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同修被騷擾想到的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半年來,我地出現同修大面積被騷擾的情況。面對邪惡的騷擾,同修有的不知所措,各種心也反映出來,有的堅定修煉,不為所動,也有彷徨的、妥協的、消沉的,還有主動配合迫害者的,有的被罰款等等。

下面,我舉幾個真實的同修對來騷擾的人員講真相的例子,以破除邪惡的騷擾。

1、面對社區、派出所突闖,A同修是怎樣對待的

A因修大法被中共迫害,剛出獄幾個月。一天早上,當地片警和兩個女人(沒說哪兒的)來找A,同修A沒多想,就讓他們進屋。他們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同修A說:「煉。我們這些人沒有打、砸、搶、偷的,更沒有坑、蒙、拐、騙的,也沒有吃、喝、嫖、賭的,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可是我們卻被非法關到勞教所、監獄往死裏整,天理不容!現在那些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如周永康、薄熙來等都以反腐的形式遭報應了。」片警說:「不要和鄰居其他人說,現在國家政策這樣好。」同修A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大街小巷都有煉法輪功的,當時人大委員長喬石做了一次對法輪功的全面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人於國家於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出於嫉妒變態的心理,發動了這場毫無理性的鎮壓。這時片警搶話不讓同修說下去,同修說:「你們總得讓我們說話吧?」同修就又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是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製造的彌天大謊,欺騙世人,製造仇恨,你們都被矇騙了,不要被欺騙。當同修給他們講三退時,他們急急忙忙打聲招呼就走了,字也不簽了。

有一天,同修A一個人在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來了十多個人,三輛車,同修看這架勢就明白了,突如其來,怎麼辦?那就是證實法,維護法,在法上否定它。但說是說呀,可同修就覺的自己腿發軟發顫,這時同修加強自己的正念,有師在、有法在,怕啥?!這時同修認出來他們是市政法委、區政法委的,還有片警和社區人員。市政法委的人說:「我們來看看你。」同修回答道:「你知道嗎?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誰反對、隨便下定論都將在宇宙正法中被解體淘汰。」頭腦中打出師父的法:「宇宙中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1]當同修說完這段法時,就看市政法委的那個人的眼睛顯現出害怕的眼神,很明顯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那人問同修說:「你是不是做好準備了?」同修沒吱聲,區政法委的人開始對大法師父不敬,同修發出一念:「清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人這邊也要正他,同修對他說:「你不要這樣說,這樣說對你真的不好,人對宇宙大法犯罪能好嗎?」同修說完就看這個人在地上轉了兩圈,開門出去了,一會兒把市政法委的人叫出去。過了一會兒,市政法委的人,區政法委的人進來對同修說:「我們來看看你,你也挺好的,我們回去了。」同修說:「地裏有菜,給你們拿點回去吃」。他們說:「不用了」。就這樣,他們都走了。

從同修A這兩個例子來看,我們遇到突如其來的這樣事情時,千萬別把它當作迫害,因為師父根本不承認這場強加的迫害,大法弟子也不承認。同修A在關鍵時刻想到的是怎樣證實法、維護法,在法上否定它,否定舊勢力利用的迫害法,迫害大法弟子其實是在淘汰迫害人本身。這時同修A就抓住這好機會,不讓眾生對大法師父、對大法犯罪,就是講真相救人。當同修法理清了,這時法就起到救人的作用了,同修在法上做事,也就沒有怕的因素了。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了,所以就有驚無險,解體了邪惡的陰謀。

2、既然派出所把我請來了,這個環境我就該說了算,我就要做主導。

五月十三日早上,一個老同修剛出單元,就被五個警察綁架了,然後他們上樓抄家,只翻到一本《轉法輪》,警察要進供著師父法像的房間,同修的老伴(同修)聽到後喊:「你們抓我幹甚麼?」她就把供師父法像的房間鎖上了。當警察讓她把門打開時,她正念很足的說:「那屋你們不能進,我不能給你們開。」

