左前胸壓過,同時車輪將頭皮掛掉一半,鮮血流了一地。

我立刻請李洪志師父救我,心裏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時正是中午建築工人下班吃中午飯的時間,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在說,完了完了,這人肯定沒命了。我當時頭腦很清醒,我一定要起來,用盡全身力氣跪了起來。

他們看我還活著,撞我的司機馬上打了120電話。到了醫院,我姐姐(同修)已經先到了,看我滿臉身上都是血,耳、鼻、口都在流血,還一口一口的吐血,叫我別怕,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你能背《論語》,就不停地背。

後來送急診室做手術,頭部、眼部共縫了有二十多針,這是在區級醫院做的,晚上又轉到軍醫大住進了病房。經醫院CT檢查結果是:面部軟組織大面積挫傷,頭皮裂傷,顱底骨骨折,下顎骨骨折,肋骨多發性骨折,血氣胸,肩胛、頸、胸-多發性骨折、肺挫傷。

神奇的是,這麼嚴重的車禍,我自始至終都沒有疼痛的感覺,只覺的一身酸軟,身體不能動彈。三天我就能坐起來了;一星期就能下地自己上廁所了;八天我就要求出院回家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救了我。

例5:僅僅七天 患肺癌晚期的我康復了

六十年歲月匆匆而過,金錢、地位如過眼煙雲,雲消霧散。「肺癌晚期」,醫生的診斷書就是死刑判決書,告訴我生命已經到了盡頭,死神一天天向我逼近。

我相信科學,但此時醫學卻無法救我的命──晚期肺癌不能手術,不能放療,只能化療。

做了一段時間化療後,皮膚上長滿了小泡,癢的不能睡覺,還不能用手抓。到後來,化療也不能做了,渾身疼痛無比,高燒不退,整個消化系統全部失效:口腔潰爛不能吃飯,不能喝水;大小便不通;躺,躺不住;坐,坐不住,整夜不能入睡……

昏迷中,我突然想起了法輪大法,心靈深處升起了一線希望。我從心底裏求大法師父救救我。我告訴妻子:「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大姨,我要煉功。」

一股神奇的力量使我能坐住了。和大姨學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靜功。兩手剛拉開,只覺的自己溶在了一種非常柔和的場裏面,殊勝無比。我立刻明白了──大法師父在救我的命!無明的淚水,不,是感恩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煉了一會,我就睡著了。醒來時,我好像換了一個人:我能吃飯了,大小便也通了,過往的一切好像沒發生在我身上過一樣。這起死回生的巨變,僅此一夜間!這一切,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發生在我身上。

我和妻子每天認真學法、煉功。七天以後我完全恢復了健康。半個月後體重增加了六斤多。我能正常開車工作了。

這是在我六十歲時的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這奇蹟驚呆了周圍知情的所有人,震驚了我所有的親朋好友。他們紛紛前來探望,大家看到了這活生生的事實,無不感歎大法的超常,人人發自內心的讚頌:「法輪大法好!」

最近明慧網刊登了一篇董宇紅醫學博士《九字真言對武漢肺炎療效研究之啟示》的文章,建議讀者去看看。現在全人類都在研究探討如何渡過這場武漢肺炎劫難的辦法,許多人在天災人禍、疾病纏身面前會遇到不可抗拒的危難,「救命良方」就在面前,何不去嘗試一下,使自己也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呢?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9/18/18682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