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迷亂中 大法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歷程像個神話故事,但卻真實不虛。謹以此文叩謝師尊的救度之恩!

各種神奇經歷

我是個很單純的女生,從讀書到工作都沒有太大的波折,社會上的很多黑暗面我都沒見過,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對修煉和神佛等等也沒有任何概念。

二十歲那一年,我在一家位於市郊的賓館當服務員。那裏很安靜,接觸的人也很少。有一天我值完夜班回到宿舍,忽然隱隱約約的看到一隻大眼睛在天真的看著我,只要一閉眼就看到,我很害怕,不敢閉眼。從此每當我看到這隻眼睛時,都會怕的哭。慢慢的,也就看不見了。

一九九八年,我在本市某大型進出口公司任總經理秘書。某日,有一男一女來到公司。我一見他們,嚇了一跳,這倆人面目如此猙獰!此後,這恐怖的人臉影像留在我的腦海一年多。

後來我成家了,丈夫是設計師。從結婚時他的身體就不好。為了讓他專心做好設計工作,我一有空就去他的公司幫忙。後來我乾脆辭掉了待遇優厚的工作,專職打理他的公司。

我和丈夫有兩個女兒,一家人挺幸福。但自從一九九九年生了小女兒我就感到身體非常疲累。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一個瑜珈學習班。除了練動作之外,我更喜歡打坐。每次打坐完,我都感到身心愉悅。這樣,慢慢打坐就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了。

在這期間,丈夫一直在經歷病痛的折磨。整整八年,家裏愁雲瀰漫。在被醫生判了「死刑」之後的二零零五年,他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這件事對我影響深刻,但是我還是沉浸在我的「愉悅」之中。他修他的大法,我練我的瑜珈。

在某次打坐中,我又看見了那一隻天真的大眼睛,然後,像開花一樣層層打開,一位菩薩端坐中間,手裏拿著一本金光閃閃的書,但我怎麼也看不見書名。

我問瑜珈老師,她也不知所以然。我多方尋找答案也無結果。後來丈夫把《轉法輪》中的相關內容給我講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是我的天目開了。但是,我再也沒看到那隻眼睛了,但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我也不再害怕了。

在每次打坐中,我都能看到各種神佛和天國景象,我見過達摩,見過釋迦牟尼,見過八仙,還有許多。其實我以前並沒有看過古書,並不知道那些神佛。每一次看到後就描述給丈夫聽,讓他找資料求證我看到的是甚麼。

有一次打坐時我看到了耶穌受難的全過程。耶穌受難時我就在旁邊,耶穌升天時,我也飛了上去,但卻去不了他的天國,被留了下來。出定時,我丈夫坐在我身邊,他說我身上一直在發出教堂的管風琴的聲音。

有一次,我丈夫和人談話,那個人講了一些誣蔑大法的話,我的天目中看到他身上趴著一隻白老虎。從此,這只白老虎就跟上了我。我非常害怕,到處問人怎麼辦?瑜珈老師讓我看地藏菩薩的經書,然後地藏菩薩的法身來了,但她對那隻老虎無可奈何。

當時我接受了丈夫的意見,看了《轉法輪法解》。看書過程中,一個大法輪飛來,白老虎瞬間被粉碎,師父的法身出現了,放著光芒,兩位菩薩馬上變小,恭敬的立在師父兩旁。

可惜,經歷了這麼神奇的事情,我還是沒有被喚醒。我還沉浸在瑜珈當中。丹田中的元嬰慢慢長大,形像卻有點怪異。在某次回家途中,突然感覺腹部有條蛇頭伸出,還噴著黑氣,我嚇得直哭。後查資料,說瑜珈的「最高境界」就是如此。我心中惴惴不安。

我只好向丈夫求救,丈夫也不知道怎麼辦。晚上,他找來一位修煉多年的他的同修。他叫我馬上跟著他煉功。他教我第三套動作「沖灌」時,三兩下,那個小蛇便灰飛煙滅了!

接著,他又教我第一套「佛展千手法」[1],我一抬手,眼前出現了一座天門,有許多美麗的仙女載歌載舞,慶祝我得法,我被驚的無以言表。

後來我看了《轉法輪》,才知道開天目時菩薩手上的那本書就是《轉法輪》。到此一切迷團全部解開。

機緣再誤

從那天之後,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兩年內還出了各種功能。有一次,打坐入靜之後,我看到了我的天國成千上萬的臣民跪在我面前,這確實令我無比震撼。我接觸了一些大法弟子,自己也開始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但由於邪黨的迫害,我雖然在修煉,但心中還帶著各種疑惑。也由於找不到書,所以也就很少學法。

後來,一位在社會上有些成就、大家也比較認同的同修,經歷了監獄的殘酷迫害後堅定的走了出來,沒想到卻以病業形式離世。這件事令我心裏非常糾結,慢慢的對大法產生了懷疑,並停止了修煉。