這樣警察把他倆帶到派出所,過程中老同修家的車庫和放東西的地方都被翻的底朝上,當抄到放東西的房間時,一個警察氣急敗壞的,指著老同修罵道:「我們來晚了,都被你給轉移了,我真想揍你一頓!」老同修說:「你敢?你是警察就這個素質啊!」那個警察就低下頭罵罵咧咧的,把倆老同修帶到派出所。

他倆都沒有害怕,被分別關著。男同修首先發出一念:解體整個派出所另外空間裏的一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把這裏的所有警察都從中共惡黨邪靈的控制中解脫出來。發出這一強大的正念後,老同修的慈悲心就出來了,心態也放的很正,思緒平穩下來,對警察的怨和恨,也蕩然無存,只感到這些警察在迷中被邪黨控制著在幹壞事,太可憐了,得救他們。凡是能跟老同修接觸的人,他都耐心的跟他們講大法的美好,給他們被救度的機會。做筆錄的警察問老同修:「你還煉法輪功嗎?」老同修當時不想讓這些警察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再犯罪。就說:「這是我個人的權利。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國家給大法師父頒獎,又給法輪功頒獎,又給極好的宣傳。怎麼江澤民突然一夜之間就給法輪功定了個罪呢?你們不感覺奇怪嗎?你們應該用自己的大腦想想吧?法輪功提倡真、善、忍,做好人,多少人修煉法輪功道德提升,變好了。」老同修就這樣利用環境講大法對社會,對家庭的好處,有的警察默默的聽著,有的聽幾句就走了,都不吱聲,就這樣講了一天真相。最後記錄的警察說:「老爺子,你說完了,就給這上面簽個字吧?」老同修說:「這個字我不能給你簽呀,我要給你們簽了字,那就等於你們也在參與迫害我們了,參與對大法犯罪,將來要遭報的,我為了你也不能簽這個字呀。」他說:「那就算了吧。」就拿著找所長彙報去了。

所長過來說:「老爺子,你要煉就在家煉吧,我不管,但是兩會期間你別出事。」老同修說:我現在出事了嗎?你們一幫人給我綁來的!甚麼理由都沒有,你們總得說出個藉口吧,這樣做,你們不怕以後被追責嗎?」所長當著幾個警察的面,下不來台,只好說:「你別說了,你別說了。」這時已經晚上了,他們就讓兩位老同修回家了。

3、從九九年中共迫害以來,從沒有經歷過突然上門面對邪黨部門的同修是如何面對的。

有個同修修煉二十多年從沒有經歷過這樣那樣的邪惡場面,二零二零年六月的一天,同修的丈夫在外地打電話說片警給他打電話了,要同修的電話,給他了,片警說要去家一趟。

聽到後,同修心跳的很厲害,恐懼心、怕心都上來了。自從實名訴江後,也有過片警打電話,騷擾過她丈夫,都被同修的正念解體了。這次突然感覺另外空間的邪惡壓得同修都喘不過來氣了,她趕緊坐下來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及眾生的黑手爛鬼、惡黨邪靈。就這樣她心裏也穩不下來。兒子過來說:媽媽快把你的書都放起來吧!當時同修沒有反對,但總覺的這不是正念,心裏也知道自己的狀態有點不對勁,可就是正念不起來,又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突如其來的干擾,也就順從兒子的做法了。

過幾天,片警給同修打電話,同修接了,片警問同修是叫甚麼甚麼名嗎?片警謊稱核實一下戶口,門樓號,樓是自己家的嗎?同修回答是,片警說好了。

這以後,因為害怕,同修連陌生人電話都不敢接了,過了幾天來個電話是大連的區號,同修以為是自己的親屬,就接了,一接是個陌生人,說是新來的片警,互相問了姓名,同修借故說聽不清就掛機了。實際因為怕,沒正念電話裏沒敢講真相,匆匆就掛機了。

六月十一號是個雨天,十點多鐘,有人敲門,同修沒加思索就把門打開了,進來的是社區主任和一個男士,說:「找你簽個字,功法好就在家煉,沒人管,簽了字就把你的名字去掉了,以後就再也不找你了」。丈夫害怕就督促同修簽字,同修堅決不簽,丈夫就代替同修簽。這時同修就動了氣,就大聲跟主任說:「你們這是對我這個好人的歧視,也就是騷擾,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錯嗎?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嗎?你們憑甚麼上我家來?這就是對我們的侮辱,你們一個電話就攪得雞犬不寧,你們寫的那個我不承認!」同修丈夫害怕就不讓同修說,就把他們送走了。

