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晦的迫害 陰毒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共一貫以種種酷刑,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轉化」,配合精神迫害,妄圖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下放棄信仰、出賣靈魂的所謂「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為了達到此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中共歷來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暴力迫害,手段狠毒,泯滅人性,包括電棍、電針、地牢、水牢;背銬、死人床、坐鐵椅子、坐老虎凳;鐵釘釘指甲縫、用鉗子拔指甲;從鼻腔灌食、灌辣椒水;不讓大小便;性虐待、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強姦,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並焚屍滅跡等上百種酷刑。

這些暴力迫害與酷刑摧殘,已經廣為人知,多年來引來國際上無計其數的譴責與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其實,曝光出來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蓄意封鎖與造假宣傳下,迄今仍有無數罪惡被掩蓋和隱藏著。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在群體滅絕的各種迫害中,有一種極其惡毒又非常隱諱的手段,就是「坐小板凳」。明慧網近日報導,吉林省女子監獄自二零一八年三月開始,強迫「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長時間罰坐在不到十釐米高的小板凳上,雙腿並攏,兩手放在膝蓋上,從早上四點起床開始,坐到晚上十點。十八個小時中,只允許上四次廁所,不允許洗漱,不允許洗衣服,不允許換衣服,不允許打電話和接見家人。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雷秀香,自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病痛都不藥痊癒,也一改爭強好勝的個性,處處與人為善。雷秀香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中共警察的非人折磨,她曾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勞教三次,遭灌食、灌藥、打毒針、上抻床、被毒打、電棍電等酷刑迫害。二零一六年,雷秀香被非法判刑五年,至今仍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八月期間,該監獄對堅定「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施加酷刑,變本加厲。雷秀香被強迫坐小板凳,犯人稱之為「蛤蟆凳」(大約7×9英寸,6英寸高),雙腿並攏,腿與身體成直角,兩膝蓋之間夾一張紙,紙要掉了,「包夾」就對雷秀香連掐帶懟。

法輪功學員若被酷刑「坐小板凳」折磨,長時間不能動,一動旁邊的警察就指使流氓「包夾」出手一頓毒打,長期這樣坐的結果是臀部和腰都劇痛。加拿大蒙特利爾學員林慎立當年被非法關押在中國大陸的勞教所時,每天被迫坐在一張長約一尺,寬約六寸,高約一尺的小凳子上,被罪犯看管著,不許說話,從早坐到晚,時間長了,屁股上長泡,潰爛,極其痛苦難受,即使這樣每天還得坐,整整兩年都是在這張小凳子上煎熬忍受過來的。

二零一七年十月,江蘇省法輪功學員王霜穆被警察劫持並非法抄家,遭非法判刑一年半,在洪澤湖監獄十一監區(嚴管監區)遭受嚴酷的迫害。王霜穆多次被噴辣椒水,兩次被捆「束縛衣」長達一個月,還被包夾張正峰、戚偉(均是暴力犯)用釘子和圓珠筆尖戳大腿,每次都被戳得血淋淋的,還逼迫他每天坐小凳子,只允許用尾椎骨坐在凳子上,其它部位不能靠,否則就會挨包夾打。王霜穆被折磨的雙腿骨頭發涼、發麻,經常沒有知覺,出獄時雖已近五月份,他仍畏冷不堪,須穿著棉鞋、棉褲。

雷秀香、林慎立與王霜穆的遭遇,並非特例,而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與監獄裏遭受各種酷刑折磨與精神摧殘的縮影。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對於身處自由世界的多數人而言,上述場景匪夷所思。在正常的社會裏,警察職司抓捕作奸犯科的壞人,應當是人民的衛士;而中共的公安,卻殘酷迫害修煉佛法的善良好人。如此逆天惡行與恣意違法,凸顯了共產黨在末日逼近時的極度恐慌與毫無理智。

「坐小板凳」與「蛤蟆凳」存在於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大陸,印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嚴峻,盡顯其滅絕人性的凶殘本質。這些喪心病狂的加害者,最終都得面臨人間法律的追訴與審判,更難逃「善惡有報」的天理懲治。至盼更多的人能秉持良知,凝聚正義力量,制止邪惡殘害善良,共同讓這場迫害早日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