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讓我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得法前,我身體健康狀態很差,整日渾身無力,暈暈乎乎,神經性頭痛,高中沒讀完不得不輟學。有時突然一陣眩暈,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突然倒下去;頭腦總是不清醒,像睡不醒似的,常常哈欠連連;每次月經難受的死去活來,像得大病似的;夏天天再熱也不出汗,冬天穿很多衣服也還是冷,手、腳、耳朵都被凍傷。那時想要是能冬眠該多好啊,飯吃起來也沒有味道,舌頭出現一道道裂痕,嘴長期起泡,牙齒掉的沒幾顆。中藥、西藥不知吃了多少,吃的身上帶著藥味。那時人總是處於自卑狀態,心情非常壓抑,整日愁眉苦臉,沒精打采,感覺人活著真沒意思。

一九九八年春喜得大法後,我身體各種病症不知不覺的消失了,漸漸的整個人像換了個人一樣,走路都想蹦幾下,那種無病輕鬆的喜悅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自己能感悟到。一次偶遇一男同學,他看到我,我主動和他打招呼,他很驚訝的說沒想到你會主動和我搭話,那時我都怕你得憂鬱症(指上學時候)。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受益的,他聽了我的敘述,說:從你身體的變化,我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我從一個抑鬱寡歡,整天羨慕別人的人,變成一個感覺世界只有我是最幸福的人,真是渾身從裏到外的透著輕鬆。以前,我總是羨慕別人工作好,有錢。現在,給我多少錢,多好的工作,我也不換得到大法的機緣。

這二十年來,慈悲的師尊無數次的為弟子調理身體,淨化身體,讓一個業力滿身的我不僅獲得了身體的健康,心靈的洗滌,而且生命在法輪大法中昇華著,真的沒有語言能表達大法師尊那份苦度眾生的慈悲。感恩的淚水時常奪眶而出。就舉兩個近期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讓您了解大法師父時時在看護著弟子的。

今年大年初四,從婆家回來,丈夫和看門老頭發生口角,我從車上下來,不知怎麼回事摔倒在石頭墩子上,當時只覺眼前一片漆黑,心裏隱隱有點知覺,趕緊想我是大法弟子沒事,爬了起來,路邊的人都說摔的不輕。到了家,我一摸右太陽穴雞蛋大的包,有一點血跡流下來。我當時一點也沒有害怕,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沒事,一點也沒有抱怨丈夫,想到修煉的路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發生的。我坐下發正念,一股強烈的噁心,伴隨著劇烈的頭痛,吐出幾口鮮紅的髒東西。丈夫嚇的趕緊說上醫院拍個片子吧,你不吃藥就拍個片看看沒事就放心了,別是腦震盪以後留下後遺症。我堅定的說沒事你放心吧,這時候去醫院還不夠折騰的呢(正是中共病毒厲害的時候)。第二天,右邊臉腫老高,嘴也張不開,牙齒痛的嚼不了東西,同時伴隨著頭痛,噁心,痛經,難受到了極點。但心裏很穩,畢竟修煉二十年了,以前多次經歷病業關,沒有一絲害怕,照常上班,做家務。正好戴口罩沒人多問甚麼。幾天後又一次吐出紅色粘糊糊的東西,吐完後感覺渾身輕鬆,吃東西香了,身體輕飄飄的。知道師尊又給弟子消去很多不好的東西,這一難在師尊的保護下就這樣過去了。

三月十四日晚上出去從樓梯摔下來,當時也顧不上疼,爬起來,騎車回到家,腳不能沾地了,咬牙煉兩套功,腳能沾地了,但感覺鑽心的疼。整條右腿大筋抽著痛,兩腳踝骨腫老高,呈青紫色,丈夫看見後說:趕緊上醫院拍片子,你這筋骨錯位了,動都動不了。又哄我說你不吃藥拍個片子還不行嗎。我心想拍片子說怎樣又怎樣。我想起師父講法中說有個弟子腿被惡警打的骨折都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我這肯定沒事。說是說,可這腳踝骨不停的痛像針扎似的,整條腿腳後跟都在痛,同時伴隨著頭暈、耳鳴、胃灼燒的痛,小腹處像有東西墜著似的,腰酸痛,便出的是黑色粘糊糊的東西,小便極少、發黃,肚子水響,臉色很難看,消瘦。我不承認這些,就是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上班,一天沒歇照樣上班。知道的同事勸我去按摩休養幾天,何必硬疼著。開始我動心了,以為揉一下就好了,也不用吃藥。因為腿扳不上影響我發正念和煉靜功,就答應了。當聯繫好大夫說揉完以後要躺一個星期,我心想躺一個星期那不就是常人了嗎,按常人的辦法那就走了常人的路了,那不就上舊勢力的當了。同事知道我煉功,我說沒事,是這腿盤不上,煉不了靜功,過幾天就沒事了,你們放心,好心我領了,他們也沒多說甚麼。

想想連續兩次出現摔的這麼重,肯定自己心性出現問題,有漏讓舊勢力鑽空子,自己真得找找自己了。這一找還真嚇一跳,自己那強烈的頑固的執著心怎麼還這麼強。這些天丈夫和兒子都在家休息,自己天天上班連週六日都不能休息。回到家看到這個家又髒又亂沒人收拾。我一邊做飯一邊收拾屋子,氣不打一處來了:你們爺倆不幹活,還不讓說,一個比一個嗆人。雖然我沒跟他們吵,可是,是強忍著。還有自己那強烈的抱怨心,只是以自己的標準要求他人。這兩次大難一下子把我摔醒了。

一天,我咬著牙把腿扳上來發正念,結果出現強烈的嘔吐,吐出的是紅色粘東西。後來就這樣一連又吐了好幾天,自己沒有怕,心裏很穩。以前總是覺的胃、肚子或者是腎,也不知道哪個器官積水,總是嘩嘩響。想起師父講:「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1]不管舊勢力鑽甚麼空子,怎麼表現,我是大法弟子,就堅定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舊勢力想利用這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達到阻礙眾生得救的企圖絕不會在我這實現!

法理清晰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腿腳都能用上勁了,身體不好的狀態都漸漸消失了。

再次叩謝師尊,是恩師為弟子淨化身體,消去生死大難,拉著弟子前行著。今生能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多麼榮幸。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