過後,同修向內找,與同修交流知道自己的不足,當時沒有善心,沒有慈悲心,就是頂了。其實同修平時遇事挺穩重,做三件事很紮實,遇到這事後,更加實修,多學法,多發正念,背法,抄法,三件事不落。

一天下午講完真相到家一看,小妹坐在沙發上,同修問她:「你這麼忙,怎麼跑到這來了?」小妹說:「是大姐夫打電話叫我來的,說派出所和社區要來找你,和片警照個像,簽個字就行了。姐夫說你不會簽,就叫我來替你簽。」同修說:「那可不行,那是對大法犯罪!那會害了你。」小妹一看就哭了,說了一大堆讓同修動心的話,如:甚麼甚麼我就你一個姐呀,你要有事我可咋辦?我就你一個親人,你都這麼大歲數了,姐夫與你離婚了怎麼辦?等等。同修一下子就清醒了,冷靜下來,對妹妹說:「你也知道大法好,真相你也知道,你放心,你說的這些都不會發生,絕不可能發生的,你回家吧。」妹妹說甚麼也不走,就要等他們來。同修說:「你在這我靜不下來,不能很好的發正念,你回去幫姐,就念「法輪大法好」,求師父保護我,這樣就是幫姐了,姐啥事都不會有的!」妹妹說:「真的嗎?」同修說:「真的,你快走吧!」同時同修也讓兒子念「法輪大法好」,求師父保護。

同修的妹妹剛走五、六分鐘,她的丈夫就回來了,說:「主任剛才打電話,六點就到,要你和片警照個像,再簽個字,你要不給他們簽就讓我替你簽也行,同修一聽說:「那可不行,你替簽字就等於你在反對大法了,那可是要命的事。你千萬不能簽,你放心,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丈夫一看同修不配合,說服不了,就拿親情威脅她,還大罵她,拿兒子、家庭威脅她,同修就是不動心,過程中同修已經識破舊勢力想利用她平時還沒放下的親情,瓦解她的意志。丈夫怎麼說,軟的硬的,恐嚇,同修就是不動心,就是安慰丈夫,不會有事的,同修就勸丈夫走,說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決,你不用怕他們。丈夫不走,同修說:「你不走,我走。」丈夫說:「你要走就別回這個家!」同修看說不通,不能上舊勢力的當。就回屋發正念了。大約五分鐘後,社區和派出所的人就來了。他們一進來就問同修歡迎嗎?同修說:「歡迎,進門就是客,坐下吧。」坐下後,同修想我必須主導,決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同修主動先說:「主任啊,對不起,我先給你道個歉,上次你來,我實在不冷靜沒好好對你說話,對不起,請原諒。因為我是修真善忍的,有事應該在真善忍上交流,沒有做好。」主任說:「看出來你很善良,不用道歉。」同修說:「你看真善忍多好啊 ,看起來你們也挺善良,作為生命,咱們得按真善忍做人吧?你看天地間有個理叫善惡有報啊,千萬不能做壞事,你看薄熙來,周永康比你們官大不大?不也被抓入獄了嗎?孫力軍是個迫害大法的頭子,不也下馬了嗎?」主任說:「今天派出所就是讓你再給簽個字。」同修說:「主任啊,這可不能做呀,你看大法真善忍是好的,將來會平反的,那我簽了,不就害了你們嗎?那就是你們對大法犯罪的證據,我不能害你們,是吧?也許你們現在不理解,將來你們會明白我是真心的,為你們好,千萬不能做那種事啊。」他們看同修不配合起身就走了。

看起來整個過程,這個同修沒說幾句話。實際上,這是一場正邪大戰。同修在正念中不斷的向內找,不被親情帶動,信師信法,清除了邪惡,救度了眾生。

在面對邪惡的干擾也好, 在面對邪惡最後的所謂瘋狂也好,作為大法的修煉人,一定有我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中,需要更加精進,更加勇猛的前行。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9/22/18688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