雖然我希望像平常人一樣過平淡的日子,但卻平靜不下來。一天晚上,狂風暴雨,閃電雷鳴,我的天目中看到了我的天國被打得處處崩塌,眾生哭喊著扯著我的手腳,但仍然都慢慢滑下去,掉進深淵……可此時的我卻無能為力,只能絕望痛哭。

為了逃避痛苦,我想盡辦法不讓我的天目看到任何東西,我也不再修煉任何功法,並且,把日子安排得滿滿,讀EMBA(高層管理人員的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打羽毛球聯賽,跳旗袍舞,練健身操,等等。

但是,還是沒能逃脫厄運。各大健身房的形體訓練都被加入了瑜珈的動作。我另外空間的身體裏又長出了一條蛇,而且其大無比。我更加糾結,每當談起修煉談起大法,我就泣不成聲,對身體的變化,只能假裝不知道。

大難中重生

二零一七年九月底,我因腦血管瘤破裂暈倒在家中,家人把我送到醫院搶救。前後動了四次手術:先是頭骨開孔引流,拔掉管子縫合後,血管又第二次破裂。在完成「介入」手術後,由於積血過多,又一次開孔引流。在第三次手術之後連續十天暈迷不醒,在一天天的等待中,醫生們也開始失去了信心……

在我丈夫的強烈要求下,醫生把我送進單獨的病房。據醫院護工說,我丈夫用手機播放師父講法錄音給我聽,三、四個小時後我奇蹟般的醒來了!

丈夫一直是獨修,這次為了救我,冒險通過朋友找來了一些之前並不相識的同修。他們每天來醫院對我發正念,放師父講法錄音。其中一位同修還發正念把我身上的巨蛇化掉,將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在此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各位同修!

在第四次脊水引流手術後,我每天排出200CC的腦液。醫生們也想盡了辦法,說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植入引流泵,諸如此類。

丈夫看見我此時真心認同大法了,對我充滿信心,毅然為我辦了出院手續,說回家修煉吧!

修煉之路並非一帆風順,特別是頭三個月。無法站立,只能坐著煉功;讀法看不清字,只能聽錄音。在這期間,我摔了十次跤,休克了兩次。在三個月後我甩掉輪椅改用拐杖,滿以為一切順利。卻發了十三天的高燒。聽護工說我丈夫怕我半夜起來摔跤,搬了張椅子在床邊坐著,值了三百多天夜班!

隨著修煉,我一天天好起來。由於堅持學法煉功,一年後,我能回公司上班了。

凡是知道我的經歷的人都說這是奇蹟!是的,這是大法所創造的千千萬萬個奇蹟中的一個!從此,我堅定的走進了大法修煉。

大法顯神威

二零一八年末,我和朋友們一起去外地旅遊。一次晚餐中,有一同修接了個電話後,神色凝重,回酒店後急忙叫大家到房間發正念,我也被叫了上去。

原來鄭同修在過心性關時一下沒忍住,和常人幹了一仗,在單位暈倒,身體出現了「中風」假相。但他的念十分正,在感覺不好時,即暈前告訴其他人:堅決不能送他去醫院!於是其子致電同修求救,於是出現晚飯時的那一幕。

為了病業纏身的同修,我虔誠的發正念。突然,天目重新打開,眼前出現了駭人的一幕:鄭同修被一條巨蛇纏住,我嚇的不知所措,大叫了起來。另一位同修馬上說了句:「拿天行劍!」在另外空間的我手中立刻多了一把劍,我執劍向前,把巨蛇砍成幾段!

我很驚奇,我竟然有這樣的能力!我剛喘口氣,那斷成幾段癱在地上的巨蛇又合在了一起,這次是向我撲來。在另一同修的指導下,我用法輪擊打邪物,把它徹底擊潰,最後請布袋和尚將蛇裝進袋子中帶走了。

我累得癱在床上,對剛才的事還半信半疑。幾分鐘後,同修致電給鄭同修家人,鄭同修的太太在電話中說鄭同修剛剛突然醒來,現在正坐在沙發上。

聽到這,我驚訝萬分!

從此,我又可以看到另外的空間。在不斷的學法煉功中,我在另外空間的身上和周邊長出了無數的蓮花。隨著蓮花的不斷長大,我看見每個蓮花的中間都坐著一位仙女,那麼漂亮,那麼熟悉。哦,我那之前被摧毀的天國和眾生又回來了!

丈夫和同修煉功時,我常常看到他們身上顯現神奇的現象;畫陶瓷花瓶時,層層羅漢疊在頭上,花瓶上顯示出法輪……等等神奇的現象數不勝數。每當我告訴同修們這些的時候,大家對修煉更充滿信心。

我也用大法賜予我的能力斬妖除魔,幫助同修清理邪惡,其中的驚與喜不斷出現。好多次,我在另外空間帶著孫悟空,帶著二郎神和哪吒,帶著托塔天王、哼哈二將和眾天兵天將斬妖除惡,清除亂神爛鬼對大法弟子的干擾。

回顧自己走入大法修煉的整個歷程,我萬分感謝偉大的師尊將宇宙大法賜予了弟子,讓弟子救度眾生,感謝師尊的無量的洪大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